圣经辅导运动:诱饵和开关

low light photography black dj controller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

圣经辅导运动:诱饵和开关

Posted on December 25, 2014 by April

Translation: Eddy

这是《圣辅》系列的一部分。点击链接,阅读“圣经辅导运动:揭发”,“圣经辅导运动:起源和哲学”,“圣经辅导运动:纠结”。

内容说明:讨论那些否认存在精神疾病的人及其哲学。

通过这篇文章,我想谈谈圣经辅导运动(BCM)领导人给出的一些令人困惑的、有时相互矛盾的信息。我将这些信息称为“诱饵和开关”, 因为我认为他们这样的说法是有意要误导人。

请不要弄错:许多参与这场运动的领袖们是彻头彻尾的否认精神疾病者(mental illness deniers)。首先,他们的立场源于一个人在40年前对精神病学和精神疾病的偏颇理解,所以他们并不完全清楚(如果不是全然无知)现代心理学的进展。(圣辅运动实际上阻止辅导员接受现代心理学理论和实践的整全教育,否则就认为他们已经被‘腐蚀’,会不自觉地将心理学知识融入自己的辅导实践中。)其次,圣经辅导运动的基础理论是,精神疾病(按照圣经辅导运动文献的归类,“生命问题”,problems in living)是由罪造成的。这就是这项运动的核心理论。

但是,若有人在当今这个时代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相信这个核心信念,会让人看起来像个无知的混混,难以吸引客户上门接受辅导。所以,在公开博客或接受采访时,圣经辅导运动的领袖们抛出了某些言论,让自己显得比实际的态度更加开明。然而,他们真正的信念和咨询方法并未改变。

请让我详细解释这个论点。

围绕 BCM的最大争议之一是精神药物的使用问题。许多人声称,圣经辅导员指示或鼓励自己或家庭成员停止服用精神病医生开的药,或在他们明显需要药物治疗时加以劝阻,从而造成灾难性的后果。ACBC执行主任、圣经咨询联盟(BCC)董事会成员希思·兰伯特(Heath Lambert)在一系列博客文章和声明中回应了这些说法:

“辅导员可能会对这类东西(精神药物)有自己的见解。这些见解甚至可能有着很好的根据,并得到优秀科学研究的支持。然而,归根结底,它们只是个人见解而已。任何没有医学学位的辅导员,根据法律或专业培训,没有资格依据自己的见解采取行动。[…]

“我们教导辅导员(counselors,原文如此)以这种方式对待药物问题的原因,并不仅与他们缺乏医学学位有关。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应当好好地爱别的人。人若服用这些药物,会对身体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甚至有生命危险。涉及人类健康和安全的医疗决定,必须留给专业医疗人员。[…]

“我希望你们明白,我们的全国劝诫辅导员协会就是这样要求的。当我们中间少数辅导员不按照我们的规定行事时,我希望你们理解,他们正在做一些不符合自己受到的训练之事,而不是在遵循我们的要求。我还想让你们知道,这样做事会受到我们机构的追责。”

然而,这一立场与认证圣经辅导者协会(ACBC)的《圣经辅导员行为标准》有关部分内容相悖:

请记住,希思·兰伯特是ACBC的执行董事。了解组织网站上发布的内容是他的职责。组织对外发布的信息需要经过执行董事们的批准。

还要记住,圣经辅导运动是一个极端的反精神病学运动。诚然,圣经辅导运动的领袖们也说,精神问题可能有机体的原因。但他们所说的“机体原因”是指一种可以由医生具体诊断的疾病,如脑肿瘤或甲状腺功能减退。在他们看来,这就是“非灵性心理问题”的唯一有效原因。他们不仅拒绝将情感创伤或化学失衡视为身体原因,而且加以断然的否认。如果医生不能检测出或记录下某种身体组织的损伤,它就归属于可疑的心理呓语。(这就是为什么圣经辅导员经常说,他们只会把受辅导者转介给医生,而不是精神科医生。根据圣经辅导运动的理念,精神科医生没有资格诊断“生命中的问题”。)

诚然,兰伯特和其他领袖们在培训材料中小心翼翼地强调,辅导员不应该告诉人们停止服药。但是,它们在精神病药物和药物之间划出了一条清晰的界线

“精神病药物是由不同的模具压制的,与我刚刚吞下的克拉里汀(Claritin)之类药物不同。

“这不是一个很难发现的结论。仅举一例,《美国医学会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抗抑郁药物对大多数人基本上没有实际的药效,而且往往比安慰剂差。这意味着,当你服用精神药物来平复悲伤时,效果与服用胰岛素治疗糖尿病大不相同。虽然胰岛素实际作用在身体上,有着确切的治疗作用,精神药物通常通常是因为我们希望他们有效,于是看起来有些效果。

有人回应兰伯特的帖子指出,他误解了研究的实际结果。这项研究表明,抗抑郁药通常对只有轻度抑郁症的患者无效。然而,对于患有严重抑郁症的人,抗抑郁药“代表了治疗严重抑郁症的最佳方法”。兰伯特还自己臆造了这项研究中未表达的结论——这些结论没有任何医学证据或研究的支持。

在NANC(第13部分——医疗问题和药物)使用的某个培训PPT中,培训师问道:“圣经咨询中需要药物吗?”回答是;

5.毫无疑问,认为成功的辅导需要借助药物,乃是否认圣经的充足性(彼后 1:3;提后 3:16-17)。

6.不良情绪往往是上帝的警告系统,告诉我们心里出现了某些问题。药物可能掩盖这一警告系统, 让心中真实的问题得不到解决

7.若无法证明疾病的存在,就不会真正存在对药物的需要

这项培训鼓励辅导员收集有关“不良情绪”何时开始的信息,然后从属灵角度处理问题。“最终,辅导员会发现他们不需要药物,因为他们已经学会了以符合圣经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因此,虽然培训机构不鼓励辅导员告诉受辅导者停止服药,但辅导成功的标志在于,受辅导者决定停止使用药物。

没有利益冲突。真的没有利益冲突……

虽然兰伯特声称,ACBC的辅导员如果违背受训的原则、建议受辅导者停药,将被该组织追究责任,但他从未说明将要如何追责。请记住,据我所知,ACBC和其他圣经辅导组织没有要求辅导员签署职业道德守则。屈指可数的守则,大多数与遵循圣经的行为或组织的信仰声明有关。

其次,圣经辅导运动作为一个整体,依赖于马太福音 18章作为违规辅导员的纪律处分规范:

如果有人投诉某会员违反了行为规范,经执委会审核投诉是否按照马太福音 18章的原则操作,并有合理的根据相信报告事项真实,董事会应指派两名会员与涉事会员及相关人员交谈,本着温柔的精神私下磋商,以确定是否有违规的行为。

如果问题没有得到圆满解决,处置者应向执委会提交书面调查结果,并提供接受调查的会员一份报告副本。

执委会应与接受调查的会员见面,寻求按照圣经的程序挽回他。如果这一程序失败,执委会应当向董事会提交一份书面建议,并抄送接受调查的会员。

董事会应作出最后决定。如果问题没能按照圣经的规定解决,则应终止有关会员的会员资格。

对会员的纪律处分包括训诫、申斥、谴责或终止会员资格。

(这是直接从ACBC网站颁布的《行为准则》中截取的违规条款。)

因此,在ACBC开始调查任何辅导员的不当行为指控之前,它将首先确定投诉人是否遵循了《马太福音》18章所述的程序。即(1)私下与辅导员对质,(2)带着两三个见证人面质,以及(3)告诉教会。然后,ACBC 将派自己的人员重复这一过程,“以确定是否有违规行为。”如果执委会认为确有违规行为发生,当事人也承认错误,并承诺不会再犯,那么犯错之人就被“挽回”,可以继续从事辅导。

让我再澄清一遍:在这些材料中,没有任何地方列出了足以立刻吊销辅导员执照的、零容忍的犯罪行为。冒充资格,提供误导性或危险的医疗建议,违反辅导员的保密原则,甚至性侵未成年人都可以被挽回ACBC或类似组织从未在任何地方表示,如果他们确实发现自己的辅导员涉嫌犯罪,他们将会报警处理。

这只是圣经辅导运动“诱饵和开关”技术的一个例子。国际圣经辅导者协会的网站上遍布如下声明:

“虽然我们认识到,许多思维和行为问题是由身体原因造成的,但圣经辅导员也认识到,许多身体症状是由错误的思维和行为模式产生的。

那么,辅导员如何区分二者孰为因果呢?这是圣经辅导运动的领袖们从未明确回答的问题。当你从一切痛苦皆源于罪的前设开始,最终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但现实是,圣经辅导运动的大多数领袖们并不真正认为身体疾病与罪不同,也不认为身体的不适足够解释精神或情感的挣扎。他们拿着一把锤子,于是一切都成了钉子。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