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辅导运动:揭发

turned on black torchiere lamp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

 原文:https://revolfaith.com/2014/11/29/the-biblical-counseling-movement-exposed/

几周以前,我透露自己正在做一些研究,打算揭发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情。现在,我的研究已经足够充分,可以开始这个系列的写作。

请允许我告诉你这些系列的缘由:

你可能还记得我在从前的一篇文章(The Day I Told my Mom to Get a Divorce)中提到,我父亲几年前承认自己长期对色情上瘾。我父亲参加了教牧辅导,还参加过一个“12步”(12-step)的医治课程,但最终还是没有好转——后来,我父母离婚了。在此过程中,他们的牧师迫切地想要提供帮助,于是建议了父亲去另外一个州参加9个月的住院康复项目,以治疗他的色情上瘾。这位牧师说,“这是一个基督教的康复项目。”

我对这一点并不太感冒。我父亲已经多次尝试教牧辅导,但没有一次辅导对解决他的核心问题有所帮助。当时,我鼓励父亲去看看职业的、有州立执照的心理治疗师。但每当我表示对教牧咨询项目有所疑虑时,牧师就向我保证(通过我母亲),这个治疗中心配备了“经过认证的辅导员”。于是我放下心来,支持他去参加这个治疗项目。

到了当年的7月,我父亲完成了全部的课程。大约在此之前1个月,他问我是否愿意和他谈谈。我也希望评估他恢复的状况,就同意谈一谈。一天晚上他打电话来,我们谈了大约40分钟。我对谈话的内容并不满意, 于是向自己的治疗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问我:“你对这个项目所知多少?”我承认自己所知不多;这个项目的网站对他们采取的治疗方法表述相当模糊。所以,我决定做进一步的研究。

我发现项目背后是所谓的“圣经辅导运动”。

圣经辅导运动(以下简称BCM或“运动”)是由少数改革宗加尔文主义传统人士所推动的。该运动的既定目标不是为受伤害者带来医治,而是面质(confront)受辅导者的罪,恢复他/她与上帝的“正确”关系。因为据他们估计,这才是那些痛苦挣扎之人真正的问题所在:不是他们受到了精神创伤或存在身体的化学失衡,而是他们没有按照圣经的原则生活。

来自国际圣经辅导者协会网站

BCM将 sola scriptura(唯独圣经)的概念推向了极端。因为圣经告诉我们,“神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皆因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彼后1:3)。BCM的领袖们教导说,现代心理学知识、理论和实践不仅对医治毫无必要,而且冒犯了上帝在他百姓生命中的主权。任何人若寻求受过专业训练、获得州立执照的辅导师帮助——甚至参加12-步治疗项目——就是被“骗人的哲学”引入了歧途。

来自国际圣经辅导者协会的承认和否认页面

这一立场的后果是,由这一运动产生的“辅导员”几乎没有经过任何医药、心理学或专业辅导方面的训练。说白了,我比父亲入住的康复中心的创始人和领袖们受过更多的科学教育。而我的学位专业是——英语。

在研究了这些辅导员的哲学、教育和出版文献之后,我得出结论:他们在辅导创伤受害者、上瘾症患者和精神病患者时,极其危险地缺乏辅导资格。BCM的领导人是些基要主义者(fundamentalists);他们的议程是通过辅导绝望的、陷入麻烦的灵魂,在福音派教会里推广他们特定的教义。换句话说,他们的目标不是辅导,而是教义灌输(indoctrinate)。

最让我不安的是,这场运动正在跨越宗派界限,进入各种教会。其领导人活跃在美南浸信会、神召会、拿撒勒人教会和独立的非宗派教会。最近的鲍勃·琼斯大学(Bob Jones University,BJU)和朋沙科拉基督教大学(Pensacola Christian College)强奸丑闻的受害者辅导,很可能就是由圣经辅导运动下面的某个机构在负责。几年以前,美南浸信会神学院宣布,他们将用“圣经辅导”原则建立新的辅导专业,以取代传统的教牧辅导专业。

“但是,你不是说他们都是‘经过认证的辅导员’吗?”是的,我的确这样说过。他们通过BCM领导者自己创建的组织接受过教育、培训和认证。任何人只要花上几百美元购买培训材料并愿意签署BCM的教义声明,都可以在一年或更短的时间内获得辅导师的“认证”。从理论上讲,只要他的牧师同意监督他,一个持有GED(普通教育发展证书,General Educational Development)的挖沟工就可以成为“经过认证的圣经辅导师”。这些认证机构名称不同,但其来源和培训材料相同。

认证机构的培训手册会警告辅导员,不要对外声称拥有自己不具备的头衔或资格。然而,“认证”一词本身意味着从专业当局或理事机构获得过一定程度的培训或某种资格。但BCM的认证机构既无资格,有无充分培训。结果是,许多寻求咨询的人被误导,不知道将从圣经辅导员那里得到怎样的咨询——偶尔是可怕的后果。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被各州允许?答案是宗教豁免权。

你可能会发现报道令人震惊、不安,完全难以置信。你可能认为我夸大其词了。但在接下来几周里,我要向你展现我的研究,详细讨论这个运动的教导、运作方式、领袖和起源。这些信息并不难找到。在有些地方,可以看到圣经辅导运动领袖们直言不讳地谈论他们的信念——只要你知道在哪里去寻找。

我要说明一下,这不是对基于信仰的辅导(faith-based counseling)的攻击。数百年来,教牧辅导(Pastoral counseling)一向是教会里一道美丽的风景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应该继续如此。然而,这一运动正在危及传统的教牧辅导。它鼓励一种对创伤及其后果的无知,并根据其神学,助长了缺乏同情心的辅导员。这就是为什么有必要揭露这一运动的本质。敬请期待。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