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21

blue body water

作为神学的翻译|《Seeing Christ in All of Scripture》书评之一

我不反对圣约神学和“基督为中心”的讲道。只要别太过于牵强的寓意解经,变成传道人掌握了“奥义”,唯有牧者知道如何“从任何经文联系到基督”,每次都让会众恍然大悟的诺斯替倾向,或者每次讲道都是前面逐节注释经文,仿佛流动圣经注释汇编,最后无论经文,应用总是“FFC-我们做不到-然而我们不用做到-因为基督都为我们做了-感谢基督不杀之恩”那种听了题目和开头就知道走向的讲道,我都会迫不及待地赞同说“你是对的!”。

tax documents on the table

事工哲学(101) | 今年的退税

若能力许可,我不希望我们家的孩子们将来是靠着“中国传道人”子女的名义拿着专项奖学金进了大学,否则对于同一个教会里那些处境相似、一起同工和服事多年的普通家庭,未免会产生一点微妙的化学反应。我们家选择自己工作来支持事工的双职服事方式,也鼓励我们的同工这样服事,将来孩子们的学费问题如何解决,算是这个长期探索项目是否可以复制的指标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