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护教学(10)|起底年轻地球论(六)

low angle photography of grey and black tunnel overlooking white cloudy and blue sk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

按:早说了,革命不彻底,等于彻底不革命。世上既然有“地球是平的”一派,“水在天穹,穹顶坚硬如水晶”一派以及“地球中心说”一派,“年轻地球创造论”的支持者们难道还不应该反思一下自己逻辑的不自洽和对待圣经的中途半端吗?

亨利-莫里斯的更多坏科学

在《创世纪大洪水》中,Whitcomb和Morris还纳入了许多其他主流地质学“失败”的说法。所有这些说法都是基于错误或不完整的信息,而且都早已被驳斥,但许多说法仍在创造论群体中流传。例如,下面显示的是亨利-莫里斯根据 “均变主义 “地质学对地球年龄的所谓矛盾估计表中的前17条。

亨利-莫里斯的表格中70个条目中的前17个;见https://letterstocreationists.wordpress.com/2015/01/03/evidences-for-a-young-earth/

关于这些问题的更多细节,见《年轻地球的证据》。例如,亨利-莫里斯在《创世纪大洪水》以及随后的书籍和演讲中提出了大气层中氦气过多、海洋中盐分过少的说法。这两种说法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已经被驳斥,但年轻地球创造论者肯-哈姆(Ken Ham)在2014年与比尔-奈(Bill Nye)的辩论中仍将其列为年轻地球的证据。

对我来说,《创世记大洪水》中最有趣的说法是,它断言大洪水地质学比主流的年老地球地质学更容易发现石油矿藏。”当然很明显,年老地质学的进化概念在发现和开采石油方面没有什么实际价值”[TGF,第438页],”在这个最重要的……所有地质学科中,均变论原则被证明是无能为力的”。[TGF, p.431]。随便读一读现代石油地质学,就会发现今天顽冥不化、以结果为导向的石油工人成功地运用了年老地球 “均变论 “地质学的全部内容(例如指标化石等概念),以了解岩石沉积情况,为寻找石油提供指导。

上面关于逆冲断层的长篇讨论表明,反驳一个年轻地球创造论者的主张是多么的乏味,而且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好处:铁杆的年轻地球创造论者通常会拒绝承认别的观点,无论专业的科学家提出了什么事实都置之不顾。在极少数情况下,年轻地球创造论支持者会放弃一项主张,但他们又会编造一些新的、同样不现实的主张来取代它。最终的效果是,他们用自己不可战胜的无知击垮了对手,并保持着几十种稳定的说法(都是假的)。他们用这些说法来说服他们的听众,使他们相信年轻地球创造论是一种强有力的科学。

《创世纪大洪水》中的根本性错误——圣经解释

在第六次印刷的序言中,惠特科姆和莫里斯坦率地透露了他们的基本思想:

我们相信,《圣经》作为上帝的口头启示和完全无误的话语,给了我们一个真正的历史和科学解释框架,以及所谓的宗教真理。这个框架是,神仔细地创造了万物,起初是完整无缺的,在人类犯罪之后,世界上出现了普遍的衰败和死亡,最终创世记的洪水对”当时的世界”进行了全球性的大毁灭。我们把这个启示的历史框架作为我们的基本数据,然后试图在这个背景下理解所有相关的数据……真正的问题不是对地质数据的各种细节解释的正确性,而是上帝在他的话语中对这些问题的启示。

按照这种说法,此书的两位作者已经知道地球是最近才被创造的,腐烂和死亡是在亚当偷吃禁果之后才进入世界的,除了诺亚方舟上的人类和动物之外,所有的陆地生命都被淹没了。由于他们已经知道情况必是如此,他们觉得有理由歪曲或无视任何指向年老地球的物理证据–他们知道年老地球的证据一定是无效的,所以他们不需要相信它。”我们把这个启示的历史框架作为我们的基本数据,然后试图在这个背景下理解所有相关的数据。

他们的基本错误是假定上帝的口头启示、无误的话语在有关物理世界的陈述中必须始终是正确的。这个假设推动了《创世记大洪水》的整个议程,而这是完全错误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惠特科姆和莫里斯正是犯了拉姆所警告的错误:相信他们对无误的圣经的解释是无误的,因此不受任何来自物理世界的纠正。

圣经里有着各种例子可以证明其中关于物理世界的陈述对最初的听众来说是适当的、有意义的,但根据现代知识,可能是不正确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耶稣教导说:

神的国,我们可用甚么比较呢?可用甚么比喻表明呢?好象一粒芥菜种,种在地里的时候,虽比地上的百种都小,但种上以后,就长起来,比各样的菜都大,又长出大枝来,甚至天上的飞鸟可以宿在他的荫下。” [马可福音4:30-32]。

这里的字面意思是,芥菜籽是 “地上所有种子中最小的”。芥菜籽确实是古代加利利农民所熟悉的最小的种子,所以当时的听众来说是一个有用的示例,说明基督国度的成长是从微小开始的。现代自然学家已经发现了其他比芥菜籽更小的植物种子。如果坚持字面解释圣经的基督徒真的逻辑自洽,他应该回答:”我不在乎那些不敬神的科学家说什么,耶稣说芥菜籽是最小的种子,就是这样。这是神无懈可击的话语,所以关于自然界的每一个说法都必须是正确的。” 当然,这与字面解释派对《创世记》的解释犯了同样的错误。大多数基督徒都明白,这个寓言并不是真的要教导园艺方面的事实;纠结于耶稣是否在这里教导了”错误”,完全忽略了这段话的重点。

我们已经提到,圣经有些段落的普通字面意思描绘了一个不动的地球和一个移动的太阳(例如,”将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动摇”,诗104:5;”全地要在他面前战抖,世界也坚定不得动摇”,代上 16:30)。天文观察最终使基督徒得出结论,说到地球静止和太阳移动的经文并不是为了教导科学。今天,一些基要主义者试图声称这些经文并不是真的在教导静止的地球。但几乎从前所有的基督徒都是这样理解这些经文的,直到科学迫使他们重新作出解释为止。

为了证明这些经文的字面意思的确是教导地理知识,有一群 “静止地球 “的创造论者,他们的释经学方法与年轻地球创造论者基本相同,出版了《伽利略是错的:教会是对的》(Galileo Was Wrong: The Church Was Right等书。在 “圣经天文学协会 “的网站上,我们看到:

这个网站致力于研究圣经和天文学之间的历史关系。它假定,每当两者出现分歧时,总是天文学–即我们对 “自然之书 “的 “解读”,而不是我们对圣经的解读–出了问题。历史一直见证着这一立场的真理。以地心说为例,每一个旨在测量地球在太空中速度的实验结果都是零,就像《圣经》中一直声称的那样。

这种关于地球运动的立场(”相信圣经,忽略科学家;证据实际上支持圣经的字面意思”)与马丁-路德关于苍穹的立场以及今天的年轻地球创造论者关于创造的时间轴的立场基本相同。

两千年来,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共识是,将天空上的液态(而非气态)水与液态海洋水(创1:6-7)分开的 “穹苍 “是一个坚固的圆顶。”这穹苍坚硬,如同铸成的镜子”(约伯记37:18)。 太阳、月亮和星星被 “安置在 “这个穹顶上(创1:14-17),鸟儿 “穿过 “穹顶,而不是在穹顶内飞翔。 挪亚的大洪水部分是由天上的窗户或水闸打开,让上面的水涌入引起的(创7:11)。洪水结束时,这些水闸被关闭(创8:2),以阻止水倾泻而下,表明这些水仍然在上面。关于这一点,请看《创世记》第1章中头顶上的 “广袤 “是一个坚固的穹顶吗?

第四天的苍穹

路德极力为这种传统的字面解释辩护,反对当时的自然哲学家,指控他们”邪恶地否认 “天穹之上存在液态水。

圣经清晰地说,月亮、太阳和星星被安置在天穹上,天穹的下面和上面是水……很可能星星像火球一样被固定在天穹上,以便在夜间发光……我们基督徒在思考事物的原因方面必须与哲学家不同。如果有些是我们无法理解的,就像我们面前的那些关于天上的水,我们必须相信它们,而不是邪恶地否认它们,或妄自尊大地按照我们的理解力来解释它们。

路德对苍穹的立场就像今天的基要主义者按字面意义理解亚当和六个24小时的创造一样:”《圣经》说了,我就相信它,我才不管什么科学家呢,任何不同意我的人都是邪恶或自以为是的”。如今,我们修改了《创世记》第1章的翻译,掩盖了希伯来语的这种字面意义,但这只是因为科学家们已经说服了我们,天空是无边无际的真空,而不是一个坚实的圆顶。

所有这些例子都表明,根据现代科学,圣经经文的普通字面意思必须被重新思考,因此惠特科姆和莫里斯的断言圣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 “真正的……科学解释框架”,是完全错误的。圣经没有这样做,也从未声称要这样做,而且如果它要与具备“前科学”(pre-scientific)世界观的古代人进行有效沟通,也不可能这样做。

【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