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护教学(8)|启底年轻地球论(四)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7 分钟

按:讨论“年轻地球论”,是为了讨论更大的话题——基要主义对中国教会的影响,对福音运动和宣教运动的影响。我也是第一次详细了解“年轻地球论”的历史发展,但似乎从前对此的感觉是不错的,只是没想到和复临安息日会的渊源如此之深厚。

有时候真的觉得某些“改革宗”教会和年轻地球等反智的思潮走这么近,怕是有什么犄角?前几天兆俊问我,为何在“猴子诉讼案”时梅钦博士没有接受原告的邀请成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当时给了一个简要提示,这里是更完整的回答之一部分。未完待续。

乔治-麦克雷迪-普莱斯(George McCready Price)、洪水地质学和逆冲断层

一些版本的洪水地质学认为今天的沉积岩层是由诺亚的全球大洪水造成的。这种说法是由英国的 “圣经地质学家 “在19世纪上半叶提出的。然而,如果物理证据给出相反的结论,这些人(与今天的年轻地球创造论者不同)愿意改变他们的解释。随着证据的增加,地球的年龄远远超过6000年,而且沉积岩层不能用一年的大洪水来解释,这个学派基本上消亡了。

尽管怀爱伦关于创世和洪水的许多陈述与物理现实不符,但她的先知地位迫使其他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按字面意思应用创世故事。当然,正是怀爱伦的著作驱使加拿大出生的复临信徒乔治-麦克雷迪-普莱斯(George McCready Price)寻求一种方法,以符合6000-10000年之前六天创世的方式来“合理”地解释岩石层。普莱斯承认,他受到了怀爱伦所启示的”关于伊甸园的开始、堕落、世界的背叛以及洪水发生”之引导,以及洪水掩埋的动物和植物产生了这些化石等教导。

大约从1900年开始,普莱斯正式提出含化石的沉积岩是在诺亚的洪水中形成的。他认识到,他必须承认地质学家的观察,即在世界各地的岩层中可以观察到有规律的植物和动物化石的序列。进化论者很容易将岩石中的动物演替解释为这些物种在数百万年的地质历史中实际出现和灭绝的时间。普莱斯最初的建议是,观察到的化石序列不是由时间上的继承造成的,而是由洪水事件的各个方面造成的。洪水甚至可以将不同类型的尸体分类,安排不同动物的死亡和水文分布。较小和较无助的动物”将首先被淹死,其埋葬地点由其尸体的密度决定,而跑得较快的”较大的动物和人将逃到山顶”,并在其后被埋葬。

后来,普莱斯干脆否定了岩石中化石有规律的顺序存在。他最终把他的整个思想体系建立在对某些地方的 “无序 “岩层的观察上,特别是蒙大拿州和阿尔伯塔州的路易斯断层。这是大逆冲带系统的一部分,几乎贯穿了整个落基山脉。在刘易斯地层(Lewis Overthrust),数百平方英里被化石标示为”老”的岩石(前寒武纪,约10亿年),位于化石标记据称更年轻(4亿年和更年轻)的岩石之上。当然,通常情况下,人们会在较年轻的化石下面而不是上面发现较老的化石。地质学家将刘易斯地层解释为,在板块应力作用下,较老的地层被推到了较年轻的地层之上。

然而,普莱斯没有接受过正式的地质学培训或经验。他广泛地阅读这个主题,不是为了真正理解现实,而是为了想出一些与年轻创造和全球大洪水一致的解释。由于不了解一般的断层系统,普莱斯根本无法相信许多平方英里厚的岩石会滑过其他岩石。 他可能受到一些轻视刘易斯断层区变形程度的描述误导。而且,断层处的断裂和褶皱区有时很窄,很容易被未经训练的人忽视。

下图说明了为什么专业的科学家可以看出刘易斯地层涉及大规模的推挤运动。这是蒙大拿州冰川国家公园南部的一个断面。这张图上出现的地层,按从高(最近)到低(最古老)的顺序列在底部。泥盆纪岩石(Du)约有4亿年历史,寒武纪岩石(Cu)约有5亿年历史。这些岩石被划分为 “泥盆纪 “或 “寒武纪 “的依据是在其中发现的索引化石;一般来说,泥盆纪和寒武纪沉积岩的年龄是通过对世界各地与这些沉积层有关的火成岩的放射性测年来确定的。缩写以 “Y”开头的地层(如Ygr、Ym)属于前寒武纪,大约有10亿年的历史。

Lewis和Eldorado逆冲断层的断面。绿圈标志着Lewis断层的表面暴露。红色和蓝色的箭头标志着刘易斯断层两侧一致的岩层的表面暴露和地下方向。摘自Melville R. Mudge和Robert L. Earhart的 “蒙大拿州西北部扰动带的刘易斯断层和相关结构”(1980年)。http://pubs.usgs.gov/pp/1174/report.pdf 。箭头和圆圈是新加的。

在紧邻断层的区域(图中的绿色圆圈),发现前寒武纪地层之一(这里是Mount Shields Formation,Yms)位于一些泥盆纪岩石(大约4亿年前)之上。这是一个 “失序 “分层的例子,名义上更古老的岩石位于更年轻的岩石之上。普莱斯声称,前寒武纪岩石是在诺亚洪水期间作为海洋沉积物直接沉积在后寒武纪岩石之上的。

然而,从整体上考虑,这显然是一个推挤的案例。在刘易斯断层的两边,有一个巨大的、相同的倾斜岩层的超级集合。这些岩层从前寒武纪或原生代地层(如Yh Helena地层、Ysn Snowslip地层等)一直到地表的寒武纪和泥盆纪地层。刘易斯断层左侧的这些地层用红色箭头标记,断层右侧用蓝色箭头标记。这些地层的几何形状清楚地表明,Yms Shields山岩石位于绿圈内的Du Devonian岩石之上的原因是,这些地层的一大段(红色箭头处)被从左边推到了这一超级组合的另一段(蓝色箭头标记)之上。

洪水地质学对这一切的解释是,右边的详细层序(蓝色箭头)是由洪水中的特定沉积物(粘土、沙子、石灰质动物骨骼等)沉积而成。请注意,所显示的许多地层(Yh, Ysn, Ysh,…,Cu, Du)中的每一个都包含若干不同的子层,因此实际上涉及到数百个可识别的岩层。然后,在地质学家称之为刘易斯推力的平面上形成了一个侵蚀面。然后,随着大洪水的肆虐,又有数百个沉积层沉积下来(红色箭头),这些沉积层在类型和顺序上完全模仿了先前铺设的十多个地层。

这是不可靠的。使其完全不可能的一个特点是,这些地层中的一些(如石榴岭、麦克纳马拉、邦纳)主要由石英岩组成。石英岩是在砂岩被深埋后,经过长时间的强热和压缩,使砂粒粘合在一起而形成的。它是一种非常坚硬和无孔的石头,在厨房台面中比花岗岩更受欢迎,因为它不吸收污渍。自诺亚洪水以来的4500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掩埋这些沉积物,如图所示将其折叠,高温硬化成石英岩和其他坚硬的岩石,然后将数千英尺的固体岩石侵蚀到现在的表面轮廓。

对洪水地质学的另一个打击是,在其他沉积地层中间存在着数百英尺(米)的石灰岩(例如这里的海伦娜岩层)。厚厚的石灰岩层是在相对平静的水域中,主要是微小的海洋生物的骨架多年来慢慢下到海底形成的;它们不可能在诺亚时代冲刷大陆的洪流中突然形成,并迅速沉积为数千英尺的泥沙。

另一方面,逆冲断层很容易解释蒙大拿州现有的岩层。左侧岩层中的大规模褶皱是这里地壳中巨大压缩力的证据,而刘易斯断层显示了沿着它发生运动的迹象(局部褶皱和断裂)。

专业地质学家试图教育普莱斯,指出即使在基本上没有化石的前寒武纪岩石中也可以观察到推力断层,但他不想听。不管有什么证据,他只是选择不相信会发生大规模的地层逆冲。他把任何地方的大规模逆冲断层都斥为掩盖失序化石实例的临时性尝试。

在排除了逆冲应力作用之后,普莱斯坚持认为蒙大拿州上部的 “前寒武纪 “地层是(作为海洋沉积物)顺序地沉积在下部地层上的。因此,在普莱斯的心目中,刘易斯地层否定了岩层中存在任何有规律的化石演替。他写道(《地质学基础》,The Fundamentals of Geology,1913年):“如果阿尔伯塔和蒙大拿的证据不足,我不知道什么能说服世界。”

普莱斯从他对刘易斯断层的(错误)理解中做出了惊人的推断,宣布了一条新的地质学规律。”任何种类的化石岩都可能出现在任何种类的化石岩上,不管是老的还是年轻的”。由于当时进化论的论据主要是基于化石中的动物演替,普莱斯认为他已经用这条定律扫除了几乎所有进化论的证据。

几十年来,普莱斯和他的部分支持者试图通过各种组织来宣传他的观点,但尽管反复招募,他们也找不到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地质学家来支持他们。基要主义者称赞普莱斯的努力,并将他视为反对进化论的盟友,但直到1960年左右,他的洪水地质学与主流的“缺口”理论和演化创造论(progressive creationism)相比,只取得了很小的进展。

五十年代的发酵。美国科学协会与伯纳德-拉姆

美国科学协会的演变

一群身为福音派基督徒的美国科学家在1941年成立了美国科学协会(American Scientific Affiliation,ASA)。其目的是提供一个论坛,让基督徒可以讨论科学与信仰互动的各种问题,并制作和分享该领域的准确信息。会员必须拥有科学领域的学位,并赞同一项一般性声明,即《圣经》是由上帝启示的,是信仰和行为的准确指南。他们的兴趣在于整个信仰-科学领域,而不仅仅是创造领域,他们没有对解释创世纪的叙述规定任何特定的立场。

作为科学界人士,美国科学协会的主要成员可以看到普莱斯的洪水地质学是不现实的,从1948年开始,就开始对它提出谴责了。“缺口”理论也被认为与物理证据不匹配。ASA的领导人主要是赞成渐进式创造(如日龄)的年老地球创造论者。

在20世纪40年代,几乎所有的ASA成员都反对进化论,ASA计划在1959年达尔文的《物种起源》100周年之际,出版一本驳斥达尔文主义的书。然而,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科学协会的关键成员对进化的证据有了进一步了解,这些证据使他们相信,在地质时代,实际上已经发生了相当数量的宏观进化。当美国科学协会在1959年出版其期待已久的反驳进化论专著时,该书的基调明显地接受了神导进化论,这让更保守的成员感到沮丧。

伯纳德-拉姆宣言(Bernard Ramm’s Manifesto)

伯纳德-拉姆是明尼苏达州圣保罗的贝瑟尔学院和神学院(Bethel College and Seminary in St. Paul)的哲学教授,于1954年出版了《基督教的科学和圣经观》(The Christian View of Science and Scripture)一书。这本书成为这十年来最受关注的创造论书籍。在年轻时,拉姆像其他几百万《司可福串註圣经》的读者一样,赞成创造的“缺口”理论。最终,他意识到“缺口”理论和洪水地质学的缺点,但仍然坚信圣经的启示。拉姆对信仰和科学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获得了各种学位,包括哲学博士学位。

年轻的伯纳德-拉姆http://www.asa3.org/ASA/PSCF/1992/PSCF3-92Spradley.html

在《基督教的科学和圣经观》中,拉姆分析了19世纪基督教圣经在大学中从核心地位变得几乎完全无关的过程,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世俗因素造成的,但部分责任在于基督徒中缺乏可行的科学哲学

在该书的序言中,拉姆区分了圣经和科学的两种传统。“卑鄙的传统”使用的论据和程序不属于更好的、可靠的学术传统。“高尚”的方法“是伟大而博学的福音派基督徒的传统,他们耐心、真诚、善良,非常认真地学习科学和圣经的事实”。遗憾的是,“在十九世纪末年占上风的高尚传统,在二十世纪并没有成为福音派的主要传统。狭隘的字面解经主义,不是信仰的产物,而是恐惧的产物,埋葬了高贵的传统”。拉姆希望“重新唤回高贵的福音派传统”。

拉姆用 “超正统”(hyperorthodoxy)一词来描述造成不和谐的基要主义做法。这种超正统主义”远比圣经本身更加僵化和教条”,”使上帝的话语和上帝的工作发生冲突”。推动这种方法的关键错误是没有将解释圣灵默示和启示区分开来。 我们都可以同意创世记第一章是圣灵的启示,但这并没有告诉我们应该如何解释它,或者它对今天的我们意味着什么。认为《创世纪》的记载是为了教导人们创世实际上发生在六个24小时的日子里,这是一个暂时的、人类的观点,不能与神圣的启示本身相混淆。

拉姆认为发生过一场地方性的而不是普遍性的洪水。他认为《创世纪》第1章的六天启示了神创造活动的六个方面;这些活动的时间很可能分散在数百万年里。 他声称,《圣经》的目的是揭示关于上帝的真理,而不是为了教授科学。拉姆指出,”《圣经》中关于自然事物的语言是通俗的、前科学的、非预设性的”。 另外,”……圣灵以圣经作者时代的文化模式和术语传达了无懈可击的真实神学教义,并没有把现代科学的秘密交给人类作者。在《圣经》的各种经文中寻求这种秘密,是对圣灵默示性质的误解”。

尽管拉姆本人并不完全接受进化论,但他承认”那些正统信仰无可指责的人已经接受了某种形式的神导进化论,或者至少对某种有神引导的进化论持宽容态度。”他的解释方法为新一代的基督徒留下了充分的空间,使他们能够无畏地参与各种科学,包括进化生物学。

基督教的科学和圣经观很快就变得有争议和两极化。 在这个时代,新的 “福音派 “开始在身份认知上与好战的、往往是不明就里的基要主义者分离——后者使基督教在许多受过教育的美国人眼中站不住脚。葛培理等福音派人士试图介绍福音的核心内容,即刘易斯(C. S. Lewis)所说的 “纯粹的 “基督教,尽量不受枝节问题或文化包袱的干扰。因此,他们欢迎拉姆的书,认为这种方法可以让懂科学的美国人和欧洲人考虑基督的主张。

另一方面,基要主义者不喜欢被说成是卑鄙的、超正统的字面解经者,并对拉姆向现代主义做出明显让步的做法感到震惊。他们指出,《基督教的科学和圣经观》是一个警告,说明如果放弃严格的字面解释,或者基督徒将 “均变主义”(uniformitarian)地质学纳入他们对创世纪的研究方法,会发生什么恶果。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1 thought on “低端护教学(8)|启底年轻地球论(四)”

  1. Pingback: 低端护教学(12)|莫顿之妖 – Eddy & Emma's Blo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