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护教学(7)|启底年轻地球论(三)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0 分钟

按:微信公号爆炸了。我一向的态度是,微信依靠作者提供内容,所以失去优秀的公众号,大概是微信的大损失。第二,我不是“主内机构”,也不算“主内公号”,没有太多精力去重开新号,没有微信之前,我就在写作,在eddyemma.com发表。大家就来这里看看好了。第三,写作主要为了自己,不是为了100K+,读者少一点,门槛高一点,大家的交流会更舒服一些。如果有朋友愿意开一个公号,交给我冒险,也可以考虑。不过我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很不靠谱罢了。

请大家订阅这个博客吧,只要您在主页上订阅栏填写您的邮件地址,就会收到每一篇文章的提示。如果用rss订阅也行。反正这一天迟早要来,不过今天来了而已。

对于有vpn的读者,以后也许会开一个tg频道,但也许我太忙或太累或太懒,不开的可能性更大。

经院派基要主义者(The Scholarly Fundamentalists),1880-1920年

十九世纪末,信奉圣经的新教徒对自由派牧师和神学教授普遍否认基督教历史教义的行为感到震惊。此外,德国的 “高级批评 “将圣经描绘成仅仅是人类文件的错误集合,开始蔓延到英语世界。一些保守派学者讨论了这些问题,为相信圣经和坚持正统教义提供了理由。加州商人莱曼-斯图尔特和他的兄弟米尔顿(Lyman Stewart and his brother Milton)提供资金,用于收集和出版一套捍卫保守新教信仰的文章。

《基要主义:真理的见证》(The Fundamentals: A Testimony To the Truth),一套由90篇论文组成的12卷丛书,从1910年到1915年出版,并免费分发给成千上万的牧师、神学教授、传教士和其他基督教工作者。作者包括普林斯顿神学院的B.B.沃菲尔德(B. B. Warfield)和格拉斯哥大学的詹姆斯-奥尔(James Orr)、G.坎贝尔-摩根(G. Campbell Morgan,剑桥大学切申特学院院长和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牧师)、R.A.托里(R. A. Torrey,毕业于耶鲁大学和耶鲁大学神学院,并在莱比锡和埃尔兰根大学深造)、著名法学家菲利普-毛罗(Philip Mauro)以及当时的其他基督教知识分子。《基要主义》的追随者后来被称为 “基要主义者”(fundamentalists)。

民间基要主义和地球的年龄(Populist Fundamentalism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20世纪20年代初,基要主义内部发生了一些变化。早期对学术的强调被更多的民间科学家/民间哲学家/业余神学家基调所取代,并最终形成一种反智的态度。1920年之前,人们对攻击进化论没有什么兴趣。事实上,《基要主义》的几位作者对(上帝引导的)低等动物的宏观进化感到满意。从1920年起,打击公立学校的进化论教学成为一场讨伐行动,最终在1925年田纳西州代顿市的斯科普斯 “猴子审判 “中达到高潮。进化论思想被指责为社会上各种不敬神趋势的根源。

在20世纪20年代,基要主义者试图获得对主要新教教派的控制,但没有成功,主流教会落入了现代派和温和派的手中。由于基督教主流文化和世俗文化似乎敌对基要主义又坚不可摧,1930年后基要主义者在一定程度上撤退了,形成了自己的学院和圣经研究所网络。虽然早期的领导力主要由美国东北部的学者提供,但到了1930年代,基要主义者的重心已明确转移到南部的圣经地带。

这些坚定的圣经捍卫者对创造有什么看法?几乎所有的人都拒绝年轻地球的观点。他们认为在数千年前的某个6个24小时的“天”内创造世界不是对创世纪的必要解释。莱利(W.B. Riley,《基督教基要主义者》的编辑和美国反进化联盟(Anti-Evolution League of America)的主席,说 “没有一个聪明的基要主义者声称地球是在六千年前创造的;圣经从来没有教导过这样的事情”[《创造论者》,The Creationist,第45页] 。莱利、威廉-詹宁斯-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和许多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基要主义者都坚持年老地球创造论的 “渐进式创造 “形式。在这种观点中,上帝的创造行为被分散到了数百万年中。挪亚的洪水被认为仅发生在中东的某个地方。 在一些变种中,创世记1中的六个创造日与地质历史的特定时代相关。今天,休-罗斯(Hugh Ross)的 “相信的理由 “(Reasons to Believe)事工拥护这种 “日-年龄 “(“day-age”)方法。

在基要主义者中更受欢迎的年老地球创造论的形式是 “缺口 “理论。这种方法认为,在创世记1:1(”起初神创造天地”)和1:2(”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之间有一个很长的间隙时间段,标志着地球的最初创建。在最初的创造(创1:1)之后,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其中可能涉及到不同种类生物的创造和灭绝;这个时代被某种原始的叛乱所终结,导致地球表面的毁灭和荒芜,使其 “空虚混沌”(创1:2)。《创世记》1:3及以后的章节讲述了地球的恢复和今天的物种(包括人类)的创造,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按照字面理解六天再创造的解释。

“缺口”创造论由爱丁堡大学的托马斯-查尔默斯(Thomas Chalmers)推广,并被19世纪早期的基督教地质学家如威廉-巴克兰(William Buckland)和爱德华-希区柯克(Edward Hitchcock)所接受。在《斯科菲尔德参考圣经》(Schofield Reference Bible)的注释中得到推广后,它在二十世纪早期和中期的美国保守派新教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拥护者包括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R.A.托里(R. A. Torrey)、欧拉-罗伯茨(Oral Roberts)、哈里-里默(Harry Rimmer)、吉米-斯瓦格特(Jimmy Swaggart)、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Donald Grey Barnhouse)和菲尼斯-戴克(Finis Dake, 他也出版了一本圣经注解)。1954年,伯纳德-拉姆(Bernard Ramm,The Christian View of Science and Scripture)指出,“缺口”理论在当时被许多基要主义者认为是对创世纪唯一可能的忠实解释:

缺口理论已经成为整个超正统派(hyper-orthodoxy)的标准解释,出现在层出不穷的书籍、小册子、圣经研究和期刊文章中。事实上,它对某些人来说已经变得如此神圣不可侵犯,以至于质疑它就等同于篡改圣经或表现出现代主义(modernistic)的倾向。

从失败的预言到失败的科学。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女先知推动了大洪水地质学的复兴

威廉-米勒和“大失望”(William Miller and the Great Disappointment

1961年出版的《创世纪的洪水》(The Genesis Flood)突然打破了保守派新教徒的年老地球(日龄或时间缺口理论)共识。该书的作者约翰-惠特科姆和亨利-莫里斯( John Whitcomb and Henry Morris)教授一种 “洪水地质学”,认为大部分沉积岩层是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的一次世界性诺亚洪水中沉积下来的,大约是在公元前4000年宇宙诞生后的第1500年。

这种大洪水地质学从何而来?故事开始于纽约州北部一个名叫威廉-米勒(William Miller) 的农民。十九世纪初,这个地区是改革运动、乌托邦社区以及宗教热情和创新的温床。摩门教(约瑟夫-斯密,Joseph Smith)和美国灵媒(福克斯姐妹,the Fox sisters)就是在这里出现的。正是在这里,居住在佛蒙特州边境附近的浸礼会信徒米勒翻阅圣经,计算基督再来的时间。

威廉-米勒(1782-1849),他在1844年对第二次降临的估计催生了基督复临派的许多分支。http://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Miller_(传教士)

米勒的计算依据是但以理8:14,”他对我说:到二千叁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从公元前457年王下令重建耶路撒冷开始,将每个预言日计算为一年,他估计,”耶稣基督将在1843年3月21日和1844年3月21日之间的某个时候再次来到这个地球,清洁、净化,并与所有圣徒一起占有这个地球。” 尽管耶稣曾宣布这个日期不为任何人、任何天使、甚至耶稣本人所知(参见马可福音13:32),当通过对《旧约》经文的简单计算,米勒就确定了第二次降临的日期,对此他他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

米勒在1831年开始公布他的结论后,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如果世界确实将在短短几年内结束,那么几乎没有其他事情是重要的。大约有10万人,主要是在美国东北部,但在世界各地都有追随者,卷入了这场激动人心的活动中。

1844年3月21日平静地到来,又平静地过去。由于米勒承认在起始日期和日历变化方面存在一些不精确之处,因此信徒们并没有过分气馁。米勒派 “最终决定,1844年10月22日必定是基督第二次降临的实际日期。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在那天晚上守夜,许多人穿上了白袍。当10月23日的黎明与其他任何一天一样时,他们感到懊恼,将这一天称为 “大失望”。

在这次闹剧之后,米勒的大多数追随者似乎回到了他们原来的教会,重建了他们的生活。然而,还有许多人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运动如此投入,以至于他们无法放弃。各个米勒派团体做出了不同的尝试,试图合理化解释为何10月22日世界末日并未到来。这导致了许多不同教派的形成。以下是米勒主义在19世纪催生的一些教会和运动的示意图。

19世纪复临派的各个分支。 http://en.wikipedia.org/wiki/Adventism

米勒复临主义的影响甚至比这里所描述的还要大。它帮助美国基督教末世论的期望从后千禧年主义(对基督再来之前基督教信仰和文化在世界的传播持乐观态度)转向更悲观的前千禧年主义,即专注于即将发生的中东战争。耶和华见证人(目前全球有1500-2000万成员)是由查尔斯-泰兹-罗素(Charles Taze Russell)的圣经学生运动(Bible Student movement)产生的。1993年,大卫教派在政府围攻他们的韦科大院(Waco compound)时集体自焚——他们是安息日会的一个分支下的一个小分支。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和“先知”怀爱伦

一个被称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团体解释了10月22日没有基督未出现的原因。他们说基督确实在那一天到来并洁净了圣所(根据但以理书8:14),但这个圣所是在天上,而不是在地上。这个团体继续保持对基督重返地球的期待,并在星期六(一周的第七天)守安息日。

这一运动在一定程度上是由詹姆斯-怀特(James White)出版的《当前真理》(The Present Truth期刊,以及后来的《第二次复临评论》和《安息日先驱》(Second Advent Review and Sabbath Herald所支撑的。基督复临派教会于1863年正式成立。

詹姆斯-怀特的妻子怀爱伦(1827-1915)被认定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运动中的预言家。她长时间进入恍惚状态,据说能看到上帝和未来事件的异象,并与耶稣和天使直接交流。后来的医学调查指出,她的症状与颞叶癫痫的发作相一致,可能与童年时头部受到的打击有关,那次打击使她昏迷了三个星期。

左图:詹姆斯和怀爱伦http://en.wikipedia.org/wiki/Seventh-day_Adventist_Church 右图:1899年的怀爱伦 http://en.wikipedia.org/wiki/Ellen_G._White

怀爱伦是一位多产的作家,写了40多本书和5000篇文章。批评者嘲笑她在维多利亚时代对自虐的可怕警告,而她关于创造和地质学的声明非常不准确。尽管如此,她的大部分教义似乎是合理的,与圣经一致,而且是出于纯洁的动机。她在引导基督复临派回到三位一体的正统观念方面发挥了作用。 她尊重圣经,反对种族主义,提倡健全的教育,并在倡导健康的饮食习惯和其他积极的保健方面远远领先于她的时代。

近几十年来,大多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已经不再绝对效忠怀爱伦的每一项声明,但继续从她所提倡的传统中汲取精华。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坚持强调整体性和健康,经营着一个庞大的学校和医院网络,并被承认为一个正规的新教教派。

然而,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她的著作被大多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认为是来自上帝的权威性启示,与《圣经》具有同等地位。怀爱伦没有声称她所写的一切都受到了圣灵默示,但她极力为她的预言异象和启示的真实性进行辩护,她的声明如下:

“我说的是我所看见的,我知道是真的”。

“”我不会在报纸上写一篇文章,仅仅表达我自己的想法。它们是上帝在异象中在我面前打开的–从宝座上照出的宝贵光线。”

“上帝要么在教导他的教会,责备他们的错误,加强他们的信仰,要么就没有。这项工作是出于神,或者不是。上帝不会与撒旦合作做任何事。我的工作……带有上帝的印记或敌人的印记。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中途半端的工作可言。证言或是出自上帝的灵,或是出自魔鬼。”

“我见证我所看见的,我所听见的,我手所拿的,都是生命的道。这见证我知道是出自父和子。我们已经看到,也确实证明,圣灵的能力伴随着真理的呈现,用笔和声音发出警告,并按顺序发出信息。否认这项工作就是否认圣灵,并将我们置于那些背离信仰、听从诱人之灵的人中。”

怀爱伦关于创造的教义

怀爱伦关于安息日的信仰与字面上的六天创造联系在一起。在她看来,这绝对排除了数亿年的创造。教导漫长的创造年代是 “最隐蔽、最危险的不忠”:

假设第一周的事件需要成千上万年的时间,直接打击了第四条诫命的基础。它会使人以为造物主命令人们按着字面意思一周安息一天,以纪念长久的、不确定的时期。这与他对待受造之物的方法不同。这种假设使他已经说得很清楚的事情变得不明确和模糊不清。这是最隐蔽、最危险的不忠;很难看出它的真实危害,以至于许多自称相信圣经的人都持有并教导它。   E. 怀特,《始祖和先知的故事》,第112页。E. White, The Story of Patriarchs and Prophets, p. 112]

鉴于她的信念,她毫无奇怪地报告了一个神圣的异象,在这个异象中,她 “被带回到创世纪,并被告知第一周,上帝在六天内完成了创造的工作,并在第七天休息,就像其他的一周一样”。 [《属灵的礼物》,第3卷,第90页。Spiritual Gifts, vol. 3, Page 90 ]

怀爱伦进一步报告了关于诺亚洪水后发生的直接神圣启示。地上堆满了所有被淹死的人和动物的尸体。因为上帝不希望他们在那里腐烂并污染大气,他希望埋葬他们。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刮起一阵大风,猛烈地吹动水面,使泥土和石头移位,足以埋葬这些死尸。在这个过程中,地球的表面被大大地重塑了:

他使强大的风经过大地,目的是使水干涸,这风以巨大的力量移动尸体–在某些情况下,像强大的雪崩一样带走了山顶,在以前看不到的地方形成了巨大的山丘和高山,并用树木、石头和土埋葬了尸体。这些山和丘陵由于被驱赶到它们上面和周围的石头、壁架、树木和泥土的聚集而变得越来越大,形状也越来越不规则。  [《属灵的礼物》第3卷第78页,Spiritual Gifts, vol. 3, Page 78]

洪水之前,有巨大的树木森林,比今天的树木大很多倍。这些树木在洪水期间被撕碎并埋葬,变成了煤,其中一些变成了油;上帝使地下的煤和油被点燃,这使得 “地震、火山和地热现象”出现:

在洪水发生时,这些森林被撕碎或分解,埋在地里。在一些地方,大量巨大的树木被扔到一起,被洪水带来的石头和土覆盖。它们后来石化了,变成了煤,这就是现在发现的大型煤层的原因。这种煤已经产生了石油。上帝使大量的煤和石油被点燃并燃烧。岩石受到强烈的加热,石灰石被烧毁,铁矿石被融化。地球表面下的水和火相遇。水在石灰岩上的作用使强烈的热量更加狂暴,并导致地震、火山和火热的问题。[《属灵的礼物》,第3卷,第78页,Spiritual Gifts, vol. 3, Page 78]

在怀爱伦的时代,煤可能来自被掩埋的植被,这一点已经为人所知;其余的都是虚构的假象。石油来自海洋沉积物,而不是来自树木或煤炭。火山是来自地壳下层热区的熔岩喷发,通常与煤或石油的地下火没有关系。怀爱伦似乎在她的异象中混淆了常见的观察,即煅烧过的石灰石(即石灰,砂浆或水泥的一种成分)在加水后会变热。

怀爱伦说,所有埋在地里的尸体都应作为圣经中洪水的证据,以 “在受启发的历史中确立人的信仰”。[《属灵的礼物》,第3卷,第95-96页]当科学家们真正检查岩石中的化石时,他们的结论与她的提议相反。地质学家非常努力地寻找,但没有找到普遍的洪水或最近创造的证据。他们所发现的是几百万年来一系列淹没和侵蚀的清晰历史,在这段时间内不同化石类型的发展支持了进化。

针对这些 “异教徒 “的结论,怀特声称,上帝向她启示,地球的地质历史对那些试图从自然原理上理解它的人类调查者(即科学家)来说是 “不可理解的”:

神已经告诉我,如果没有圣经历史,地质学就不能证明什么。在地球上发现的遗迹确实提供了在许多方面与现在不同的事物状态的证据。但是它们存在的时间,以及这些东西在地球上存在的时间有多长,只有通过圣经历史才能了解。如果我们的猜测不与圣经中的事实相矛盾,那么在圣经历史之外进行猜测可以说是无辜的。但是,当人们在创造的历史方面离开了上帝的话语,并试图根据自然原则来解释上帝的创造工作时,他们就会陷入无尽的不确定的海洋。上帝是如何在六天内完成创造工作的,他从来没有向凡人透露过。他的创造工作就像他的存在一样令人难以理解。[《属灵的礼物》,第3卷,第93页] 。

怀爱伦在这里的姿态(”上帝对我说话;质疑我就是藐视上帝”)是典型邪教领袖的权力游戏。此外,她声称自然历史对人类的调查是不透明的,这与新教的历史观点直接对立。新教普遍认为,地质历史是真实的,因为上帝不是欺骗者,他打算在他的作品之书以及他的话语之书中揭示他自己。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3 thoughts on “低端护教学(7)|启底年轻地球论(三)”

  1. Pingback: 低端护教学(12)|莫顿之妖 – Eddy & Emma's Blo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