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护教学(5)|启底年轻地球论(一)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5 分钟

按:这是最后一个系列。以后我不会连续讨论这个话题了。俗话说,“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讨论任何话题太久,也会让自己变得狭隘偏颇固执顽冥。

诗曰:Those who make them become like them,大抵需要提防。

但这篇文章十分重要,将在一周之内连载翻译,作为这个议题的总结。对于我来说,翻译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学到了不少新的知识。即使只是知识的愉悦,已经足以抵消翻译的劳累。


揭露年轻地球创造论的根源

MT:DeepL;PE:Eddy

摘要

自宗教改革以来,新教的共识是,物质宇宙及其历史是真实的,而不是虚幻的。作为上帝的创造物,物理世界传达了关于造物主的真实信息,可以为我们解释圣经提供参考。因此,当地质学家(其中许多人是虔诚的基督徒)在19世纪初发现岩层显示地球的年龄远远超过从创世纪的字面解读中得出的6000年时,信奉圣经的基督徒并没有忽视、压制或对这些发现撒谎。相反,他们调整了对相关圣经经文的解释,使其远离简单的字面解读,就像他们在200年前处理“地球静止”的经文一样。到1960年,几乎所有的基督徒,包括保守的旧约学者和大多数原教旨主义者,都对容许一个有数百万年历史地球的《创世纪》的解释感到满意。

今天的年轻地球创造论是基于 “洪水地质学”( “Flood geology”)。 洪水地质学认为大多数沉积岩层是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的一次全球大洪水中沉积的,它的现代形式是由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乔治-M-普莱斯(George M. Price)在20世纪初发展起来的,以符合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女先知怀特(Ellen White)的“六天创造”异象。尽管有地质学家建议说这是不正确的,但约翰-惠特科姆(John Whitcomb)和亨利-莫里斯(Henry Morris)接手了普莱斯的洪水地质学,并在《创世纪的洪水》(The Genesis Flood,1961年)中重新包装,迅速成为保守派新教徒的教条。像怀特一样,惠特科姆和莫里斯认为他们对圣经的解释是无懈可击的,从而为他们忽视和歪曲与洪水地质学不一致的任何科学发现提供了“合理化”依据。

因此,现代年轻地球创造论并不是从更好的圣经解释或新的地质学发现中发展起来的。相反,它来自圣经以外的“启示”或假设,以及当时已知是错误的科学主张。这种方法与历史上基督教对神的作为和神的话语的理解相抵触。


创造论的种类

创造论是一种信念,认为宇宙,也许还有生命和个别生命形式,都起源于神的具体创造行为。现代基督教中三个主要的创造论观点是年轻地球创造论年老地球创造论进化创造论。这些方法在接受现代科学成果的程度上有所不同。

年轻地球(YE)创造论也许是最有争议性的立场。在其现代洪水地质学的形式中,年轻地球创造论认为地球及其生命形式是在大约6000年前创造的,大多数沉积岩层是在一次长达一年的全球大洪水中沉积的。它认为科学界在对地质学、天文学和生物学的理解上普遍存在错误

美国和英国的科学教育工作者对年轻地球支持者试图在学校,特别是由公共资金资助的学校教授他们的观点感到震惊。年轻地球创造论成为了阻止受过教育者考虑福音的主要障碍,对此福音派基督徒深感失望。博主Rebecca Trotter写道:

我多年来一直对 “圣经创造论 “感到不安,因为它所产生的恶果……使人们无法认识上帝。 创造论滋生了谎言和说谎者。 它破坏了教会的见证。 没有人会因为基督徒否认创造的真实性而被激励去跟随上帝。 它使人们坚持一种简单化的、不成熟的观点,认为上帝是一个童话精灵,”噗 “的一声就能让事情发生。 它使上帝按照我们的时间表而不是他自己的时间表行事。 当你考虑到上帝通常是在几十亿年的时间里工作,而不是在几分钟和几小时的时间里工作时,安静等候上帝才更有意义。 创造论诋毁了神圣的圣经,试图把它变成一本历史书,而不是上帝对他的子民的启示记录。 当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教导了一些显然不真实的事情时,人们就不会再有任何理由去认真对待它。

一位前年轻地球创造论者的建议

尽管科学家、神学家和普通人都在谴责,但年轻地球创造论在美国仍然保持着稳固的地位,并在其他地方广泛传播。 像 “创世的回答”(AiG)这样的宣传组织使他们的追随者相信,年轻地球创造论与物理证据以及圣经是一致的。在去年 “熊猫的拇指 “网站的一系列文章中,前年轻地球创造论者大卫-麦克米伦(David MacMillan)解释了”使创造论者在面对大量相反的证据时仍能保持其信仰”的思维模式。在他的最后一篇文章中,麦克米伦谈到了一个问题:”你如何与创造论者打交道?” 以下是他的回答:

要有耐心。如果不是所有的人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指出我的错误,并迫使我自己去看证据,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做出改变。这看起来可能是徒劳的,但你可以有所作为。

了解你的敌人。你的敌人不是你的谈话对象。你的敌人是原教旨主义的世界观,它告诉YECs如何思考。了解它是如何运作的;了解信仰和话术的来源。提出问题…

了解你的角色。你是老师。了解证据和论点……用真正的科学取代伪科学:告诉一个人科学,他可能会相信你的权威,但教导一个人科学如何运作,他就不再依赖你的权威而能开始独立思考。除了起源问题之外,你要尽力灌输对科学过程的信心。

坚持事实……正如我之前所说,创造论把文献和圣经批评搞得一团糟,就像它把科学搞得一团糟一样。永远不要错误地对创造论者信仰采取攻击的姿态;如果你这样做,你只是加强了他们的误解,即进化论是无神论的同义词。阅读有神论进化论者所做的解释。提出这样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你对圣经的解释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创世纪应该被视为按时间顺序的叙述?原先的听众会如何理解它?为什么你的解释在整个基督教历史上没有成为大多数人的观点?” 要准备好解释创造论的历史

他的建议似乎都很合理。他在这里的最后告诫是”要准备好解释创造论的历史”。在麦克米伦自己的旅程中,这个问题很关键:

然后我开始了解神创论的历史,这就是事情开始出现裂痕的地方。我了解到,直到莫里斯和惠特科姆(Morris and Whitcomb)在20世纪60年代从安息日教徒那里剽窃了洪水地质学之前,地球的年龄从来没有成为一个造成基督教分裂的问题。

这一观察使我有兴趣跟踪年轻地球创造论的发展,看看洪水地质学的历史有什么可疑之处。


1800年以来基督教对创世纪和创造的看法

关于创造论近代史的资料

年轻地球创造论者亨利-莫里斯(Henry Morris)在1984年出版了《现代创造论的历史》(A History of Modern Creationism)。但对创造论近代史的权威研究是《创造论者》(The Creationists),这是罗纳德-诺特(Ronald Numbers)的一部带有诸多注解的巨著。此书原版于1992年出版,现在可以在谷歌图书上找到。 本文引用的就是《创造论者》的这个版本。他在2006年出版了一个扩展版本,包括关于 “智能设计 “运动的材料。

大卫-蒙哥马利(David Montgomery)于2012年在《今日GSA》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创造论发展的简短而易懂的论述。科学史学家泰德-戴维斯(Ted Davis)在Biologos上发表了多篇文章,涉及对科学和圣经的不同态度。他的文章  “误称为科学:基要主义与科学”(Science Falsely So Called: Fundamentalism and Science)一文对理解最近的创世论历史特别有意义。

早期教父论创造的日子

如果从已知的历史事件向后推算圣经人物的一生,就会得出公元前4000年左右创造世界的日期。从古代到现代的黎明,没有特别的动力来反对这个创造的一般时间框架。因此,早期教会的教父们普遍接受年轻地球的说法。然而,在如何从字面上理解创世故事方面,存在着不同的观点。

许多早期基督教作家认为创世日是常规的24小时,但也有一些重要的例外。亚历山大的克莱门特(约公元200年)和奥古斯丁(约400年)认为世界是在一瞬间创造的,而不是在六个字面意义上的“天”里创造的。泰德-戴维斯指出:

对克莱门特来说,一切都 “在思想中被创造出来”,而且由于 “所有的东西都是由一种力量从一个本质中产生的”,六天不能按字面意思理解。(Stromata, Book 6, Chapter 16)

瞬间创造的观点是由第一个千年中最重要的西方神学家,希波的奥古斯丁(354-430)具体提出的,他为此专门写了一篇名为《论创世纪的字面意义》(On the Literal Meaning of Genesis)(约391)的作品(有多个版本)。受《便西拉智训》18:1的影响,他教导说起初上帝同时创造了物质和所有由物质构成的物体。”那些不能理解这经文含义的人需要知道,神同时创造了所有的东西,但除非我们一步一步地跟随圣经的叙述,否则无法理解圣经的意思”。有些受造物需要在时间上展开,从上帝放在创造物中的 “种子 “中生长出来,但它们都是最初构想的一部分,在一次创造事件中进入了物质存在。然而,为了俯就我们可怜的理解力,上帝以六天的模式告诉我们。奥古斯丁称创造的日子为 “不可知的日子”(dies ineffables),它们是如此雄伟和深刻,以至于我们不能仅仅用人类的术语把它们理解为普通的日子。它们表示的是逻辑顺序,而不是时间顺序,必须巧妙地加以解释。

根据诗篇90:4(”千年如已过的昨日”),西普里安认为每个创造日都是一千年,而不是24小时(”神圣安排中的前七天包含七千年”–《Treatises》11:11,约公元250年)对于奥利金来说,创世纪1完全是比喻,不是字面意思。”因为有理解力的人都会发现第一天、第二天和第三天是在没有太阳、月亮和星星的情况下创造的,而第一天连天空也没有。我不认为有人会怀疑这些事不是寓意了某些奥秘——历史只是看来如此,并非按着字面发生的”[《基本教义》4:1:16. 约公元225年]。

地质学家发现一个古老的地球

17世纪末的欧洲思想家试图从全球洪水的角度来理解地表地质特征。然而,在新的地质发现面前,这种洪积论(diluvianism)很快就被大多数人放弃了。对欧洲岩层的系统研究让几乎所有诚实的观察者都明白,地球的年龄远远超过几千年,而且没有最近的世界性洪水的痕迹。暴露在苏格兰斯卡角(Siccar Point)的角状不整合地层(angular unconformity)就是这样的一个岩层。

苏格兰Siccar Point的角状不整合底层。苏格兰Siccar Point(图片:维基百科 “Hutton’s Unconformity”)。

我们在其他地方解释了为什么这组岩层不能用最近一次洪水中的沉积来解释(译注:简单地说,图片右下的垂直岩石层和左上堆积其上、几乎水平的岩石层不是同一种类,1787年地质学家James Hutton就知道,这是一次大洪水搞不出来的,需要沉积、侵蚀、翻转、侵蚀、堆积等序列过程,每一个都不止6000年)。

Deborah和Loren Haarsma描述了其他八条观察证据,这些证据使 “几乎所有的实践意义上的地质学家,包括基督教地质学家 “在1840年时就已经相信 “地球至少有数百万年的历史”。

戴维斯-杨指出,到1840年,根据类似这样的观察,地质学家已经意识到地球的特征与诺亚的全球大洪水不相容:

早在1834年,伟大的基督教地质学家和接受了按立的牧师亚当-塞奇威克(Adam Sedgwick)就指控今天所谓的 “摩西地质学”(Mosaic Geology)作者们犯了 “愚蠢和罪恶的教条主义,他们没有亲自检查,最多只是知道第二手资料,却在自己没有知识的领域假装教导人类。”   一年后,基督教地质学家和神学家Edward Hitchcock写道,大洪水沉积说(Diluvianism) “已经被所有真实的地质学家抛弃了”。 [摘自《陆地历史的发现》,载于《创造的肖像》(1990)from “The Discovery of Terrestrial History”, in Portraits of Creation (1990)] 。

这并不是不信神的科学家把他们的结论强加给虔诚的基督徒,往往是虔诚的基督徒在收集和评估地质数据时发现,他们必须承认一个年老的地球。由于这些发现,在1860年至1960年间,几乎没有新教基督徒(保守派或自由派)相信年轻地球。戴维斯指出:”这种严格的字面意思,即以圣经为由断然拒绝漫长的人类之前的自然历史,在内战之前在美国已经很大程度上消失了,主要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和新教边缘的其他几个团体中生存,只是,在一个世纪后又随着科学创造论的迅速崛起而恢复了。”

【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