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护教学(3)|放射性碳-14同位素测年法是否证明了年轻地球的存在?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

按:先做一点小铺垫。对于“低级护教学”而言,“放射性同位素测年”是个重要问题,还有长文会详细讨论的。

我只是翻译,不会很认真地回应向“小编”提出的各种严肃或不那么严肃的问题。我更希望看到这些提问的基督徒在自己的公众号或平台上发表自己的见解,这才是讨论的题中之意。这个问题上有许多材料,只需要翻译引进不同的表述,问题自然会得到澄清。另一方面,有些讨论在科学上很复杂,论证过程也很长,并非所有人都有兴趣阅读、有能力理解。从这个意义上讲,翻译本身就是一种严肃的讨论。而所谓“低级护教学”,不是要影射谁很低级,而是纯粹从技术上使用“低级”这个术语,表示这里讨论的只是些粗浅的逻辑和常识问题,不涉及到解经、文本分析、各种世界观的宏大叙事。

我也不打算讨论中文世界的“年轻地球创造论”,这些文章涉及的人物和事件都发生在国外——从我的经验看来,这样是最和平、更有建设性的讨论。

猜猜这幅画是谁画的?在哪里?有多少年了?


原标题:Does Radiocarbon Dating Prove a Young Earth? A Response to Vernon R. Cupps  

by Hugh Ross

April 19, 2017

Translation: DeepL;Edit:Eddy

根据我的经验,年轻地球论最具说服力的科学主张之一是在煤炭和恐龙遗骸化石等地质样本中检测到碳-14。[1]根据年轻地球创造论者(YECs)的说法,如果煤炭样本和化石真的有数百万年的历史(正如科学界所声称的那样),那么这些样本中不应该有任何碳-14的痕迹。为什么呢?因为碳-14的半衰期约为5700年,这意味着所有可检测到的碳-14应该在样本寿命尚未达到10万年之前就已经从样本中消失了。

在《恐龙血和地球年龄》一书中,我回应了这种年轻地球的论点,提出了三种机制,可以从年老地球的角度解释化石遗骸(以及延伸到地质材料)中的碳-14。

当YECs检测到碳-14时,他们发现碳-14的含量很低,相当于样本年龄超过3万年(顺便说一下,不是他们的模型预测的3000到6000年)。这样低的放射碳水平使人们有理由认为,某些碳-14信号来自于样品的污染,比如说,环境中附着的微生物污染。

样本的低放射性碳水平也让我们相信,检测到的一些碳-14是由于无处不在的碳-14背景。宇宙射线正在不断地将氮-14转变为放射性碳-14。由于这种不间断的生产,碳-14无处不在,并将在任何测量中显示出极低的水平——即使它并不存在于实际样品中。 

化石和煤炭样本中的一些碳-14也可能是由环境中的放射性元素衰变,由氮-14就地转化而来。由于化石和煤炭来自于活体有机物,这些标本中会有大量的氮-14。例如,环境中的铀和钍会很容易渗入化石的内部,当这些元素衰变时,它们释放的高能量会将氮-14转化为碳-14。 

弗农-库普斯(Vernon Cupps)——隶属于创造研究所的一位年轻地球论者——采用了十分粗略的通量分析,对我的评估提出了质疑,认为(1)宇宙辐射产生的碳-14和(2)环境中放射性同位素的衰变都不足以解释在化石和地质样本中检测到的碳-14。[2]

 虽然我认为他的分析可能过于不切实际的简单化,但先让我们假设库普斯的计算是正确的。即使如此,他还是没能理解我的意思。在《恐龙血和地球年龄》一书中,我认为所有三种可能的来源都同时对可探测到的碳-14做出了贡献。换句话说,虽然没有任何一个来源可以完全解释可探测到的碳-14,但当这三个来源结合在一起时,却完全可以解释这种现象。Cupps的分析忽略了无处不在的背景碳-14和可能的环境污染源的贡献。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YECs在化石和地质标本中检测到的低水平的碳-14实际上反对年轻地球,而不是年老地球。 

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化石和地质标本的年龄在3000年到6000年之间,那么样品中应该有50%到75%的原始碳-14残留。这一水平的测试材料应该产生一个强烈的碳-14信号。而所有标本的测年都在3万至4.5万年之间,意味着这些样本中只剩下不到2%的原始碳-14——如果我们采取这个测量的表面结果。如果这些样品的年龄小于6000年,就很难解释这个结果。另一方面,如果碳-14不反映样品中的原始物质,而是源于(1)环境的污染,(2)无处不在的背景放射性碳,和/或(3)环境中的铀或钍等同位素对样品的辐照,那么YECs测量到的微弱的碳-14信号确实具有合理的解释意义。

说白了,尽管有Cupps的分析,但YECs的碳-14测量结果很难与他们声称的3000至6000年的化石和地质样本相协调。

另一方面,年老地球的观点具有可信的解释力,可以解释与化石和其他地质样本相关的低水平碳-14痕迹。 

参考资料

·       Dinosaur Blood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by Fazale Rana (book)

·       “Does Dinosaur Tissue Challenge Evolutionary Timescales?A Response to Kevin Anderson, Part 1” by Fazale Rana (article)

·       “Does Dinosaur Tissue Challenge Evolutionary Timescales?A Response to Kevin Anderson, Part 2” by Fazale Rana (article)


[1]Vernon R. Cupps, “radiocarbon dating Can’t Prove an Old Earth,” Acts & Facts, April 2017, https://www.icr.org/article/9937.

[2]同上。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