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89)|Mentor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What are the differences among teacher, mentor, coach, discipliner, pastor, comforter, and counselor, among others?


年轻的时候,最好找一个mentor。Mentor这种关系,是年纪越大越难找到,特别是在儒家文化的浸淫之下,许多人一想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前景,就忍不住打个寒战。

我算是很有心的人,曾经下定决心跟随了一个导师,可惜遇人不淑,结果好坏参半,关系没能持久。等到神学院毕业,按立了牧师,年龄也大了,对此基本不再有幻想。

有一次,一位朋友问我说,国内有几个资深牧师打算带门徒,你来吗?

我问他说,是让我去带门徒还是成为哪些资深牧师的门徒,答曰“当然是作门徒。”

于是只能苦笑一下,叹息说,我这个年纪,大概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再去建立这种关系了。


在CIU的时候,我找了当时的校长做我的Mentor。他同意我在CIU期间每周找我见面30分钟,但需要我事先预备一个问题,一起讨论。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告诉我,Mentoring和Discipleship不同,Discipleship是老师安排任务,学生完成,而Mentoring是Mentoree带着问题去和Mentor讨论。

我们就这样见面大约半年时间,可以说受益颇多。不过回国之后无法见面,这个训练就停了下来。


年轻人需要Mentor,但需得自己主动。施洗约翰曾经有两个门徒,算是扭捏作态的典范:

约翰福音 1:35-39 再次日,约翰同两个门徒站在那里。他见耶稣行走,就说:「看哪,这是神的羔羊!」两个门徒听见他的话,就跟从了耶稣。耶稣转过身来,看见他们跟着,就问他们说:「你们要甚么?」他们说:「拉比,在那里住?」(拉比翻出来就是夫子。)耶稣说:「你们来看。」他们就去看他在那里住,这一天便与他同住;那时约有申正了。

犹太人的一天从日落开始,按着创世记的“有晚上,有早晨,是头一日……”来的。所以申正差不多是一天将要结束的时候了,两人跟着耶稣一整天,没敢说话。要是我行走在路上,被两个散发着鱼腥味的大汉跟踪一天,估计已经110了。最后耶稣问,“Τί ζητεῖτε;” 你们在找什么?

两人反问说,“你住哪里?”虽然不大会说话,但寻找Mentor的心志还是蛮坚固的。

这事后来如何,不详。在此之前,耶稣在旷野住了40天,在此之后耶稣说‘人子没有枕头’。


我采用《Wtih: A Practical Guide to Informal Mentoring and Intentional Disciple Making》作为Mentoring模型。这是一本薄薄的小书,大概150页正文。所谓非正式Mentoring,无非就是做事工的时候,见人的时候,聊天的时候,尽量邀请年轻人一道,然后对所见的人事给予非正式的评论和讨论,所谓debrief。

这本书一向在我计划要翻译的书单之中,暂时还没找到机会。最近见到不少服事的人,资历已经到了可以称为‘资深’的程度,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属灵上并不因为‘资深’而长进,反而多有后退,或者不如从前喜乐,或者心里有些苦涩,或者事工有些碍难,或者家庭关系略显张力,但又因为‘资深’的缘故,即使有心提醒,也无法置椽,不过蔚然叹息而已。

年轻人若能找个与自己的事工没有直接关系,但在某个领域有经验的基督徒做Mentor,当是幸事一件。最近事务繁多,有感而发吧。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