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67)|fully presenc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

最好的放松方式是睡觉,其次是减少多任务操作。

Best relax is sleep, the second is to reduce multi-tasks.

Eddy Zhang,公众号:跨文翻译事工哲学(66)|宣教士的压力与释放;or how can be bored

假期快结束了。如我所愿,经过几天的纠结,终于有了放松的迹象。要真正得到休息,就像要真正入睡一样,需要时间酝酿。所以假期不可太短,否则刚刚调整好状态就要回程,得到的休息甚至无法抵消旅途的疲劳和额外增加的压力。

到了假期的第3天,David终于无聊得不知所措,连午餐也不想吃了。所以,我们两人没有带手机就去了海边,扔石子,探索火山岩的形成,验证万有引力定律,捡了一堆(75粒)饱经冲刷侵蚀的牛眼螺珠回来。

所谓fully presence,或者全心投入,大抵如是,也大是不易。在海滩上玩了4个小时,走了5、6公里,David很高兴,我随口教他的一切知识,他也全部记住了,第二天演示给妹妹们观看。

第二天,我带着两个妹妹出门,也不带手机。第三天和Lisa单独“约会”,第四天和Angela单独“约会”,每个孩子按着自己喜欢的方式,和爸爸度过专属自己的时间。

但事情仍然一件一件地扑来,只是处理的时候没有那么迫切而已。

这一周继续做着翻译,似乎与家里的状态无异。《救赎科学》做完了第一章,和一位专业是环境地质科学的主内译者交换信息,她也有兴趣参与这个项目。这是我非常乐于见到的模式,就像刚刚完成的《双塔擎天》,以及几个月前的《信任崩塌》一样,都是有感兴趣也能胜任的译者主动提出,希望参与某一个项目。

这样的合作虽然可能是暂时性的,也许就是一本书而已,但我为着一起同工的译者祷告,希望借着每一个具体的项目,不仅将我的神学翻译经验、工作态度和异象传递出去,也能彼此学习,熟悉翻译工具和领域,提升翻译的技巧和能力。

《以弗所书注释》也提交了第一部分的译稿,不过还在冗长的“作者是保罗/作者不是保罗”的讨论之中(这一部分长达100多页)。

在Grace和Alice最后的努力下,《双塔擎天》昨天全文发表了。因为休假期间不用讲道,我用了6个小时来处理最后的2章,并翻译了校长罗伯逊·麦奎金写的后记,加上了一篇头昏脑胀之下的“译后记”。

《威敏标准神学》现在也交在我手里翻译了。这种书,几乎翻译一本就会丢失一位译者。比如,有人会去翻译波兰的反三位一体论“异端”的《拉科文要理问答》吗?

来一问:你不承认基督是神,同时又具有人性和人的实质吗?

The Racovian Catechism (1609), for example, offers the following question and answer to deny the deity of Christ: “Do you not acknowledge in Christ a divine, as well as a human nature or substance?

The catechism responds:

If by the terms divine nature or substance I am to understand the very essence of God, I do not acknowledge such a divine nature in Christ; for this were repugnant both to right reason and to the Holy Scriptures. But if, on the other hand, you intend by a divine nature the Holy Spirit which dwelt in Christ, united, by an indissoluble bond, to his human nature and displayed in him the wonderful effects of its extraordinary presence; or if you understand the words in the sense in which Peter employs them (2 Peter i.4), when he asserts that “we are partakers of a divine nature,” that is, endued by the favor of God with divinity, or divine properties—I certainly do so far acknowledge such a nature in Christ as to believe that next after God it belonged to no one in a higher degree.

但若不明白当时的历史情景以及基督论面临的威胁,就无从分析威敏认信的表述,也不知道信仰告白所认可和否认的观点究竟是什么。

说实在话,翻译这些东西,或者仅仅是被这些文字的翻译所折磨,靠着实用主义的工具箱克服一个有一个的语言难题,真的可能让我的神学越发系统缜密,越发的“改革宗”:相反,信仰告白不仅明确说明基督与父神等同,而且采用了三位一体教义的经典陈述:“在上帝的统一性中有三个位格,即圣父上帝,圣子上帝,圣灵上帝,同实质、同权能、同永恒”(2.3)。这种说法不仅与比德尔或者《拉科文要理问答》完全相反,而且同样反对了亚流主义这种古代基督论异端。亚流主义教导说,耶稣是一切受造物中最高级的存在,因此他尽管不是神,却可被称为神。信仰告白与尼西亚信经、迦克墩信经一道,承认子与父同实质,也就是说,父与子共有同样的神性本质或实质。


说实在话,翻译这些文字,或者仅仅是被这些文字的翻译所折磨,靠着实用主义的工具箱克服一个有一个的语言难题,真的可能让我的神学越发系统缜密,越发的“改革宗”。如果不用讲道,如果没有其他事工,如果这里的网速再快一点,我是不是就这样长期待在这里做一点翻译,也许更合乎我的性情吧。


最近有接近10位数的朋友向我推荐《路德文集》的大型翻译项目。路德很好,梅兰希顿也很好,我曾经仔细读过《协同书》和路德传记《This Is My Stand》。

不过,明年实在没有时间,所以无法参与这个项目。我也不太看好这个项目的质量前景,因为奥威尔先生早在1948年的《1984》就说过,”Freedom is slavary, truth is lie, peace is war, cheap is expensive”之类的话——这个项目付给译者的酬金也许太低了,所以我担心找不到可以坚持做下去的高水平译者。现在看来,多是学术圈的博士和教授们在四处发送消息,寻找感兴趣的译者;我唯一知道要参与项目的译者,本职工作却是做金融行业……

这正是我这两年来努力想要改变的神学翻译现状。我觉得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不就是“福音联盟”的纯志愿者模式,要不就是专心筹款,给译者合理酬金的事工模式,比照国内出版社那种中途半端的低酬模式,大概只有体制内的“青椒”,生活无忧,需要职称和科研积分,才会参与这样的项目。从前写过两篇短文,供参考,可以略知我一贯的态度。

高水平的翻译,可以随便翻译一下吗?

恋地情结 | 存在从来不翻译任何作品的翻译大师吗?

Angela和我用10块珊瑚礁搭的平衡雕塑
——fully presence, fully useless, time-consuming task of rest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