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65)|安缓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of a stream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

問,「靜時亦覺意思好。才遇事,便不同。如何」?先生曰,「是徒知養靜,而不用克已工夫也。如此臨事便要傾倒。人須在事上磨,方立得住,方能諍亦定,動亦定」。

——传习录

每遇事,我大概需要24小时的思考,才能缓出头绪来。

昨天的文字(神学翻译杂谈(2)|“和合本”语言)就是周四早晨去牧者退修会之前,和一位朋友交流《平衡的讲道》以及“释经讲道工作坊”等,积下来的问题。

开车出门,我就给Emma说,心里有负担,需要缓缓地考虑。我是驽钝的人,很多事情很少提前想过,所以临事便要倾倒。


但另一方面,限于视野、交际和阅读,我能主动想到的问题是有限的。所以,事情临头,多少也算是在不同的事上磨一磨,日后在有些小的地方大概更能立得住吧。

所以,为着翻译的语言和讲道坊的效果问题,我本来应该沉思一天,理清思绪。但那一天事情繁琐,第二天又有紧张的议程,所以先写了一篇发泄情绪的卖惨文(怅然若失)。等到回家预备好了主日的讲道稿,一边运动一边为了主日来参加礼拜的所有朋友提名祷告时,突然豁然开朗起来,知道我的风格是如何沉淀的了(神学翻译杂谈(2)|“和合本”语言)。

于是安心地睡了一觉,这件事情再也不萦于心。这算是比较大的灵性危机了,用了三天,加上牧者退修会和一个主日才解决。


每到年底,Lisa过生日,我们一家的安息周就到了。今年似乎特别劳累,所以打算提前休息几天,再回来处理圣诞节前后的繁忙。

牧者退修会上,我们商量了明年的事工安排和讲道安排。虽然我在自己的教会大概只有30多次讲道,但似乎加上其他的安排,明年的讲道次数会直逼50次(如果不是更多)。

所以,仍然要祷告,明年的植堂计划如何完成。看来要继续发出邀请,若有年轻人愿意在重庆植堂,我愿意提供使徒彼得曾经提供的条件:

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植堂!

对了,还可以提供不少讲道的机会,以及Mentorship。顺便解释一下,我的Mentorship,以随意解构各种人事,毒舌评论,降维打击为主。同时提供30杯/年的星巴克(或者更好的手冲),以及一起出去玩的机会。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