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几个无法翻译的烦恼

fish underwater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

英语的单词由词根和前缀、后缀构成。这种情况之下,翻译是件难事。

比如,power,自然是译为“权力,能力,威力”之类。但汉语里这一类词无法变为动词,于是遇到比如

With His power, the Holy Spirit empowers His people to reach-out the unreached.

我是拿着这种句子只好投降。这种诗意的修辞,无疑需要句式和脑洞的大开大阖才行。


另一类不可译,是汉语缺少概念,无法对等给出词汇。比如:crime, sin, guilt, guity, transgression, comdemn. 反正我传福音的时候对人说,你是个“罪人”(sinner),对方总是会觉得我说“你是个罪犯(criminal = Guilty of crime or sin)”。这种问题除了慢慢铺张,实在是无法可想。

中国古代只有馒头和饼,所以主祷文的“our daily bread”,活活地(和合本)翻译为“我们日用的饮食”——抱歉,没有面包这个概念。

反过来,汉语的各种家庭关系,英语也搞不定,因为缺乏对等概念。


还有这样的句子:

Eph 1:19 καὶ τί τὸ ὑπερβάλλον μέγεθος τῆς δυνάμεως αὐτοῦ εἰς ἡμᾶς τοὺς πιστεύοντας κατὰ τὴν ἐνέργειαν τοῦ κράτους τῆς ἰσχύος αὐτοῦ

黑体的四个单词都有能力的意思,英语似乎要分别译为“dynamite, energy, mighty, strength”,和合本作:

19 并知道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

已经大大地吞吃了这四个词连用的强烈含义。而我正在处理的注释则在同一句里讨论了power, ability, capability, capcity, competence,而且每个词都是实词,对应上述四个希腊文单词的每个含义。于是就来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Having mentioned the surpassing greatness of God’s power, Paul is now going to show that it is literally “according to the power of the power of his power.”

请问这是该如何翻译呢?”根据他的大能的大能的大能“?


还有一个难以翻译的,自然是”person“这个关键的神学概念。如果你把”trinity“译为了”三位一体“,那么”the personality of the second person of trinity is not merged into His deity”又怎么玩?


我的翻译原则是尽量用不同的单词来翻译原文中不同的单词,同时在整个翻译文本中保持一致。这是我从圣经翻译的“回译”流程中学习到的原则。回译的时候,如果已经用同一个词翻译了原文中不同的单词,信息已经丢失了,再想恢复信息就不太可能了。

但 “the deity of His person“还是有点难度。相比之下,圣经的词汇量算是很小的了,只有数千个单词而已。


最近因为一个项目的缘故,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翻译实践,发现处理句子比以前要自在一些了,有点夫子所谓”随心所欲不逾矩“,看来我是老了一头了,的珍惜光阴,多做一点翻译了。

今天我的同伴监督李传道看到我在讨论”创造论“,来电话严肃批评了我一分钟说,背10遍提摩太前书最后两句。我说这题目早就打算讨论,今年还打算出”救赎科学“呢,不就是为着讨论吗。后来我们就讨论别的事情去了。

看了一下留言,我是不打算说服创造论者(特别是年轻地球论者)的,这不是我的目的。讨论一个逻辑问题而已,结果是得到了几个小时这样的留言(注:几个小时之后,留言者主动删除了留言——我很感谢他(她)的做法,下面只是凭着印象说几句了):国内只有这么个团队在坚定地驳斥进化论错误,而你老是以逻辑的名义去攻击人家,多少已经站在反基督教的立场上了。

对不起了,我不小心联想到英烈法——那些攻击袁老的都受了处罚,几个月前攻击中印边境烈士的重庆九龙坡小青年现在受困于中东某机场(后面的我就不说了)。

我并不反对大家相信创造论,特别是相信地球只有6000岁的年轻地球论——现在还有差不多50%的美国人相信呢,中国的基督徒相信年轻地球论的人还是太少。我只是指出队友的一个逻辑错误(也许没错,就像有人在留言里解释的一样,毕竟50.1%的概率就可以用“肯定”了,不用考虑物理概率还是贝叶斯概率,也不用考虑置信区间,“肯定”“必然”“的确”这些词就是这样用的),因为用那样的证据推广年轻地球论,也许会适得其反呢,既然要称为“创造科学”,逻辑上严密一点没坏处吧。

我的问题仍然在于,年轻地球论似乎只是在解构其他的科学发现和结论,比如:

Despite a full century of scientific insights attesting to the antiquity of life and the greater antiquity of the Earth, more than half the American population believes that the entire cosmos was created 6,000 years ago. This is, incidentally, about a thousand years after the Sumerians invented glue.

这就涉及考古和定年的问题了。另外,考古学认为埃及的历史已经有8000年了,所以创造科学就立刻发表一篇文章来否定这个结论。

然后又来了暗物质或遥远星体光线的问题,于是又来一个自圆其说的物理学解释……

这样下去,很难构建一个完整体系的,也不会因为拆毁科学大厦而另外搭建一个文明出来。我更乐于看到建基在创造科学上的完整技术体系,可以真实地改进人类的福利——但年轻的地球论者似乎志不在此。

好了,这个问题不再讨论,等待《救赎科学》一书做完再说了。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