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64)|需要+能力+兴趣=呼召

white notebook with pen and cotton flowers on tra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

F.F.Burce的新国际新约圣经注释-《使徒行传》,上周刚刚交付“研经工具”网站。折磨得够呛,不是因为翻译的问题,而是因为最后需要修改字体,圣经书卷的名字(或者缩写),双引号全部改为宋体(需要一个一个地修改),以及MemoQ输出中有些注释未能输出。最后,要将ק,א等圣经抄本的代号全部替换为中文的译名!

我一向认为,这种问题应该是编辑或者校对做的工作,用一个(略微敝帚自珍,或许稍微夸张而自负的)工作量近乎饱和,还有若干项目等着要翻译的资深译者来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不算是一种浪费,大概也是分工不合理吧。况且,为了加快翻译的进度,我使用了MemoQ,出来的结果和原文的格式一样。

做软件设计的人都知道(很不幸,我是当年电子部全国系统分析师考试全国第三名;“一般一般,全国第三”,就是说的这样的事情),系统要设计得合理,需要将界面,控制和存储分开来考虑,也就是去掉耦合性(参见事工哲学(60)|耦合与鲁棒(or Codependency and Robustness)。这就是MVC模型的由来。

我并不觉得翻译工作和设置字体,替换数千种圣经抄本的字母编号为某个不甚明了的中文译名,与译者有什么深刻的联系。

不过,鉴于合同在身,客户还有一笔“巨款”,要等着我修改完成之后才会结清,所以我请陶陶帮助我将文件修订了一遍。终于算是要结束了。

最后剩下一个问题,这本书的编辑指出一处,认为我的翻译有误,要求修改。

这里的上下文是,使徒行传 11章25-26节,巴拿巴寻找保罗,一起去安提阿服事的故事。

25 他又往大数去找扫罗,
26 找着了,就带他到安提阿去。他们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会一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起首。

Bruce的英文注释说:

Barnabas could think of no one more eminently suited for the responsibility of sharing his ministry in Antioch. He therefore went to Tarsus in person to seek him out—a task of some difficulty, perhaps, since Saul appears to have been disinherited for his joining the followers of Jesus and could no longer be found at his ancestral home. Barnabas found him, however, and took him to Antioch.

我的翻译是:

巴拿巴认定,若有人可以分担自己在安提阿的侍奉负担,扫罗将是不二之选。因此,他亲自前往大数搜寻扫罗——这可能是一个有点困难的任务,因为耶稣的跟随者们似乎无人与扫罗保持着交往,他也没有住在从前的祖屋里。但巴拿巴还是想方设法找到了他,将他带回安提阿。

我的编辑认为,红色一句翻译错误,需要重译。我看了一遍,不知道什么地方错误,所以没有修改,原封不动交回。联络编辑再次提出,请修改以后提交最后文档。我只好回复说,我已经看过几遍,实在不知道错在哪里,所以文责自负,我无法修改。若编辑愿意,自然可以根据合同,随意修改我的文稿。

但这也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沟通成本极高。我一向以为,不教而诛,刑繁而邪不胜,不是上策。这种地方,若编辑能够少有提示,或者径行修改,将正确的译法告诉我,比这样反复电子邮件沟通要有效许多。当然,我仍然认为我的翻译,在这个上下文中,应该不太错。disinherite, 剥夺继承权。这里用作被动语态,我改为主动语态,“其他耶稣的跟随者断绝了与保罗的交往”,原意是“保罗似乎被剥夺了与其他耶稣跟随者交往的权利”。后一句,ancestral home是“祖屋”的意思,将被动语态改为主动语态,也是“他没有住在从前的祖屋里。”

所以,这种地方,根据上下文,突出巴拿巴难以找到保罗,但终于找到,流畅易懂,没什么大问题。如果编辑提示我说,他更喜欢被动语态,当然我就可以将这句话修改为被动语态,也相安无事。但这种问题,最好他/她就按照自己的意思改了吧,我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或者在合同上是无话可说的,或者我本来就没有时间要说这么多话。

Anyway,两周前结束《道路真理生命》,前一周结束《使徒行传》,这周才有时间结束《平衡的讲道》(预订《平衡的讲道》,请点击链接)。

接下来,我要开始16个月的《以弗所书希腊文注释》。这本书是目前评价最高的以弗所书注释,Hoehner的经典杰作。

此书的做法是,暂不翻译所有脚注。出版方的意见是,但凡需要关心脚注的人,都可以自行研读英文脚注,无需翻译。但凡对脚注不感兴趣的人,自然也就不用读任何语言版本的脚注了。

这样一来,可以节省10多万字的翻译,但正文还有35万字,我估计译文大概会有57万字左右,甚至到了60万字。这是一个艰巨的工程,我计划用16个月完成此书的翻译。

同时进行的项目将是:《救赎科学》,《MMC》,《Life Giving Leadership》,“双塔”,“威敏宪章神学”,或者还有一点别的什么。

这是为什么我暂时没有时间做一些面向平信徒的灵修祷告类书籍的原因。有些书籍,需要我的专业技能,比如用希腊文注释的以弗所书,大量引用17世纪英文文献的历史和释经神学书籍,或者数学家写的讨论科学与宗教的书籍……

我希望能做一些服侍教会,提高传道人服事能力和技巧,帮助他们安顿自己属灵生活和其他需要的书籍。我希望总是用一根张力不大的线,将传道人略微往上提一点,由不会让他们觉得难以企及。

今年的计划,连载《双塔擎天》,完成《平衡的讲道》,从明天开始做《以弗所书》和《救赎科学》。同时,跨文团队的译者们也在做其他三本书,其中两本是为了“橡树”而做的。不提。

继续推荐预订“平衡的讲道”,以及“第4期释经讲道工作坊(明年4-5月开始)。

《平衡的讲道》预订。

发行时间:2020年圣诞节前。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