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95)|我为什么不做IT咨询

close up of telephone booth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

自从为了避“圣经辅导”的风头,转而讨论《简明网络安全》之后,偶尔会有不太熟悉,从未见过的网友咨询一下IT问题。去年7月写过一篇《基于信任的事工》,对于做IT咨询这事,有些简单的想法。我不做IT咨询,一个是时间和技术成本的问题——没有时间跟踪最新的技术;另一个是信任问题,或者交易成本问题。

先说时间和技术成本问题。IT咨询的主要问题在于客户需要很多的基础教育,或者说帮助客户表述需求的问题。大部分情况下,客户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在技术经济上现实可行。而客户教育是一个很费时间的事情,往往10个潜在客户里不超过一个会成为最终的客户,而其他的客户通常是接受了教育,有了常识,拿到了基础方案,就寻找更便宜的实施者去了。另一方面,提供咨询需要很强的技术储备,需要不断跟踪新的技术——许多咨询师用一套技术去解决所有的问题,拿着一把榔头就把什么都看出钉子,这样大概也不行。

而我的确在培养客户和跟踪新技术上已经放弃了,所以并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IT咨询师。

第二,任何合作,都基于信任。《信任是个基础结构》,而且越是需要行动的事情,越是需要信任。

技术基本上可以说是中性的,(当然,拥核国家希望核技术最好不要扩散)大体上都可以讨论。但具体的实现,比如我是否使用VPN,什么样的服务器便宜靠谱,这类问题就太具体了。拿服务器为例,无论推荐什么服务器,都存在不可控的因素,也许ip会无法访问,也许会遭遇拒绝服务攻击,也许会被dns污染,凡此种种,对于不具备常识的客户来说是不可理喻的,客户会一概视为我提供的方案不好,多多少少会破坏信任感。

我现在推荐译者也会对客户说,请自己安排试译,我不想帮忙推荐之后被埋怨。而独立服务器的选择、vpn的安排这一类事情,甚至涉及更多的安全问题,不是特别信任的人,或者我感觉对方不是特别信任我,只是随便问问,或者缺乏常识的人,我一般都无法提供具体的帮助。

第三个因素,是所谓尽责的问题。很多人在提问之前,没有做尽责调查。比如,我提到“独立博客”和“去中心化系统”的概念,一个尽责的、考虑迁移的公众号用户,在向我提问之前,应该先自己尽力研究和独立解决这些问题。我不是广告上常见的那种“800元建网站,1天建好”的web-developer,当咨询到我这里的时候,即使不涉及费用问题,我的时间机会成本也是很高的。比如很多人会在我的公众号上问我某一本书是否出版,何处购买,或者加我的微信,只是为了问我失联之后能找到我。其实随意做一点尽责的浏览,完全应该知道某本书是否能出版,以及我的电邮、网站、各种保证不会失联的数据和安全联系我的方式,无需提问。

也有人会问我知不知道某本英文书或某个教会如何。我最近给出的两个回答是,“某本英文书是九标志出的,我手中没有,但应该不是异端”;“北京某教会是一间很大(mega-)的福音派教会,不是异端”——这算是很信任我的意见了,但我的信息也是要上网查询的,也需要花费时间,并非唾手可得。

还有一位朋友问我如何建立一个独立博客,只能简单回答“wordpress”,推了一篇wpbeginer网站的文章。我不提供具体的建站帮助,因为这种帮助实际上会把我变成一个系统维护,无论是建立一个博客还是提供一个vpn,在一个完全外行的用户手中会出现多少问题,需要多大的维护量,是大部分运维领域之外的人不知道的。为此,我给个参考报价即可(主要是为了排除潜在客户):一小时50美元,每次咨询最低收费400美元。

最后一个问题,我不出售或分销vpn、服务器产品,也不推荐品牌。这是基本的安全原则,每个人需要自己想办法解决vpn(或者独立博客)的问题,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去中心化。没有交易,就是纯技术讨论,否则什么都不可讨论了,而我则很容易触碰(或者被追溯为触碰)某些“红线”。我也不出版或销售任何书籍,无论是“坚固的服侍”还是“平衡的讲道”,我只是译者而已,而且是免费的志愿翻译者。

这么说吧,能说的都说了,不能说的就都不能说了。大家好自为之,共同平安。


版权所有。

出品: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