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85)|为长期服事制定和执行计划

bird-nest-eggs-blue-158734.jpeg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

主日礼拜结束了,照例是感觉比较累的时间。而且今天感觉自己的语速很快,也没有找到停下来喝咖啡的机会。

下午有闲,独自一个人去了碑林呆着,凌空用指头练字玩儿。David中途电话问可否看哈利波特(7),我说要是不怕就看吧。


有两个不同的评论,来自不同的方向,但都涉及为了长期服侍的计划和执行,所以简单说说。

一个朋友问是否应当劝神学院毕业的丈夫寻求按立。我把从前的旧文转给她和他丈夫了,就是那篇《事工哲学(17)——Take My Life And Let It Be)。

我有许多同学都为了要不要按立牧师而纠结,觉得“按立牧师”并无圣经依据。我曾经也纠结过几年,但在上“Multi-ethnical/Multi-caltural Ministry”那门课时,我读到一本文化处境化的书,讨论”High Contexual Culture”的适应性,我就没有再纠结要不要按牧,而是纠结是不是能通过按牧考试的问题了。


所谓High Contextual Culture, 指的是有效信息的很大部分隐藏在处境之中,而不直接体现在话语中的文化类型。比如,主人家微笑着说,再坐一会儿吧,同时却端起了茶杯;或者,开会时心照不宣的坐在“应当”坐的位子上。

在这种文化处境中,头衔传递了某种明确的信息。15年前我在公司做总工,因为公司的同事们都在考高级程序员了,所以尽管我不觉得考“系统分析师”对我的业务能力有何帮助,但还是随意报名,以2005年全国第3的高分拿了那个证书,成为当月系统分析师网上的”feature expert”。

按立也是一样的。在一个High Contexual Culture中,或者在一个高度重视层级和头衔的文化中,如果你的讲道水平高过那位drop了讲道学课程的同学,但却是他拿到了牧师offer,就说明这是一个“高处境化的文化”,那么就先去凡尔赛、鸡娃或按牧去吧。


另一个评论是培训的时候一位姊妹提出来的:“不是说神的恩典足够,必为自己呼召的人预备和供应一切需要吗?为什么有些传道人生活那么窘迫?”

我只能苦笑着说,您觉得传道人生活窘迫,是否可以给神带来荣耀?尤其是当一个传道人坚信神必供应一切所需,但却常常感到窘迫的时候……

我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想来想去,对我来说,还是自己工作比较好。

但不仅是在按牧或是否工作的事情上有所计划,我也尽量希望所有事工都有事先的计划。比如我们定居的城市、植堂的模式、教会的形态、地点、礼拜的形式、孩子们现在和将来的教育计划等等,都在不断的计划之中,或者说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随遇而安的发生,而是刻意选择的结果。

当然,也有时候我们的计划与神的计划不一致,只能调整我们的计划。比如因为Angela,我们放弃了越南,而且不得不暂时回到南卡。

Anyway,在南卡我又学习了一门“Church Ministry Management”的课程,进一步思考了计划的问题,并制定了更多的计划。


Mentoring,Discipleship,Teaching,Training,Coaching,Counseling,workshoping, Ph.D. studying……各有不同定义和用法。


但年轻的时候,有一两个Mentors,是一件真正重要的事情。因为Mentor这种角色是可欲不可求的,而且年龄越大越不容易找到愿意而有能力成为自己mentor的人,也越难以听进去mentor的意见。

我请Dr. Bill Jones做Mentor,几乎是迫不得已,而不是“凡尔赛”。但他只答应见面5次,我回到国内就不再维持mentorship关系了。不过就是这几次见面,他也给了我很好的意见,帮助我克服了好几个难题。比如,不要轻易去已经成型的教会牧会,而是专注植堂;要自己根据处境来开发培训(工作坊),他不会把自己的查经材料分享给我;逼着我,后来还有Ken,按立的牧师……

这也是有必要计划的事情。


估计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经济安排。

对我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让收入由工作、教会支持和其他支持三个源头构成,相对而言最为安全,也能保持一定的灵活性。不过因为我们选择的植堂方案是不领薪水的“轻轨战舰”方案,所以有一部分收入实际上是从微信公众号而来——这是事先没有预料到的。而在开支上,我们家有不少开支是在医疗保险和教育和养老保险上。我的工作时间不会太久了,慢慢工作能力也会下降,所以需要为了退休养老而计划,也要为了孩子们将来读书而计划。

从这个角度上,我可以比较坦然地说,神的恩典是够用的,至少这两年,我们的事工、植堂、工作坊、在家教育各个方面都按计划在一点一点地实施,也有预算可以一年去别的城市访问和服事几次,年底一家人去安息两周(制定来年计划的退修旅行)。

唯一的问题是,我的神学翻译项目似乎太多,常常觉得做不完了。但这似乎也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吧。

七个问题:

1. 世界的起源?

2. 世界(我)的能力来自何处?

3. 世界(我)的命运?

4. 如何判断真伪?

5. 如何判断对错?
6. 我们的世界之问题何在?

7. 解决之道?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