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马?当然!

photography of leaves on ground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

西安今天全城交通管制,因为全马(西安国际马拉松)。

美美地睡了一个懒觉,起来略有偏头痛。去教会培训的时间太赶,于是出门采取了各种交通方式。

打车是不可能打的,滴滴们都乘此机会休息了。于是坐公交。等了20分钟,23路还是显示“等待始发站发车”。于是打算随意乘车或换乘。

看到西安市民都是扫每辆车前的二维码,我有点纳闷自己的“长安一卡通”或者“西咸一卡通”是否可以使用。果然,打卡机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也不脸红羞愧,只是退下而已。

再试一种一卡通,然后换了微信,都不行。不情愿地把位置功能开放给支付宝和微信两个监视专家,还是不行。扫了车前的二维码,机器里一个温柔的女声生硬地说,“请投币”。

打开钱包一看,在单薄的百元大钞之间真的有两元纸币,于是投了进去。坐了两站下来,还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没有零钞了,试着打车也没有回应。于是史上第一次决定使用共享单车。

随意发现一辆,扫码……惭愧,居然要求我装滴滴出行。正在犹豫之间,车被身边一位小姑娘扫走了。我只好走到下一个路口,找到了一辆哈啰。好吧,自从1990年在扬州骑车去瘦西湖找王岳清打桥牌,我这30年除了在健身房以外,就没正经在路上骑过车。

西安真是一个人神共愤(不对,应该是人车共行)的城市,好在全马,车不太多,路也平,我就这样走了。

一路无话,我把手机扔筐里导航,很快就走了几个弯道,迷失在西安城里。过了一段较为颠簸的道路,我发现手机翻了一个身,也开始一路无话了。找个路口停下检查路线,发现是电池用完了。于是只能在路边停下,默默地拿出充电宝,等了5分钟的重启时间。打开地图一看,我走错路了,但错得不算离谱,离目的地很近了。几分钟后,我就可以上网搜索一下如何还车,一切就完成了。

但我差点没认出要去的地方,因为据说为了大运会,所有沿街的房子都在包装外立面。最后,我只能以迟到90分钟收场,完成了今年第一次“全马”。

顺便说一下,我觉得这次机票太贵,难道是因为有很多人来参赛吗?下次一定要试一试高铁了。

无现金社会,这就是身上没有半斤钢镚儿(也没有充电宝)的遭遇。

七个问题:

1. 世界的起源?

2. 世界(我)的能力来自何处?

3. 世界(我)的命运?

4. 如何判断真伪?

5. 如何判断对错?

6. 我们的世界之问题何在?

7. 解决之道?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