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83)|追求丰富的多样性

creased eco sackcloth with holes on black background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

本来打算发布视频,听了一下录音,编辑难度有点大,算了,还是简单一点好。

图片

甲:在衡量一间教会的状态时,我将多样性视为一个重要的指标。

乙:你指的多样性是什么概念?

甲:首先是指恩赐的多样性。就是保罗在以弗所书4章中提到的多样性: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甲:既然说到首先,是否还有其他的多样性也是你所强调的?

乙:是的,除了恩赐的多样性,我还想强调教会组织形态和崇拜形态的多样性,彩色的神学光谱,以及在多样的宗派和教会中的共存。对了,除此之外,恩赐的多样性还暗示了教会成员的身份、文化背景、经验、职业和社交半径的丰富性。

乙:所以,你说的是一间教会所呈现的多样性吗?

甲:不完全是。一间教会事实上不可能同时呈现多种形态,或者持有多样的宗派立场,甚至无法容纳神学光谱上的大多数谱段。所以,我谈到的多样性至少是在一个地区的多间教会所共同呈现的。但我认为,一间教会至少要意识到自己在这整个图景中的定位。

乙:你提到不可能同时?

甲:是的,我需要补充说,一间教会即使从历时的角度观察,大概也不会快速地改变神学和宗派立场,或者剧烈地调整崇拜形式,所以,即使从历时角度考察,这种多样性仍然是由众多地方教会所共同呈现的。

乙:谢谢你的澄清。可以详细说说你的理由吗?

甲:我出于两方面的理由,希望教会呈现更大的多样性。一个是神学理由,一个是实践理由。

乙:请先说第一个吧。

甲:神的创造极其丰富。神也呼召我们进入他的丰富之中。在我看来,多样性的呈现是对神丰富荣耀的见证,也是最吸引人加入教会的原因。想象一下,一个身份极为不同的人——比如艺术家——来到一个单调的中产教会,是否可以融入的问题。

另一方面,一个多样化的教会却可能散发出吸引人的荣耀光芒……

乙:这我可以大概理解。请问还有别的神学理由吗?

甲:从圣经的教导上看,圣灵赐下各样的恩赐,可以算是另一个理由。比如:

Romans 12:6-8: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 7或作执事,就当专一执事;或作教导的,就当专一教导;8或作劝化的,就当专一劝化;施捨的,就当诚实;治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另参1 Corinthians 12:8-10; 28-30,Ephesians 4:11-12; 1 Peter 4:10-11)。

乙:请问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神学理由?

甲:目前为止,暂时没有了。如果在我们的讨论中我想到什么,或许可以再次提出来。

乙:那么,请说说实践性理由吧。为何多样性是一种实践性美德?

甲:你是否见过单调的教会,就是在某种程度上缺乏多样性的教会?

乙:是的,我见过这样的教会。

甲:那么,你是否见过一个教会从最初的多样性慢慢变得同质化?

乙:是的,我相信在一间教会呆上一段时间,就会有这种感受。

甲:可以告诉我你对这种现象的分析吗?

乙:我认为,领导层的固化,以及对某种建制神学的单调追求,或许是原因之一二。

甲:可以略微详细说说吗?

乙:领导层的固化,特别是教会带领者依赖于自己的恩赐,较少发展和发挥其他人的恩赐时,容易使得教会变得单调。比如,音乐选择的单调、讲道风格的单调、事工方式的单调和有限,都可能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内慢慢体现出来。另外,有限的领袖们并非擅长所有的职业领域,比如教育或者特定年龄段的教育,或者培训生活背景与工作经验完全不同的人。有些传道人甚至本身就缺少工作和职场经验,缺乏成功养育孩童的经验,缺乏理解和接触异文化的经验……

甲:照这样看来,领导层的固化的确可能造成教会的单调。但你为什么还提到某种建制神学的单调追求呢?

乙:建制神学的单调追求,往往构成一个群体压力的过滤器。在这个过滤器之中,无论是慕道友、新信徒还是多年的基督徒,无论他们在生命的成熟度上处于哪一个阶段,也无论他们的神学背景和神学知识有多少是符合建制要求的,都会被迫尽快认信,或者就面临极大的压力。这种情况下,教会多少会呈现出某种假冒为善的状态,而真正顺服良心的人,很可能变得沉默或者最终离开,或者变得不再快活。

同时,单调的建制神学追求,可能吸引更激进的同道加入,于是教会显得更加单调。

如果你指的多样性的对立面是单调性,我认为这是单调的主要原因之一。

甲:好的,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观察。看来这种现象并非孤立的个案,也不是我们有限经验下的特例。

但我想补充一点。单调的教会并不会立刻显出什么不好的迹象出来,因此很容易必教会其他方面的兴旺所遮掩。如果教会的领袖们不刻意地重视,其事工的兴盛甚至可能让教会变得更加单调。我曾经写过一篇叫做《成员动力学》的短文讨论这个问题,也许将来会进一步展开,成为一个Ph.D规模的研究课题。

乙:就你的观察,单调性会造成什么后果吗?

甲:你提到观察,所以我想先谈谈观察的问题,回头再说后果。就像热力学第二定律所定义的,单调的教会很可能会越发单调下去,但这个过程因为教会由个体基督徒构成而很难观察——除非将时间尺度和群体尺度都适当地放大。

因为,有些基督徒即使觉察到了某种趋势,也并不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去寻找更合适的教会,所以,只能在更大的尺度上,才能较好地观察到单调性的发展。

乙:我可以理解基督徒不太愿意改变自己教会的原因。沉没成本,“教会论”中不可随意改变教会的要求,社交圈的收窄,加上封闭教会在信息上的匮乏,都可能让基督徒坚持在一个单调的教会里。

甲: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如果基督徒并不愿意轻易改变教会,那么教会就可以很长时间地维持自己的多样性,为何还是渐渐变得单调呢?

乙:大概是因为恩赐得不到应用,神学上变得狭隘而造成吧。

甲:或许如此。在教会建制过程之中,太过于快速的改变也许也是一个原因。有时候领导层的急迫和缺乏耐心,使得教会不能很好地保持多样性。不过,我希望将详细的展开放到尚无计划的“成员动力学”里。

乙:是的,我们的讨论已经足够长,也许可以转向其他形式的多样性了。

甲:你是说经验和背景的多样性吗?

乙:是的,请说说你的见解吧。

甲:从神学上说,启示录5:9-10,“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大声喊着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神,也归与羔羊”,指示了将来的敬拜模式。按着这种愿景,当下的教会若能保持更大的多样性,似乎更有神的国度临在之感。

从实践上看,多样性更为丰富的教会,似乎对外部观察者具有更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牧养和服事不同经验和背景的新信徒似乎也更便利。

乙:你说的第二点,似乎也可以说是一种神学理由——丰富性体现了神的荣耀,自然对外部观察者产生更大的吸引力。

甲:我赞成你的说法。我还想补充一点,多样性也体现在神学知识的分布与神学光谱的色彩斑斓上

乙:愿闻其详。

甲:如果会众、长老具有丰富的神学知识,牧师的负担自然有所减轻,同时,在判断上不依赖于牧师一人,决断的失误或许会减少——这似乎是一种常识。

从成员动力学上看,神学知识的分布越均衡,不仅依赖性减轻,而且成员对牧师的期待会更切合实际。

乙:真是如此。

甲:但还有一些多样性是单个教会所无法实现的。比如构建形式和崇拜形式,以及更宽泛的宗派立场……

乙:但这样的多样性是否有必要?

甲:这就像询问“十二支派”或“逃城”是否必要一样。无论如何,丰富本身在我看来就是一种美德。在遗传算法中,“种群退化”和“早熟”对于计算而言并非好事,而是一种参数设计的失误。照样,在教会的设计上,“成员多样性退化”和“建制的早熟”,意味着过早失去优化的可能。神学的古旧,与满足当地当时的属灵需要和应付新发问题,并不等同。

而多样的宗派和教会形态,也许更好地满足多样背景的人寻求基督,获得牧养。

乙:但愿如此。谢谢你的讨论。期待看到“教会成员动力学”的讨论展开。

甲:谢谢你的回应。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