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71)|从译者的角度寻找恩格斯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于是有了道成肉身或者盗成正版。

近来那篇“正版太贵了!基督徒可以买盗版书吗?”留言大火,连我也忍不住模仿了一句,“《做个真父亲》价格真的不便宜,我可以做个假的吗?”,至少是拿着自己的弱点说事,没有泛泛地代表或指责或劝勉“中国基督徒”。

前几天在外服事,没有时间思考和写作。昨天看到一个改革宗背景的读书群里汉锋推送“正版太贵了!基督徒可以买盗版书吗?”,有位朋友的回应是”太奢侈。这篇文章5年前发我同意。现在?将来还有海外正版图书可以购买吗?”

除了盗版有理、福音免费、服事就是奉献、正版太贵这样的奇葩思路以外,这又可以算是另一种思路了。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这个时代不需要任何结构和解释,只需要将观点解构,将荒诞不经的地方呈现出来即可。


有一次讲道,我举出了对我影响最大的几位犹太思想家,摩西,耶稣,保罗,以赛亚柏林,密尔顿弗里德曼……

从经济学上,我赞成弗里德曼对目前情势下神学翻译的意见。这段话对我的事工影响太大,所以就不翻译了,直接原文引用:Note that in a capitalistic society radical movements have never been financed by small amounts from many people. They have been financed by a small number of wealthy people being willing to foot the bill. To take an example that is quite old but very striking, who financed Karl Marx? It was Engels, and where did Engels get his money? He was an independent business man of wealth. (In the modern day it’s the Anita McCormick Blaines and Frederick Vanderbilt Fields, the Corliss Lamonts and so on who have been the source of finance of the radical movement.) This is the important source of the strength of freedom in a capitalist society. It means that anybody who has a “crazy” idea that he wants to propagate and promote has only to persuade a small number out of a very large number of potential backers in order to be able to get an opportunity to try out his crazy notions in the market place of ideas.

——Milton Friedman. Capitalism and Freedom (1961) (Kindle Locations 243-249). Kindle Edition.


这算是对众筹模式神学翻译项目的反思和劝退吧。看到gofundme这样的网站,兴奋一下是可以的;看到前面对基督徒盗版图书问题的各种回应,还是应当回到Friedman。

先说一下翻译或出版一本书的成本吧,虽然这种事情讨论过许多遍了。(比如:跨文翻译的新变化)。翻译一本书的成本非常高,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因为这里面要分摊培养和稳定一位合格译者的前期成本。

我见过好几位很不错的译者退出了神学翻译,转而牧会去了,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从事神学翻译的收入过低,而且常常要等到书籍出版以后才能得到酬金。而培养一位好的译者,目前还没有好的机制。如果我开设一个神学翻译的工作坊,有教会愿意将自己的年轻人送来培训1-2年吗?30-40学分,每个学分500美元(食宿自理)?这个学习成本不会超过培养一位道学硕士做传道人的成本。

但另一个问题在于,培养一个好的译者投入到盗版泛滥的神学翻译事工中,有什么意义吗?马丁路德不是说,你们要逃避神学翻译事工,仿佛逃避地狱的火焰吗?

这些年我已经翻译和编辑了不少书籍和教程。2020年就有“平衡的讲道”(30万字),信任崩塌(10万字),使徒行传注释(40万字),双塔擎天(10万字),道路真理生命(10万字),成圣的福音奥秘(16万字)等6本书,加上几门神学课程的文稿和半部“威敏神学”,两三章“事工倍增循环”。

2020年的翻译和校对工作量差不多在150万字左右,按照大多数译者的平均速度,差不多要花费1500小时的工作量,或者187天的全时间工作。我想说什么?哦,对了,盗版问题。这些书籍里,除了一本为“橡树”做的以外,其他的都免费在跨文翻译公众号上发布过(至少一段时间),或者将来会免费出现在“研经工具”网站上,或者免费出现在各种神学培训的课堂上。

我并不寄望“双塔擎天”会带来任何收入,我只是欠着福音的债或者CIU的债,要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或者“信任崩塌”,我只是觉得我欠了Logos从前那么多好朋友的债而已。所以,我甚至不再考虑盗版的问题,这种问题如果有人良心上过得去,将来见到基督的时候,自己去分说吧,反正目前的情势下,大概持有版权的机构和作者倒成了无法维权的弱势群体了。我们能做的不过是在有人发布“免费领取240本改革宗神学书籍”时,询问和提醒一句,这些书有版权允许发布吗?然后就诉诸基督徒的良心了。

我也同意,将来的日子会越发艰难,所以盗版或许会成为时尚,那时我会开设一个“如何盗版工作坊”,讲解翻墙,破解Mobi和Epub,OCR和PDF,如何建立一个calibre-server来大规模散发盗版吗?也许大家不愿意为正版付费,但愿意为了“盗版技术和知识付费”也未可知。

神学翻译的未来仍然在于少数有远见的教会和少数愿意付出的人,不在于大多数读者。支持马克思写出《资本论》,让他20年如一日坐在大英帝国图书馆,与资产阶级小姐燕妳寻欢作乐的恩格斯在何处呢?教会走到现在的样子,大部分基督徒都可以大言澹澹地讨论盗版的合理性,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每当因果链变得太长时,人们就失去了方向。当问题显得太过于庞大时,就没有人愿意做出改变的第一步。

也许作为一个可行的小步骤,请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吧。明年的自选计划是“事工倍增循环”与“Life-giving Leadership”两本书。


引用一段和朋友的对话,看看还有没有必要培养更多的高水平神学翻译:

Sep 2 9:08am

晚上好

Sun 10:13pm

我们的课程有时间继续翻译吗?

Sun 10:14pm

这几个月没时间了。

Sun 10:17pm

要到什么时候有时间?

Sun 10:18pm

明年5月。

Sun 10:18pm

5月后的时间可以先预约了?

Sun 10:19pm

可以

Sun 10:19pm

总共还有二十几万字,我这几个月会翻一些

Sun 10:32pm

你现在手上的活明年4月结束,对吧

Sun 10:33pm

计划是如此。

Sun 10:40pm

主要是《威敏神学》要做完,也是一个教会急着要用来培训。

Sun 10:43pm

手上的项目做完之后,留点整块的时间给我吧

Sun 10:43pm

15万字你大概要多久?

Sun 10:44pm

3个月比较靠谱。

Sun 10:46pm

那5-8月先预订啦

Sun 10:48pm

好。

Sun 10:48pm


嗯,像我这样业余水平的译者,明年的档期已经满了,要加一点塞进来的项目,是需要提前半年预约的。降临节期间,我们都不说自己内心的绝望,好吗?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