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70)|Fight or Fligh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据说(因为这事要牵涉到大家都不喜欢听的进化论和心理学)古人在森林里遇到猛兽,除了像武松这样先服18碗麻醉剂加兴奋剂的大号英雄,其他的人都是两种选择:迅速决断Fight or Flight,战斗或逃跑。

在此过程中,肾上腺激素大量分泌,于是人可以做出各种花式动作,基本上都能跑掉。跑不掉的都被吃掉了,所以我们都是那些跑掉的人的后裔。

不过现代社会的家庭、职场或教会冲突,完全是另一种形态。在这个战场上,无论是fight还是flight,都不是以身体为主,而是以言语和一个又一个的选择判断题为主。但身体在面临冲突,情绪紧张的状态下,仍然会分泌过量的肾上腺激素,无处消耗,积郁成疾,就是所谓“抑郁症”。

好了,理论和前设只略微说一下就好。

《信任崩塌》一书今年5月就译好了,但因为没有校对和编辑,所以一直没有想出如何继续。为了保护版权的缘故,我从网上将从前连载的大部分内容都删除了。没有想到的是,当时写的那些“按语”也一并失落了,没有存档。现在继续发表,已经没有那时的心情,所以就随他去了。

从五月至今,也有不少人向我索要试读版,为着此书或许可以帮助一些人,所以也偶尔散发。也有朋友求问何处可以购买,目前暂时没有销售计划,就在这里随意看看吧。如果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多为了我们祷告吧。

也有人偶尔觉得自己“信任崩塌”,愿意向我倾述一二。如果有时间,我乐意倾听,但我不是专业的咨询,也没有专心学习心理学或圣经辅导,所以并不能提供什么实际的帮助。

按照我自己的经验,如果感觉到某些不太好的迹象,最好是flight。当然,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跑也跑不远的,但至少对预防抑郁症还是比较有效。

说到预防,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有一篇短文,“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说的是这个问题。健康的教会不太会出现属灵虐待,比起出现了问题再来惊涛骇浪地解决要好一些。

我喜欢耶稣说的,“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所以我但愿这样单纯地信,不想在今世看见耶稣施展大能,把我从惊涛骇浪中捞出来。毕竟,彼得这种胆儿肥大到敢在水面行走的人,在耶稣看来才是小信之人嘛。

《信任崩塌》一书已经很小心了,将属灵虐待主要归因在律法主义上。其实还有其他各种缘故,比如权力欲望、错误的实践神学(我也很小心,因为有些教义神学还是很对的嘛)、甚至传道人长期的经济压力,都可能变成属灵操纵和虐待的压力向下层结构传递。首当其冲的一定是教会的核心同工和参与服事者。

《信任崩塌》关于属灵虐待的后果中,没有讨论属灵操纵和虐待,甚至单纯的律法主义,对受到伤害之人在夫妻关系上的伤害。这种伤害有可能会存留很长时间,造成持续性的后果,甚至影响到许多人今后的服事。

仅仅是为了这一样,我就建议感觉不好时,优先和妻子(丈夫)沟通,然后尽快flight。

这事就说这么多吧。Fight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得胜的后果也不过是惨胜,什么也剩不下来。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