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翻译杂谈(4)|艰难的速度训练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

用了一周时间来翻译《威敏神学》,又完成了第6章的一节“基督的事工”,进入到“基督的补罪”一节。

然后为着另一本书的截稿日期,切换到另一个项目。说起来,霍纳的《以弗所书注释》不算简单,但做起来颇觉顺畅,似乎不以为苦。想想原因,大概是花了功夫在《威敏神学》那些古文上罢。

许多人认为,现在的年轻一代译者中有些人中文功底不足,我一般推荐阅读聊斋之类的古文,以提高中文表达能力和词汇量。最近请几位年轻人帮助我审读《平衡的讲道》和《信任崩塌》,反馈出来的信息不约而同的有看不懂译文中使用的个别成语,查了字典之后才觉得精准到位……

比如我用“亲炙耶稣的教诲”,Sean以为是错别字。还有朋友觉得我的语言不够白话,夹杂古文,想了一下,似乎也就是多用了几个“之”字而已,于是心里也释然了。

想起我读陶陶的小说,觉得语言代沟比年龄代沟还要大,不禁疑惑是否老之将至了。

《信任崩塌》的译者说我编辑的文字过于老辣,给了她很大压力,似乎也是这样的情况。看来最近20年来的语文教育,的确起到了应有的效果,汉文化的根基渐渐要倾倒了,看看下一代会以怎样的文本为共同基础写作罢。


对于我来说,提高英文阅读理解的方式也是一样,猛读古英文。比如看到onely,根据上下文径直明白这就是only的古体拼写,于是数百年文字演变历史汩汩地流过心头,知道了词源,语义,以及简化字总表,于是没有变得头大,倒是觉得心灵扩展了一丝。

自然,我感觉翻译《以弗所书注释》的效率或质量会提高一点,但测试的结果似乎速度并没有太多提高,一个小时也只有2000汉字而已,但这样已经相当满意。也许我应该多翻译一点《威敏神学》,再来做这本书,不过各个项目有不同的里程碑截稿日期,所以月底总是需要潜心在以弗所书上面。

有点疲倦,就简单写一点心得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