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是工作,神学是生活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模仿某司马夹头的名言:“反美是工作,移民是生活”。

2016年,本公众号推出的第一篇文章,就是“东方闪电的大型翻译项目”,从此奠定了这个基调。

除此之外,我倒是各种神学背景的翻译项目都在接触。最近手中的一本书名叫“道路、真理、生命”,是卫斯理宗拿撒勒人教会南非地区的一位牧师写的门训材料,通过一个乌克兰的事工机构打发到我这里,转交给陶陶翻译。

手中要启动的另一本书,“The Theology of the Westminster Standards”,(暂译“威敏标准之神学”),介绍威敏信仰告白和要理问答之神学,洋洋洒洒10万英文单词,浓浓的改革宗味道,请道生来主译。作者是RTS的J.V.Fesco,和我同年,算是新近出头的系统神学家。看起来,我也会越来越多的翻译年轻人的作品了,据说我的胡子和两鬓都花白了。

即使这样,明年的翻译计划仍然满满当当。当务之急是“平衡的讲道”,正在加紧赶工期。然后是明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希望推出的两门课程,“事工倍增循环(MMC)”和“传递生命的领导力(LGL,Life-giving Leadership)”,都是像“释经讲道工作坊”一样,以翻译为基础的课程开发。

于是,“翻译是工作,神学是生活”。MMC和LFL我都希望亲自翻译好,借着翻译的过程来开发课程。在这个意义上,翻译即是工作,也是神学和生活。

另外,计划中的科学与信仰系列三件套:“Redeeming Science”,“Interpreting Eden: A Guide to Faithfully Reading and Understanding Genesis 1-3”,”Reading Genesis 1-2: An Evangelical Conversation (Five Views)”,或许会承担比翻译更多的工作,诸如访谈作者,工作坊、读书会之类。如果有同时具备科学/数学与神学/哲学背景的译者,对当代中国教会的科学与宗教争论(进化创造之争,年轻地球论等)有所了解,愿意参与这个系列的翻译,可以联系我试译。我个人认为这个系列意义重大,是一个值得参与的重要课题,特别是牵涉到基督教教育(学堂、在家教育、学校教育)和对基要主义思潮的反思。按照目前的估计,若寻不到合适的译者,这些书也只能由我来翻译了。以后找时间详细讨论这个议题。

今天的翻译诊断工作坊,讨论了陶陶的译文。些许欣慰,陶陶的总体翻译质量不错,能帮我分担不少工作了。

不幸的消息是,我最喜爱和尊重的老师,Dr. Roy King和他的妻子,周二发现感染了COVID-19。

Dr. King有两个神学博士学位(其中一个是Dallas Willard作导师的领导学博士),也曾经是葛培理所在教会的主任牧师。他是一位敬虔爱主的牧者和老师,真正按着自己所写的书上的原则生活的美好榜样。我的文章多次提到DR. King,他可以说是CIU对我影响最大的教授之一:

事工哲学(9)|家庭优先

事工哲学(30)|直栏横槛,瓦缝参差

事工哲学(26)|界限、局限和缓冲区

CIU的神学教育 | 一种混合灵性、知识和生命建造的模式

上周Dr. King刚刚主动联系我,将“传递生命的领导力”一书的翻译和改编授权给我,希望我将此书译成中文,并根据处境进行一些调整和改编,在教会中使用。听到他感染COVID-19,我很难过,也有点吃惊。请大家为了这位杰出的教授、牧者和属灵导师以及他的妻子Pandora祷告吧。

这算是教师节的一点意外吧,我就不说自己从教30周年的事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