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54)|神学教育的随想和执念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

偶尔有神学教育机构会问我,是否可以去教一两门课,或者提出请我去做教务长,甚至院长或者board member。

教课的问题,一概推说目前只预备好了一门“释经讲道工作坊”,明年会再开发两门课程出来,号称“MMC-事工倍增循环”和“LGL-传递生命的领导力”。在现有的日程安排下,为了不砸掉自己的品牌(或者不让我的主蒙羞),我需要一门一门课地积累,每门课自己翻译教材,备课,工作坊至少开设数年,才能算是勉强熟练。

“教务长”的问题,因为要去别的城市,而我并不愿意搬家,所以提出的条件是配备一个全职的年轻助手,我需要的时候去所在地安排工作,同时培养年轻人,建设好课程体系,安排好师资之后就移交工作。当然,这种条件算是半推半就,需要有相同异象,愿意培养年轻人的学校才会接受吧。

这样的邀请多了,偶尔也会想想神学教育的问题。昨天和几位老友说起来一件事,随手记下当时的意见。

事情的起因是一位年轻传道人在上一门神学课程是做了一个报告,解释“是否可以吃血”的问题。这事我曾经略微写过一点,涉及使徒行传 15章,可以参考。

我们的讨论涉及到神学教育的核心问题:神学院培养什么样的学生

我的一位朋友认为,神学院不应当培养出一位反动教会传统的学生来;或者说,一位在神学院受训以后,改变了传统“不能吃血”的家庭教会正统(敬虔、生命好)观念的神学生,以后自然会对“同性恋”等议题持有自由派的立场。

而我的意见是,神学的目标是解决当代的问题。比如在200年前,神学家无需讨论人工智能或者网络对也教会宣教的影响,而当代的神学家大概越来越绕不开这个问题。CIU前几年才允许举办有监督的舞会,或者允许看好莱坞电影,而且至今也没有修建游泳池,都是一个神学院面对当代问题时给予的回应。

这样,神学院对一个学生的训练应当是独立使用神的话语,参考教会传统,解决前人从未解决过的问题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一个能够独立推导出“是否可以吃血”,并有勇气报告的学生,将来更有可能依托神的话语,回应传统从未遇见的神学问题。一个在报告中辩论“可以吃血”的学生,并不必然成为一个“自由派”神学家。在神学教育上,我害怕“基要派”的程度并不亚于“自由派”。

当然,在这样的训练过程中,无论是神学院还是神学生本人都有风险——教育本来就是一个风险投资。

把学生关在一处,灌输无可改变的知识、传统或教条的神学院,在我看来不会更有前途。

这就是我的“释经讲道坊”不仅没有PPT,甚至连一个稳定的计划也没有的设计理念。我所介绍的内容就是我日常预备讲道和释经的过程、原则和工具集。我不需要更多的备课或特意预备什么,如果这些内容我都不能随意说出来,这个工作坊是没有意义的。

通常的做法是,我会邀请参加者随口举出自己感兴趣或正在预备的经文,立刻进行分析,得出相应的结论,然后加以讨论。在这个过程中,每一次都有各种惊喜,因为谁都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经文,会引出什么结果来。于是,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开放的心态,随时预备被神的话语改变了自己从前的观点——比如,夏娃吃禁果时,亚当在园子里睡午觉吗?

同时,参加者会看到我的纠结和挣扎,我的分析过程和灵光乍现,我的结果之不完美或有启发,于是体会到这些方法的实操原来是有可能做到的。

换句话说,我只需要“释经讲道坊”这样一门课程,延展到16-20周,就大体上可以实现我设想的神学院训练的核心内容——训练独立使用神的话语,参考教会传统,解决前人从未解决过的问题的能力,并探讨传道人最重要的释经和讲道技能。

神有一个属性,称之为不变性(Immutability):

        不变性是指「神是完全的,神不会改变,这不但在神的存有上如此,在神的德性,及他的计划和应许上也是如此。神的存有和神的德性无增无减;不会加多,也不会衰毁。」改变不是变得更好,就是变得更坏,但因为神是绝对完全的,神就不可能有所增减,也不可能有所衰减。玛拉基书三章6节教导,有关神的不变性:「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雅各书一章17节说,在神没有转动的影儿,世界不断地变,但神的位格和神对受造之物的回应,都没有改变。这个教义十分重要:因为神是不改变的,所以神的慈爱和应许,永远都是真确的。例如在约翰福音三章16节,神的应许是永远不会改变。(随手摘自百度出来的《慕迪神学手册》)。

周三的教会查经,我专门详细讨论了神的不变性。在我看来,这个教义在“人论”上也很重要。如果一个人进入神学院学习,只想要得到“敬虔的生命”,而不打算因着更多地明白圣经的教导而改变自己的某些看法和做法,那么他就是预设了自己在某个领域的“不变性”,或者说预设了自己具有“神”一样的属性,我以为这是一种“僭越”或“亵渎”的态度。

而一个不愿意让自己的成员在观念上“改变”的教会,元芳会怎么看呢?不知道。

回想我的神学学习,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观点没有被神的话语翻转过 :教会观,家庭观、属灵成长,灵修方式,教会历史(特别是重洗派的殉道历史),十一奉献,释经与讲道,宣教,募款,全职牧会……

但我仍然会继续改变,甚至进入天国之后,我也不认为我会有了“不变性”。累了一天,明天要主日礼拜和讲道。简单说到这里,以后再想法扩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