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本翻译研究|名词的词性和数量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简单提一下最近在翻译和研究的过程中遇到的两处经文,涉及名词的词性和数量问题,和合本的处理不是太理想。

100多年以前的和合本翻译,在名词的处理上应该是白话文的开拓时期,底本研究和考古成果也与100年之后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这些经文与其说有问题,不如说圉于局势,存在一点历史性遗憾。我收集这些材料,除了个人研究偏好,也希望为了将来的新一代圣经学者们翻译新的汉语译本提供一点参考,知道一个一线牧者在处理圣经文本时的着重和需要的精确性。


雅歌 1:9 我的佳偶,我将你比法老车上套的骏马。
9 I compare you, my love, to a mare among Pharaoh’s chariots.

第一处经文涉及雅歌1:9,为了简便,我就不讨论希伯来文了。ESV的翻译是“mare”,母马, 牝马; 母驴之意。

和合本译为中性的“骏马”,不确。按:法老的战车例不用牝马,只用牡马,因为牝马会引起牡马的骚乱和竞争,仗就没法打了,战马都去追逐女朋友去了。以色列有一种对付埃及战车的战术,就是在战场上投入发情的牝马,以扰乱敌军阵营。

因此,“我的佳偶,我将你比法老车上套的牝马”,乃是形容爱人之出众,可以吸引万众的目光和追逐。“骏马”就不太像马的角度来欣赏另一匹马了,倒是更像从人的角度来相马。

此为名词的词性问题。汉语的名词没有词性,而圣经语言,无论希伯来文还是希腊文,名词都要分为阴性、阳性,或者还有中性。这种语言的差异,翻译很难表达,但正好对于马来说,我们倒是有现成的好词:“牝马”,“牡马”,“马驹”,“老骥伏枥”之类,算是和合本难得的错失。看起来,和合本采用中性的“骏马”,与100年前文献研究,关于埃及战车的分析成果缺失的缘故。按下不表。


为某杂志翻译两篇末世论的论文。涉及到这样一句话:

However their use of the phrase “these things” (Mark 13:4; Luke 21:7) ……

为了翻译而查询和合本,“these things”的对应如下:

4 请告诉我们,甚么时候有这些事呢?这一切事将成的时候有甚么豫兆呢?
4 “Tell us, when will these things be, and what will be the sign when all these things are about to be accomplished?”

4 Εἰπὸν ἡμῖν πότε ταῦτα ἔσται, καὶ τί τὸ σημεῖον ὅταν μέλλῃ ⸂ταῦτα συντελεῖσθαι πάντα⸃.

7 他们问他说:夫子!甚么时候有这事呢?这事将到的时候有甚么豫兆呢?
7 And they asked him, “Teacher, when will these things be, and what will be the sign when these things are about to take place?”
7 Ἐπηρώτησαν δὲ αὐτὸν λέγοντες· Διδάσκαλε, πότε οὖν ταῦτα ἔσται, καὶ τί τὸ σημεῖον ὅταν μέλλῃ ταῦτα γίνεσθαι;

我疑心和合本的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是两个人翻译的。我对史实的兴趣没有对现象学的兴趣那么浓厚,也没有时间去查询这个疑问,但ταῦτα是复数的代词,马可福音译为“这些事”,而路加福音译为“这事”,确实没法解释了。

这与名词无关,汉语白话的代词还是有数量之分的,算是一个有趣的例子吧。按照基本的圣经翻译原则,平行经文,特别是希腊文几乎一样的经文,应该有交叉核对,如何逃过这样仔细的核查,倒是一件难以索解的事情了。亦按下不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