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35)|世界读书日之“江边明月为君留”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世界读书日,读到江登兴弟兄文,应景简单说几句。


1.

最近在公号上发表《信任崩塌》一书的试读稿。说是“试读”,其实与白送无异,并无任何收入可言。翻译的经费固然已有几位未曾谋面的好友供应,使得这个项目可以继续下去,译者不至于颗粒无收,但从经济上实在无利可图,时间和精力上也消耗不少,有时会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与需要帮助或沟通的读者长谈,甚至建了一个“群”,希望对有些读者有所帮助。

我不是辅导师,特别是在上没有督导,实在是不能做太长的辅导,只能采取从前学习的“战略辅导”模式,目标设定在“改善”状况,而非“完全医治”。所以今天在群里发了消息,此书连载完成之后两周,我会解散此读者群,大家继续Move on,我也继续其他的事工。


2.

神学翻译(或者更广义的出版和写作自由)是一个重要的事工。我一向希望教会能够更多地投入在神学翻译上,不仅出版高质量、在神学上有指引作用的作品,而且能培养和养活一批高水平的译者和编辑。

最近的《信任崩塌》引起一些讨论,比如是否应当引入“属灵虐待”一词,其实都是由于我的选题和翻译处理引起的。换句话说,通过神学翻译的事工,我在某种程度上设置了一个神学议题,乃是我的朋友们本来不愿意讨论或者没有注意的议题

正是从这个角度上,我希望认识到神学翻译重要性的教会,要投入经费、介入选题、推介作品、推广读书会、培养更有眼光和水平的译者和读者。教会在神学翻译上的投入,是可能影响到今后数百年中国基督教走向的大事情,惜乎目前知者甚少,有魄力投入的教会更是寥寥无几。


3.

我希望有教会和认可神学翻译异象的个人,支持建立一个神学翻译基金会。

我想要做的是:

  1. 每年评选优秀的神学翻译作品,介绍高质量的译者和译作。
  2. 举办神学翻译培训班,培养更多的译者,整体上提高神学翻译的水平(和门槛)。
  3. 通过基金会向优秀译者提供资助,弥补他们在从事主内翻译时为了福音而接受低价项目所遭受的损失或困难。
  4. 通过专业的评论,指出某些翻译在语言和神学上的错漏,帮助译者和出版社提高翻译作品的水平,为读者选择高水平神学翻译作品提供指导意见。

4.

“跨文翻译”固然已经像个翻译工作室的品牌,其实只有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选题、版权谈判、客户沟通、寻找译者、翻译校对、排版发行、读者互动,……都只是我一个人。而神学翻译只是我事工里面不到1/3的部分,还有许多其他工作要做,还有一家人要养活。

生活不易,能坚持到哪一天还真说不上来。

无论我的选题如何,出版都会越发不易,所以我更希望和读者们建立一种良好的互动,通过免费发布试读,读者自愿支持的方式来持续经营下去。

世界读书日,略微感情流露示弱一下,大概读者诸君可以容忍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