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信任崩塌|第6章 不健康的属灵领袖

按:

今日的“第二条”重发一篇2016年1月的旧文,“Communicut”。当然,这是个文字游戏,在压力最大的一段时间里还能玩笑,也许是一种美德吧。

但当我绝对顺服牧者,将自己“私域”全部交付牧者来带领时,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如此。这不新奇,我的教会里所有同工都是如此孤立无援地任凭牧者操纵——而Emma和我那时是教会里顺服的榜样,是牧者号召大家效法的对象……

而当我们提出离开教会之后,牧者不惜解散了教会的QQ群,也要防止从前的成员再联系我们。

Communicut。

语言其实很苍白。若没有类似的遭遇和经验,语言不过是加深我们之间的Communicut,让那道伤口再一次撕裂而已。

第六章 ä¸å¥åº·çš„带领者

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不健康的牧者相当常见。那些以帮助他人为职分的人,有时会奉耶稣之名伤害他人。他们的实际行为与所蒙的呼召截然相反。我希望本章可以帮助你察觉到牧者最终可能导致灵性虐待的不健康行为。

教会战略咨询师汤姆·拉尼尔(Thom Ranier)曾总结了不健康的牧者可能表现出的14个症状[9]。我将之罗列如下,并附上我的短评。不健康的牧者:

[9] 请访问链接:

http://thomrainer.com/2014/10/01/fourteen-symptoms-toxic-church-leaders/

  • 极少显出圣灵所结的果子。加拉太书 5:22-23列出了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
  • 寻求问责机制最小化。他们不受任何人监督,实施铁腕统治。
  • 宽于律己,严于律人。他们的潜台词是:“你们要按照我说的做,不要按照我做的做。”
  • 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他们批评其他带领者,寻机树立自己的威信。
  • 偏心待人。他们格外优待某些人,却边缘化另一些人。
  • 经常会突然暴怒。他们想做某事却没遂心,或者觉得自己没得到应有的礼遇,就会大发脾气。
  • 对一些人有一套说辞,对另一些人却说截然不同的话。为达成目的,他们什么都说得出口,甚至不惜撒谎。
  • 排挤他人,边缘化有潜力的同工,而不是悉心培育他们。把他人当作工具,用于实现个人目的;一旦发现这个“工具”不好用,就飞快地将之抛弃。
  • 喜欢操纵人。他们技艺娴熟地操纵他人,驱使他人做这做那。
  • 缺乏透明度。对一切事情都遮遮掩掩,这样外界就没法对他们问责。
  • 不允许质疑和异议。谁要是发出不同声音,牧者会大为光火,马上排挤这些人。
  • 身边净是溜须拍马者,“讨好之人”。他们的“核心圈”由亲密朋友、家庭成员以及一群对他们唯命是从、绝无二话的人组成。
  • 沟通低效。他们故意含糊地表达指令,含糊其辞,让人们猜不透自己的真实意图,从而避免接受监督和问责。
  • 自大狂。他们很可能会赞同以上所列各项,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存在这些问题。

这份列表固然很有帮助,但我还要加上几条有助识别不健康的牧者的特征。不健康的牧者:

  • 他们面对批评时,躲闪回避、转移矛头、强词夺理、刻意淡化问题或者干脆不接受批评。
  • 他们动辄引述圣经观点,态度坚决又颇具说服力,以此威压他人。
  • 歪曲圣经原义,用以论证他们自己的观点。
  • 谁要是当面指出他们的问题,他们就反唇相讥,叫对方闭嘴。
  • 拒不接受批评,反而声称自己遭到迫害。
  • 尽管别人提出质疑,仍然固执己见。
  • 为自己做的事找理由,声称是上帝叫他们做的。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行为就其本身而言,大多数并不一定是虐待,但是它们若相互作用,属灵虐待几乎不可避免。无辜之人被无情利用,觉得自己毫无尊严,自惭形秽。

如果你在牧者身上见过上述症状,那么属灵虐待可能已经离你们不远了。牧者们没有任何借口可以行出这样的事情。一个借口也没有!不要帮助他们寻找理由,也不要任凭别人有意淡化这些迹象,任其不了了之。牧者的牧养工作或许曾帮助过许多人,但这并不成为虐待行为的辩护理由。

三缄其口的密谋

具有上述性格特征的牧师仍能攫取大权,长期占据牧职,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事情如何可能?我见过不少情形,牧师是教会领导团队中为数不多具有神学专业背景的人,其他人则只是义工,不敢轻易挑战牧师的决定。事情往往是这样开始的:一名平信徒带领者看到牧师行为不妥,但选择了视而不见。这种缄默传染给下一个人,他们察觉问题后举棋不定,也决定三缄其口。

不知不觉间,这个“大家都闭嘴”的密谋就成型了。大家虽不是存心隐瞒,却都乖乖闭上嘴,不戳破“皇帝的新装”。这种情形可能持续很多年,各种毒素不断发酵,人们不断在其中受到伤害。这就是所谓的“故意失明”——人们出于某些原因,对相当明显的现象故意视而不见。[10]

在这种情形下,牧师的核心人际圈进入静音模式,不存在任何问责机制。身处外圈的人则不便多嘴,毕竟他们与牧师的关系不够近。他们虽然注意到牧师的某些行为不合适,但是由于证据不足或者交情不够,没有勇气说出口。既然核心圈的人都不说什么,我们身处外圈的人岂有资格多嘴?于是,恶劣情形延续下去。

时光流逝,积重难返。牧师的恶劣做法逐渐定型,越来越难做出改变。他们肆无忌惮,因为核心圈的人三缄其口,外圈的人又投诉无门。这个属灵共同体的大多数人却浑然不觉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只在敬拜仪式上才见牧师一面。要是有人胆敢指出问题,立马便遭攻击,被斥为爱挑事、太叛逆,有“苦毒之根”、“悖逆之灵”或“耶洗别之灵”。毕竟,教会要是承认“皇帝没穿衣服”,肯定会引发大乱。[11]

如果不迅速识别并对抗上述不健康行为,灵性虐待的受害者会很快增多。受害者要么离开,要么留下来继续承受灵性虐待的恶果。

《聚合杂志》(Converge Magazine)曾经发表过一篇精彩的文章,分析一位全国知名的牧者的状态,以及为什么有必要当面指出他的问题。文章指出,当面挑战牧者非常困难,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自己的毛病。

帮助施虐者的最大难题是:他们不相信自己真的有问题。他们善于自我欺骗,再加上扭曲的观念、信仰和态度在他们四围筑起高墙,使得他们难以承认自己灵魂已经病入膏肓。[12]

如果你想等待一位施虐的牧者有一天幡然悔悟、做出改变,也许对你的耐心是一件极大的考验。

听听受害者怎么说

No.3

哪些现象让你渐渐意识到灵性虐待的存在?

其他属灵带领者如果没有附和牧师的言辞或信念,就会被赶出教会。凡是拒绝盲从的人,都遭到排挤,最终不得不离开教会。凡是发言质疑过牧师或监督的人,都遭到边缘化,最终离开了教会。

人们就一些小毛病提出质疑,但是牧者却渲染事态,直接攻击说话者的品格和动机。牧者的傲慢至极、说一不二,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牧者面对质疑,把自己描绘为受害者,而不是积极磋商解决问题。

他们不恰当地跨越界线,苛刻论断,肆意操纵他人。不是赢得他人的信赖,而是强令他人信赖。

在整个过程中,牧师会讲述自己版本的来龙去脉,讲述他有多么受伤,把责任和过错都推到已经离开教会的人身上。事态已经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仍然选择信任牧师,而不是信任认识多年的好朋友。没过多久,我们与牧师的友谊戏剧性地画上了句号——要知道我们曾对他那样的忠诚。我们看到认识多年的人“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人,简直快认不出他们了”。正是从那时开始,我们产生了困惑和疑虑。

我们看到牧师排挤走一些在教会服侍多年、德高望重的成员,代之以他亲手挑选的另一些同工——但那些同工缺乏相应职位所需的经验和/或教育背景。我们注意到的是,他正在打造一个忠于他自己的团队。我们冷眼旁观,看到他用手段赢得他人的效忠——当年他也是用同样的手段赢得了我们的忠心。最明显的一点是,他利用权柄,非常厉害地操纵他人。人们欠他的情,他对此心知肚明。无论是财务上、精神上、关系上、心理上/情绪上,只要人们欠他的情,他就能掌控他们了。他打造了一支对他唯命是从的队伍,于是灵性虐待系统化地蔓延开了。

Broken Trust(暂译:信任崩塌)|前言

信任崩塌|第一章 信任崩塌

信任崩塌|第二章 我的故事

信任崩塌|第三章 倍感困惑

信任崩塌|第四章 带有毒素的信仰

信任崩塌|第五章 不健康的信仰共同体—样本解剖

作者:F. Remy Diederich

译者:Bonnie Yang

校对:Eddy

简体中文版权所有:跨文翻译 2020


筹款说明:

[跨文翻译] Broken Trust —— 识别属灵虐待与恢复指南

[书评] “Broken Trust,” 关于属灵虐待的最佳书籍之一

因为时间不够,尚有许多翻译项目在身,“平衡的讲道”暂时停更数日,等待翻译整理新的文字,复活节后重新恢复。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