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讲道(8-2)|用不熟悉的经文讲道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8-2 用不熟悉的经文讲道

除了宣讲熟悉的经文之外,我们还必须打破舒适区,宣讲不熟悉的经文。大多数传道人似乎自然地偏好某种类型的经文。例如,有些人几乎所有讲章都出自使徒书信,而另一些人则偏爱旧约和新约中那些精彩的故事。这种情况的出现,至少部分可以归因于传道人的恩赐和呼召。例如,那些喜爱深刻教义的教师们可能偏爱书信,而牧者和具有鼓励恩赐的人则可能依靠自传或叙事来探索人性。当我们从自己偏爱的经文类型转向不熟悉的类型时,可能会有一种脱离了舒适区的感觉。

当保罗向以弗所的长老们告别时,他提醒他们说,“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徒 20:27)。传道人常常提及传讲“神整全旨意”的必要性,他自己也当如此行。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有意识地选择圣经中每一处经文来讲道——对于某些传道人来说,这将是一个挑战。离开舒适区,脱离我们习惯处理的经文类型,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神学生们一般都经过释经学和经文解释的训练。他们学过如何解释不同文学体裁的经文,知道在针对不同类型经文时需要主要的地方和解释的过程。他们甚至可能学习过如何针对不同的文学体裁,将解释的成果转化为讲道的素材。然而,在进入服侍数年之后,他们往往陷入洼地,开始偏爱某个特定类型的文本。针对这种类型的文本,他们忠实地应用释经规则和解经过程,于是越来越熟练;但在其他类型的文本上,因为缺乏练习,他们多少忘记了应该如何处理。在这种情况下,传道人需要回头复习一下解释不熟悉文本类型的基本知识。

但理想状态下,传道人应该从传道事工的开始就有意识地选择不同文学体裁来讲道。然而,经验告诉我,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可以说,掌握良好的研经技巧——释经学、阐释学和讲道学等——将会帮助我们忠实地传讲“神的整全旨意”,丰富我们的事工。

除了有意识选择我们惯常忽略的经文讲道之外,还有些经文因为出名的难解,我们也很少用来讲道。也许某段经文有一种特别难解的异文,当听众使用不同的圣经译本时,你简直无法给他们解释清楚。也许经文带出了某个难以解决的教义难题。例如,除非你的会众全部赞成改革宗神学或全部赞成阿米念神学,用希伯来书 6:1-8来讲道无论如何也会引起部分人的困惑和不快。有些经文也许讨论某个伦理问题,不可避免会引发激烈的争议。诅咒诗歌或许就是一例。有些经文本质上难解。它们可能带有复杂的语法结构或者含义模糊的用词。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它们就是十分难解。

当遇到类似的经文时,我们有几个可以遵守的基本原则。首先,你应当独立研究和思考经文的含义。在别处寻求帮助之前,你应当尽力理解和解释这段经文。确保你对经文背景的研究足以帮助你理解经文出现的原始背景、要解决的问题和要达成的目的。

其次,在充分的独立研究之后,寻求别人的帮助。无论是与你同代的传道人还是前辈的神学家,都可能提供极有价值的意见。既然你已经得出一点自己的结论,不太可能被某种不健全的观点所引偏。另一方面,若那些一贯忠心研究圣经之人也赞同你的结论,你可以有信心按照自己的理解继续预备讲章。如果你的试探性发现附和者稀少,或许就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第三,当代的释经者并非孤立无援。神的教会有着悠久的学术研究历史和承传,不容忽视。我们不是说传道人必须按照某种教会传统来解经,好像罗马天主教所提倡的那样。也不是说我们应当盲目接受某些受人尊重的学者针对某段经文的具体结论。我们要强调的是,当面对难解的经文时,放过前人打下的基础乃是愚蠢的做法。

第四,不要期望一次性解决所有难解的问题。相反,你应当专注在比较自信的少数结论上。如果这些结果足以用来讲道,你已经有了很好的收获。如果还不够讲道的分量,那么可以保留起来下次再用。

第五,传道人应当乐于承认说,“我不知道这段经文的确切含义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将经文押后,等到你获取了更有用的信息或洞见之后再来讲这段经文。这不是承认自己的愚蠢,而是谦卑的承认凡人无法完全理解上帝和他的道。

第六,不要把讲坛视为书房的延伸。一般来说,讲道的时候不适合讨论你怎样面对经文的挑战、如何经过艰苦的研究,终于从几个不同的解释中得出了现在的结论。相反,你需要强调你的研究结果,辛苦收获的果实。讲道应当专注在你所发现的真理上,而不是讨论其他可能的解释。

最后,在讲台上要避免说话模棱两可或太过主观。诸如“在我看来……”或“我觉得……”这样的口头禅,不会建立听众对你的信任感。你的会众不是坐在那里听你的意见,而是来听耶和华要对他们说的话!如果一段困难的经文让你无法以肯定的口吻宣讲真理,那么就换一段经文吧。

3篇(保持圣经基础的平衡)总结

本篇的三章提醒我们传讲神话语的重要性。我们必须有规律地同时传讲旧约和新约,因为它们都是圣灵默示的话语,对我们每个人都有益处。在此,重要的是要理解圣经真理的渐进展开性,尊重神在基督里给出的完整启示,以合适的方式来处理旧约。

均衡地看待讲道的圣经基础,同时也需要看到圣经包含着各种不同的文学体裁。因此,我们有必要理解各种文本类型,培养处理不同文本的专门技巧。

尽管我们都宁愿选择自己熟悉的文本类型来讲道,但接受挑战,选择各种不同的经文类型,对我们的事工大有好处。我们可能需要面对难解的经文或难以在讲台上处理的经文,或者要应付一些我们自己或者听众不太熟悉的经文。然而,我们蒙召做神话语的传道人,代表着我们需要严肃地对待神的每一句话,负责地传讲给神托付我们的会众。

健康的讲道哲学应当包含圣经均衡性的概念在内。如果我们偏向旧约或新约,或者只喜爱一两种经文类型,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会众将无法全面地认识神,无从知晓祂呼召我们要做的所有工作。

思考题

1. 为何有些传道人几乎毫无例外地选择旧约或新约(一般是新约)来讲道?

2. 在用作讲章内容时,在哪些方面我们可能误用旧约?

3. 旧约和新约有哪些共同的文学类型?哪些文学类型是在旧约或新约中独有的?

4.   释经学和讲道学有何联系?请用具体实例说明,好的释经技巧可以如何挽救我们在讲章结构上犯下的错误?

5. 对你而言,哪些经文算是熟悉的经文?为什么应当选择这些经文来讲道,如何确定用这些经文讲道的频率?

6. 圣经里是否存在不适合用来讲道的经文?解释你的意思。


版权所有:2020跨文翻译。

本文是“跨文翻译”的众筹翻译项目之一。筹款链接为: PWB@gofundme

 中国境内读者,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持:

支付宝

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