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ken Trust(暂译:信任崩塌)|前言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按:这是“信任崩塌”一书的前言部分。此书一共28章,连同一些附录和前言,大概35个文件。目前翻译到第10章,进度到30%。前10章构成本书的第一部分:不健康信仰与灵性虐待的定义。

我希望这个月可以将第一部分校对完成,先发出来试读。限于版权协议,大概在全书翻译完成,得到原作者最后授权之前,我们无法将全书发出来。但另一方面,目前的筹款进度还不到30%,若不是译者慨然允诺不计报酬先行翻译下去,到这里这个项目也已经陷入到有点左右为难的地步了。我仍然怀着盼望,祷告在神的帮助下,有教会和热心的朋友能够提供支持,早日看见此书中文版完成,可以帮助更多有着同样经历的读者们。在此先行谢过。

感谢译者的细致和心意,对若干术语提出商讨。目前,本书中文版暂时定为“信任崩塌”,“Spiritual Abuse”暂时定为“灵性虐待”,一方面切合更多基督教之外读者的阅读习惯,一方面与书中提到的“情绪虐待”“身体虐待”“性虐待”等术语构成更为工稳的对应。toxic faith,译者视情况有的译成“存在毒素的信仰”,有的译成“不健康”,在另外几处句子中处理成“走入歧路”“走偏”“中毒”,以具体句子而定。Faith Community,则统一译为“信仰共同体”或“属灵共同体”。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斥责那些牧养他百姓的牧人,如此说:

你们赶散我的羊群,并没有看顾他们;我必讨你们这行恶的罪。这是耶和华说的。我要将我羊群中所余剩的,从我赶他们到的各国内招聚出来,领他们归回本圈;他们也必生养众多。我必设立照管他们的牧人,牧养他们。他们不再惧怕,不再惊惶,也不缺少一个;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利米书 23:2-4

前言

让我们回到公元前586年以色列历史上重要的转折点。那一年巴比伦大军攻入了耶路撒冷,摧毁了圣殿,夷平了城墙。巴比伦人并未就此作罢,一把火烧毁了整个城市,屠杀了其中三分之一的人口,留下最穷的百姓,将那些高贵聪明之人尽数掳走。

转眼150年过去。第四代流放之民中的尼希米在波斯为臣。他从未到过耶路撒冷,但曾经听过这座伟大城市的故事。有一天他得到兄弟的报信,告诉他耶路撒冷的城墙仍然荒废,多年过去,无人修缮。

尼希米听闻此事,悲痛不已。他不仅为着城墙荒凉而哀伤,更因为此事所代表的属灵意义而惶恐。无人修缮城墙,意味着百姓已经失去了盼望。他们不再梦想成为神的百姓,成为照亮世界的光。无人重整旗鼓建设圣城,大家各自为政,分散在全地。除了挣扎求生勉强活下去,百姓似乎已经别无所求。

我提到这一古代历史的片段,因为这正是那些受过灵性虐待之人的写照。他们的城墙被夷为了平地,所有的盼望都失去了。信任已经崩塌。他们不再有异象——神要使用他们建立信仰共同体,成为照亮世界之光的异象。他们(或许)没有失去信仰,但却独自单飞。他们不再信任有组织的宗教,也不再相信任何一位属灵带领。

如果你有此经验,我为你读到这本书而感谢神。我希望帮助你整理这一团乱麻般的痛苦经验(你自己的或者身边熟人的),告诉你一些重整旗鼓继续前行的实用建议。

引言

我并未打算立刻出版一本新书。事实上,当人们询问我何时会出版下一本书时(我已经写了五本),我的回答是,“等退休后再说吧。我现在完全没有时间。”作为一位全职牧师和帮助心理成瘾者的咨询师,我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我喜欢写书,但我首先得维持生计。

但再我注意到博客里几篇点击量最大的文章之后,我开始重新思考这个决定。在我多年所写的数百篇文章中,十篇关于灵性虐待的文章总是排在点击率的前茅。显而易见,我在2015年讨论灵性虐待和不健康信仰的系列文章触动了许多人的心。请听我解释一下当时写这一系列的缘故。

为何出版此书

两年之前,我附近有所教会在属灵上脱轨了,数百名信徒受到伤害。多年之前我曾在这间教会短暂聚会,至今还认识其中不少人,因此这个新闻更让我震惊。想当初,他们曾对整个地区有着很强的影响力。他们曾传讲真正的恩典信息。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领导层缓慢地、难以察觉地改变了,在歧途上渐行渐远。那些信主多年的成熟信徒被引入了歧途。我曾经以为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

会众分裂为两个泾渭分明的阵营:一方坚持“我们毫无问题”,而另一方则认为“有些事情已铸成大错”。我在当地几无影响力,所以我只能用一组博客文章来提供一点咨询帮助。我为那些慌乱无助之人提供了可能采取的“下一步”。[1]

坦率地说,我不知道我的咨询建议给他们带去了什么帮助,但我知道自发表以来,我的文章吸引了众多的读者。显然,世界各地都有人曾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一切。人们迫切想要知道他们的属灵带领者们和他们的教会究竟怎么了,他们若遇到属灵虐待和不健康的信仰共同体,可以采取怎样的行动。

成书过程

有鉴于此,我决定将我的博客文章组织成书。我认为无需太多的额外工作,就可完成此事。于是我在博客上发出了一个公开邀请,希望有过灵性虐待经历的朋友为我提供一点他们的思考。全国各地大约有10人同意向我讲述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故事极大地影响了本书的写作,让我扩充了从前的博客文章,以回答他们的问题,吸纳他们的洞见。在本书中我收录了他们给出的许多评论,让读者可以感受他们的经验。

这本书的写作时间远远超过了我的计划,但听到这10位灵性虐待幸存者的故事,实在让我伤心不已。如果世上无人愿读此书,单单为着他们,我也不会后悔写了这本书。他们完全值得我花付出这么多时间。他们就是耶稣的“好撒玛利亚人”故事中躺在路旁受伤的旅人。[2]无人想要帮助他,因此他只能躺在那里等待自己好起来。

困惑、受伤……常常充满愤恨……这些幸存者希望有人告诉他们,究竟发生了何事。

一位幸存者告诉我:

事实的真相是,一位受过伤害的信徒仿佛一只因受伤而愤怒胆怯的小动物。教会的领袖们不能置我们于不顾,让我们“自愈”;我们需要别人主动的过问。我们迫切需要一位主动关心我们的牧师,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主动相信任何一个人的能力。我们需要知道还有人在乎我们——不是让我们可以有益于教会的事工,而是让我们可以得到恢复和医治。[3]

你值得关心和医治

如果你是一位灵性虐待的受害者,我很抱歉有人曾经以上帝的名义如此伤害了你。我希望你知道,还有人在乎你。耶稣曾说,他宁愿放下九十九只羊,只为了寻回那一只走失的。

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么?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你们在天上的父也是这样,不愿意这小子里失丧一个。(马太福音 18:12-14)

请不要怀疑,上帝绝不想失去你。我希望我所说的这一切可以让你开始得着医治。

此书想要达到的目的?

我将此书的副标题命为“……实用指南”,因为陷入灵性虐待之人常常倍感困惑,迫切需要答案。他们希望知道应当采取的行动。这本书可以作为一本提供帮助的手册:

  • 辨别你是否陷入在某种灵性虐待之中。
  • 决定应当采取的行动。
  • 如果可能,找到自由和医治……
  • 学会与健康的教会或信仰共同体建立重建连接。

你无需有压力,觉得自己需要读完此书的每一章。我有意识地组织了此书的章节,让你可以针对当下迫切需要处理的问题,迅速翻到所需的部分。

本书最后一部分是特别为实施灵性虐待但希望有所改变的领袖们预备的。在这一部分,我向领袖们提供了纠正错误、重回属灵正道的行动步骤,以及如何提供医治环境的建议。

为了增加此书的可读性,让更多的读者能够从中受益,我有意识地使用了中性词汇,以帮助那些基督徒共同体之外受到类似伤害的人。例如,我常常会使用“宗教工作者”、“属灵权威”或简单的“领袖”等词汇来代替“牧师”这种称呼。同样,我使用“会众”、“信仰共同体”、“团契”、“组织”或简单的“群体”来代替“教会”一词。这些术语可以容纳其他信仰背景下遭受同样灵性虐待,在不健康的信仰中挣扎的读者(例如山达基教派、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各种跨教会组织以及非正统教派)。

有的时候,出于上下文的需要,我会明确地提到基督教。幸存者的回忆中会频繁出现“教会”、“牧师”等词汇,因为他们所经历的故事全部发生在教会之中。若你并非基督徒,我也希望你不要“见外”,因为本书讨论的某些原则仍然可以帮助你面对自己在不同处境下的具体问题。

请与我一道,开始探索你的属灵经验中出问题的地方,并一起探讨恢复健康信仰的可能。读完此书之后,我乐于通过电子邮件或面谈,继续我们的对话。我喜欢看到我一个人的独白变成我们两个人的对话。

雷米·迪特里克(Remy Diederich)

September 20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