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二三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客户发来邮件,算是COVID-19对我这个自我隔离在家做翻译的译者的一点影响:

Hi Eddy,
The head of the mission organization just emailed me that they’re shutting down the organization due to the virus and freezing all the projects for now.
Please don’t work on the Journal for now. I’m sorry for this issue.
Let’s pray that it passes quickly.

赶紧给同工的译者发邮件,春天已经绿树成荫,但我们却无事可做。


忙着一个项目。算是改得最仔细的,一共做了四遍英-汉扫描,再加一遍汉语的审读。

客户是一个朋友,自己也是高手,总觉得译稿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反复讨论。有一天我说,大概你对我的水平有误解,这真的就是我全力以赴的结果了。翻译不是贾岛兄用上几个小时来“僧敲/推月下门”,最后撞上了韩愈,帮他定了板儿:“敲”字有声音,比“推”好吧……

翻译是按照一个译者的平均水平,以近乎匀速扫描原文,转换为目标文本的过程。扫描之后,如果不是明显的笔误或理解问题,译者大概很难察觉自己的语言在哪些地方需要修改。

我也曾经在好几个翻译机构试译过,说来奇怪,几乎无一例外试译都通不过。但合作过一段时间的客户,一般对我的印象还行,几乎无差评。说不清什么道理,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吗?有的时候,大概就是译者和客户的气质对不上吧。

实在不知道如何进一步修改了,我只好提出,我认为我的译稿完全可以满足使用标准和要求,要不请一个最终用户来审读评判一下?或者我不收钱,这个项目就这样终止了,另外找一个比我水平高的译者来做?或者请将我的盲点标识出来,我再改改?

……

早晨客户发来最新语音,温暖了一下我的心:“Eddy,我看完了你的译稿。其实你翻译得很好……”

松了一口气!


《Broken Trust》的译者已经定下来,翻译得真的不错。但翻译预算还没有筹到。和译者商量,要不先翻译前面的1/4,等着我想想办法解决预算问题?译者说,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她翻译这本书是因为喜欢书的主题和内容,希望翻译出来能够祝福更多的人。

于是我们就这样继续做下去了,唉,总会有办法的。


得空报了去年的税——Emma说,我这样老实的人,真的应当去美国生活比较好。去年合作的许多译者都不在美国,所有的1099表都无法开出去,只能算在自己的账上了。不过一切顺利,用报税软件填完税表,不到1个小时,IRS和州税都接受了。今年就算是做完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朋友想用人民币换一点美元,我只能苦笑说没钱了,今年前几个月没有什么收入,活下去已经不易,等着退税吧……


每天校对一点,艰难地完成了《成圣的福音奥秘》第6章,写了一篇“不要跟清教徒学英语”。

一个朋友发来代祷信,说起因为COVID-19在事工计划上造成的一点小阻碍。顺便说到“平衡的讲道”前面部分相当枯燥,但慢慢读出一点感觉来。我每天都在翻译,知道有点枯燥,但认真的传道人或许能从中受益的。翻译完成之后,我会设计一门课程,或许会比较有趣一点。其实,即使不讲道,读了这本书也可以大概知道教会的讲台有多高……

1 thought on “COVID-19二三事”

  1. Pingback: 跟清教徒学英语(13)|翻译的神学偏好和心理学影响 – Eddy & Emma's Blo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