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讲道(7-2)|用希伯来诗歌讲道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7-2 用希伯来诗歌讲道

圣经中有大段的诗歌,其他文体中偶尔也有一些短小的引文采用了希伯来诗歌的形式。若选择诗篇、箴言、雅歌、耶利米哀歌、俄巴底亚书、弥迦书、哈巴谷书或者西番雅书来讲道,传道人将完全与诗体打交道。其他包含大段诗歌的书卷还包括约伯记、何西阿书、传道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约珥书、阿摩司书和拿鸿书。我们还能从旧约或新约其他书卷中发现一些短小的诗歌段落。

希伯来诗歌的特点。诗歌与其他文学形式不同,而希伯来诗歌则与大多数语言或文化中的诗歌又有不同。

在许多语言中,诗歌是由音响的均衡(balance of sound来构造的。因此,诗歌或者押韵,或者采用某种独特的节奏或韵律。然而,希伯来诗歌则以构想的均衡(balance of thought)为特征。每一句的构想以不同的方式与相邻的一句构成平行的联系。

例如,在同义平行体(synonymous parallelism)中,第一行所表达的意思以不同的措辞在第二行中加以重复,有时甚至会延续到第三行中。

不从恶人的计谋,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这人便为有福(诗 1:1)

在对比平行体(antithetic parallelism)中,第一行与接下来的一行形成尖锐的对比。这种平行体在圣经中随处可见,但在箴言中犹多。

因为耶和华看顾义人的脚步,

恶人的道路必通向灭亡(诗 1:6)

在构造型(或合成)平行体(constructive/synthetic parallelism)中,第二行在前一行的思路上补充新的内容,进一步深化思想的表达。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

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 1:2)。

另一种类型的诗歌被称为高潮平行体(climactic parallelism)。这种平行体与前几种相似,只是第二行会重复第一行的部分内容,并补全要表达的思想。

神的众子啊,你们要将荣耀、能力归给耶和华,

归给耶和华!

要将耶和华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他,

以圣洁的妆饰敬拜耶和华(诗 29:1-2)。

而在修辞性平行体(figurative parallelism)中,我们会看到一行诗句采用修饰性手法,而另一行则按照字面意义来表达。

妇女美貌而无见识,

如同金环带在猪鼻上(箴 11:22)。

有些希伯来诗歌以藏头字母诗(acrostic)的形式写成,每一句(或者半句、或者每段)以希伯来字母表上从头到尾不同的字母起头。诗篇 119是圣经里最著名的藏头字母诗,一共22段,每段8行。每一段的各行都以同样的希伯来字母打头,比如第一段的8行以aleph开头,第二段的8行以beth开头,如此进行下去。其他以藏头字母诗形式写成的诗篇还有9、10、25、34、37、111、112和145等。耶利米哀歌也是以藏头字母诗的形式写成的。其中的第1、2和4首哀歌各有22行。每一行构成一首字母诗。第三首哀歌有66行,每三行为一段,以相同的字母开头。第五首哀歌也有22行,但并不是一首字母诗。藏头字母诗风格可能是为了帮助人记忆,但论到文笔,这种字母诗可以说相当优美。

讲道的挑战。传道人应当很好地理解释经的原则,知道如何解释圣经的诗歌。我们必须牢记,诗歌与散文截然不同。鲁益师(C. S. Lewis)曾经有一个评论,敏锐地把握住了圣经诗歌的特点:

我们必须把诗篇当作诗歌来读;它们是充满感情的歌词,既自由奔放,又有自己的形式和夸张,无需在字里行间去寻找其逻辑联系。[1]

在“讲道与圣经文体Preaching and the Literary Forms of the Bible)”一书中,托马斯·朗(Thomos Long)说:

诗歌可以自由运用日常的词汇,将它们组合成陌生的关系,因此在日常习语的藩篱之间开辟出新颖的路径来。诗歌并不堆砌未知的事实或呈现雄辩的论证来改变我们的思想和感受,而是深入我们的想象,在关键之处进行精细的调整。[2]

这意味着我们不能过分追究诗歌的细节,因为诗歌阐发的是人类共有的最深刻的情感。

用诗歌讲道的另一类困难与特定种类的段落有关。例如,诅咒诗歌就极为难解,用之讲道甚至更难。这些诗歌(例如诗篇35、69、83、109和137)中有一些呼求神击败恶人、毁灭仇敌的祷告。当我们用这样的诗歌来讲道时,必须强调诗人乃是表达了对罪的强烈仇恨,并将报仇的权力交托在神的手中;诗人为了表达自己的情感,也使用了夸张的语言。

弥赛亚诗歌则构成另一种挑战。有些基督教的牧师似乎认为每一段旧约文本都以某种方式指向弥赛亚,但这并不完全正确。我们最好只在新约作者明确提及的地方,才将一段旧约文本解读为对弥赛亚的预言或预表。例如,希伯来书 2:5-10引用了诗篇 8:4下-8,而马太福音 27:35-46引用了诗篇22。新约还有多处这样引用旧约的地方,但数量并非无穷无尽。

希伯来诗歌带来的另一个有趣的挑战是其中混合着各种隐喻。诗篇 23的开头和结尾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若在讲道时遇见这样的情况,我们应当将隐喻当作手段,而非最终要表达的内容。我们无需太过注重象征和修辞,而忽略了这种特殊的文本所表达的真理。

用诗篇讲道的一般性建议。首先,确定每一节采用了何种平行体,它们如何相互作用,表达了作者的思想?在开始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一点,可以避免后面讲道时造成灾难。

这首诗的主题是什么?这应当成为讲章的主题。其次,这首诗表现了怎样的神学?它是否教导我们更好地认识神和人的特征/属性、救恩或其他教义?

如前所述,我们需要尊重诗歌语言的独特性。不要单独依据一首诗来建立某个教义的要点。相反,我们需要在更大的层面上思考。比如你可以这样询问自己:“作为一首完整的诗歌,作者想要表达什么情感或想法?”我们也应当仔细研究和确定一首特定诗歌产生的历史背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建立全诗的主题和情绪。诗歌的标题尽管并非圣灵默示,但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尽量体会诗歌的内在情绪。请记住,诗歌的本质是情感的表达,诉诸内心而非在头脑中思辨。旧约中收录的希伯来诗歌涵盖了人类所能经验的一切情感。加尔文曾将诗篇称为“解剖灵魂的手术刀。”雅歌与耶利米哀歌所唤起的心理情绪,显然极为不同。我们的讲章需要精确地反映出文本的情绪。

请注意诗歌中的修辞性语言,但需要牢记它们只是手段,并非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他们代表着重要的概念,但需要并入讲章,与讲章成为一体。

最后,讲道人需要注意说话人或诗歌作者的视角。约伯记尽管精确地记录了约伯朋友们的讲话,但这些话并不一定代表真理。同样,传道书的作者的某些观点也并不总是与神的真理吻合。


[1] C. S. Lewis, Reflections on the Psalms (New York: Harcourt, Brace and World, 1958), 3.

[2] Long, 45.


版权所有:2020跨文翻译。

本文是“跨文翻译”的众筹翻译项目之一。筹款链接为: PWB@gofundme 中国境内读者,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持:

支付宝

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