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讲道(7-1)| 如何处理叙事文本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第七章 用圣经中所有的文体讲道

就文学体裁的多样性而言,圣经实在是一本奇妙的书。最近开始,不断有越来越多的传道人看出那种“一招吃遍天下”的讲道方法在处理圣经中多样的文学体裁时颇为不敷应用。最近流行的“释经式”讲道,也日益凸显了应用更加全面的释经方法来解释不同文学体裁的重要性。尽管本书限于篇幅,无法详细讨论圣经中的各种文体,但我们还是会简单考察历史叙事、诗歌、智慧书、先知预言、启示文学、耶稣的教导、奇迹、比喻和使徒书信等几种主要文体。

7-1 用历史叙事来讲道

圣经文本中大概超过50%是叙事。旧约的十七卷历史书(从创世记到以斯帖记)主要是叙事,尽管其中也多少包含了一点诗歌、家谱、预言和律法条款。旧约先知书中也有不少叙事内容,有些段落还相当冗长。在新约里,福音书和使徒行传是叙事和布道演说的混合文体。因此我们很容易看见,至少50%的圣经——甚至可能接近60%——是对历史人物和事件的叙述。

处理圣经叙事的方法。我们必须牢牢记住,叙事文本的意义远远不止叙述一件事情那么简单。它们也是具有重要神学和伦理学意义的文本,尽管传道人需要以略微不同的方式,多付出一点努力才能从这些事件中找出其神学和道德教导来。不论一个文本是传记体还是围绕某个中心事件展开(我们真的能够完全区分二者吗?),其中总会有一个更深刻的信息——来自神的启示——在教导指引我们。每个叙事无论篇幅,都能从中找到有助于今天的教训。或者我们可以将自己带入故事的人物,又或者一个故事告诉了我们必要的知识,揭露了人类存在的本质。

并不是所有故事(或者任何其他圣经文本)都同样重要。但是所有圣经都是圣灵默示,于教训、督责、归正和引人学义都是有益的,甚至最不显眼的事件也不应当被人随意地抛弃。如果有些故事无法单独支撑一篇讲章,他们也可以另作他用,比如当作示例或者参考经文。

深入到叙事文本的内部。理解一个叙事的构思(plot),只算是完成了预备讲道的部分工作。传道人还必须从神学和伦理角度来理解经文。为了完成后者,我们可以向经文提出一系列有关的问题。这样一来,通常能得到足够的信息和洞见,让我们发展出一篇有价值的讲章。下面的部分问题可以应用在叙事段落上:

1.故事的起头和结尾在何处?(讲道的时候,选择完整的故事而不是只讲一部分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否则听众难以理解故事的情节发展和神学要素。)

2.故事的各个部分是如何划分的,各自起着怎样的作用?(辨认和总结不同的场景切换、人物活动和背景介绍。)

3.故事里是否有任何事实陈述或演说?(谁说的?说话的对象是谁?所谓何事?有何意义?)

4.我们对故事中的人物知晓多少?(描述一下他们在故事每个部分性格的发展。我们从圣经或别的文献中是否能查到他们的资料?)

5.神在故事中采取了哪些行动?(描述神直接或间接的行动,或者暗示祂介入其中的作为。)

6.故事有哪些细节?即使是看起来不太重要的细节也不要放过。(圣经所给出的细节几乎都有特别的意义,而非单纯的润色。)

7.故事是否使用了某些修辞手法?(比如重复、修辞性语言、文字游戏等重要的手法。)

8.故事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圣经没有记载这个故事,我们会缺乏什么样的教训或知识?)

9.故事的神学/基督论含义?(故事是否教导我们神行事的道理?如果是一个旧约故事,是否指向基督,或者可以应用在基督身上?)

通过提出和回答上述问题,传道人可以根据神将这个故事放在圣经此处的目的,拟定自己讲道的题材和主题。同时,他也可以逐渐提炼出需要符合文本和自己听众需要的讲章结构。

构成讲章。与先知预言、使徒书信或耶稣的教训相比,用叙事文本讲道有自己特殊的挑战。在使用叙事文本时,我们必须全面地考虑整个故事,采用归纳法来分析,以便理解故事的内容,弄清如何最好地传讲其意义。

面对有些经文,我们可以说一个人的生活具有某种积极意义,有助于神的计划成就,有益于神的百姓。我们可以通过追索人物的性格特征、伦理标准、生活原则、人生信念、品格、行动或优点,分析其中的积极因素,构成我们的讲章。例如,在使用历代志下 20:1-30约沙法为榜样来讲道时,我们或许可以考察他在带领犹大与摩押和亚扪作战时的行动。当战事明显不利时,他定意依靠神的帮助,终于获胜。我们也可以像他一样成为得胜者。

1.   我们必须首先信靠神(1–4)。

2.   我们必须借着祷告将面临的处境告诉神(5–13)。

3.   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的能力不够(12)。

4.   我们必须相信神是我们随时的帮助(14–15)。

5.   我们必须为了神的援手,提前感谢神(20以下)。

当一个传记文本中的传主明显可作敬虔生活榜样时,可以应用这种方法。反过来,神的百姓有时也可以通过观察别人的负面榜样来学习公义的生活。我们的讲章也可以检查一个人物的过失、弱点、缺陷或错误的选择,通过对比来学习正确公义的行为。

在用传记文本讲道时,传道人应当记住,与大多数世俗文学作品不同,圣经总是以客观的方式呈现一个人物——所谓的“秉笔直书”。因此我们不应忽视人物的缺点过失、失败跌倒。在教导和建造神百姓时,圣灵既可以使用正面榜样,也可以使用负面的例子。

另一种比较容易被听众猜出下文的讲道方法,是首先复述整个故事,然后给出其中的教训。这种方法的大纲大体如下:

前言:简单地引入讲道的主题,并说明其重要性。

1.复述故事。(暂时不要涉及讲章的要点、神学或应用。)

2.给出两个或更多的教训(或真理、警告、鼓励或推论等)。

结论:应用和挑战。

这种方法相当有用,但若常常使用,则略显重复单调。

在非常特殊的情景或当听众特别开放接纳时,我们偶尔也可以考虑使用叙事型讲道法——通篇讲道是用第一人称或第三人称讲述一个故事。当讲道的主题是一个人物做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或者经历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人生转折事件,大出听众意料之外时,这种方法最能发挥作用。叙事的情节可以围绕这件意料之外的事件来构造。例如,为何亚当和夏娃已经有了伊甸园,还会违背神的命令失去这美好的产业呢?圣经故事中的“曲折”之处,可以应用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为何今人会故意违背神的命令,甚至损失惨重也在所不惜?

几个提醒。在处理叙事文本时,我们有几点需要注意。尽管这些提醒也适用于其他文本体裁,但在处理叙事时需要特别小心。

1.考虑经文最初的听众或读者。他们读到经文时,想到的要点是什么?从他们的角度来感受经文,可以帮助传道人避开离题太远的错误。

2.分析文本特定的类型叙事。这段文本是“事件驱动”,“英雄故事”还是“悲剧”?

3.叙事文本中是否包含其他需要处理的文学体裁?比如演说、人口普查记录、家谱、诗歌或预言?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主要是叙事,但其中穿插着许多别的文本类型。

4.避免直接从叙事文本中得出教义或道德诫命。教义和诫命只能通过归纳法得出,而仅有一个“特例”是不能归纳出普遍真理的。

5.避免将历史人物的行为视为必须遵循的规范。他们的行为可以作为有价值的榜样来效法,但并非定然遵循的律法规定。圣经文本对一件事的评论是什么?是否暗含对人物的臧否?圣经后面是否经文讨论这一行为?强调文本中暗示的敬虔生活原则,比强调具体的行为更加重要。

6.避免将个人的猜测当作事实。圣经故事常常省略了诸多细节,而我们在头脑中常常想要补充这些缺失的情节。我们可以任意发挥合理的想象力,但要小心区别我们的猜测和圣经陈述的事实。

7.避免寓意化解经。我曾经听过一位福音派传道人的讲道,将参孙头上被人剪掉的七条髮绺(士 16:19)解释为参孙失去的七种美德。这是对圣经的极大误用。


版权所有:2020跨文翻译。

本文是“跨文翻译”的众筹翻译项目之一。筹款链接为: PWB@gofundme 中国境内读者,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持:

支付宝

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