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讲道(5-1)|旧约与新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第三篇 保持圣经基础的平衡

当人们来到教会的时候,期待听见的是一篇从神而来、能够回应他们今日内心需要的信息。他们中间很少有人说得清楚启示和默示的理论,但是牧师却不能就此向念咒语一样,将圣经的魔法灌输在毫不知情的人身上。平信徒朋友觉得自己身处一种无法理解的神秘之中,但他们却能够分辨出来何时活泼的基督之灵在透过他站在讲台上的仆人说话。在回家的路上,他们会彼此交谈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么?”(Andrew Watterson Blackwood).

不用说,基督教的所有讲道都以圣经为基础。基督教的讲道必须是符合圣经的讲道!

这并不是说每一次讲道有必须以同样的方式运用圣经或者强调全部的经文。讲道的灵感以不同的方式进入我们的想法之中。我们可能专心研究一段圣经,找出各种讲道的可能性,让各种想法从中不断涌现出来。我们可能为着某个主题而预备一篇特殊的讲章,却发现经文中有着另外的思路,可以导向另一个方向。我们可能在灵修读经,突然想到这段经文可以构成一篇讲道。我们可能在服事过程中与人交谈,心中突然出现某个讲道的题目,能够满足更多会众的需要。或者,我们只不过是漫不经心地闲聊,但某篇讲章的构思却逐渐成型。有时我们根本没有考虑讲道或服事的问题,但讲道的题目却不知不觉跳了出来。电视、广播、剧院、闲暇的阅读,甚至娱乐活动都可能成为催化剂,在我们的思想中播撒一颗讲道的种子。

无论讲道的思路来自何处,评判每篇讲章的不变常量总是圣经。除非圣经对某个思路进行过有意义的探讨,我们不应当任凭这个思路长成一篇讲章。没有圣经根基的讲道不是基督教的讲道!

接下来,我们要考察真正基于圣经的传道人的四个必备品质,以探讨如何保持圣经基础的平衡。我们必须:1)同时从旧约和新约中选择经文;2)包括各种类型的圣经文本;3)选择自己熟悉的经文,也挑战不熟悉的经文;4)选择简单的经文,也不回避复杂的经文。注意以上四点,将会极大地帮助我们维持讲道事工的平衡。

第5章 既传讲新约,也传讲旧约

马西昂主义(Marcionism),或者至少是其中的某种形式,至今仍然活跃在教会的许多地方。我们或许不愿意承认,但这是真的。作为一种古老的异端,教会早在公元144年就将马西昂开革出去,因为他认为旧约和新约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他认为旧约里的神与新约中耶稣所启示的神不是同一位。马西昂编订的正典圣经只有保罗的十封书信(排除了教牧书信)以及路加福音。为了符合自己的教导,他对这些文本进行了删改,去掉了所有对旧约的引用。

看到这里,有人或许会大呼一声“愚蠢之至”,但也许有人却认为这样做并无不妥。事实上,许多福音派的传道人很少注意旧约。这可以通过检查一位传道人一段时期的讲道记录看出来。他的许多讲道来自福音书和使徒书信,甚至还有使徒行传和启示录,但只有稀少的几篇是旧约的讲道。

几乎所有福音派信仰申明中,都可以看到类似“我们相信全本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都是神所默示……”的话语。为了这份信仰,我们自称愿意付出生命。也许确实如此吧,但若我们愿意为此付出几篇讲道,或许会更好。

新教正典中大约四分之三的篇幅是希伯来圣经,就是有时被称为旧约的部分。然而,通观所有新教的传道人,特别是那些自称福音派的传道人,大概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讲道是依据旧约的经文。尽管这只是我自己的估计,但我所依据的乃是超过四十年在众多不同教会听道以及课堂上批阅无数讲章所得来的经验。依据旧约讲道不甚流行,至少在我多年混迹的圈子中不算流行。也许那些根据经课集(lectionary)来规划讲道的教会是个例外,但即使如此,经课集在数量和主题上,对新约的强调也胜过旧约。

为何“新约基督徒”要费心传讲旧约呢?除了少数有关的诗篇、箴言和预言基督降临的经文,其余旧约经文不是已经过时了吗?一年里只有不多的几次讲道机会,难道我们不该善加利用,专注在新约的福音和教导上吗?尽管我们的讲道实践确实反映出这样的情趣,但我必须指出,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

5-1 整全地看待圣经

首先,我们需要将圣经——旧约和新约——视为一个整体。除非我们理解旧约,否则不可能理解新约,乃是一条不言而喻的道理。二者之间有着太多的重叠,太多的连续性。有时候我们觉得,因为旧约乃是犹太典籍,与“上帝的选民”有关,而新约乃是写给神“新造的人”,因此新约已经废止了旧约,旧约已经不再具有现实意义。尽管上述结论的第一部分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并不构成我们抛弃旧约的理由。事实上,新旧约几乎交织在一起,密不可分。

例如,新约对神百姓的描述,根植在旧约之中。信徒被称为“亚伯拉罕的子孙”(加 3:7)。教会被叫做“神的以色列民”(加 6:16)。使徒还说我们是被“嫁接”在以色列之根上的枝子(罗 11:17),是“真受割礼的”(腓 3:3)。按照保罗的说法,基督徒如今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弗 2:19)。新约对神新造之人的描绘,完全根植在旧约的意象之中。例如,彼得采用了神在西奈山上对以色列人所说的相同话语来描述基督徒(彼前 2:9-10)。我们也可以看一看有关律法的问题。耶稣说他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 5:17)。基督的工作,成就了旧约中应许的新约(见耶 31:31-34以及来 8:10-12)。若忽略了旧约,我们怎能忠实地传讲新约呢?

再考虑一下早期教会所用的圣经吧。当保罗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有益的”,他值得乃是旧约。当保罗告诉提摩太“务要传道”时,他心目中的圣道,至少很大一部分是旧约。要在若干年之后,新约作品才逐渐被教会接受,承认其圣灵默示的权威性,进入正典之中。然而,我们在新约中看到的诸多讲道,都是依据旧约作出的。它们足以联系到基督的工作上,建立其最早的基督教会。若是如此,我们今天可以忽略旧约吗?


本文是“跨文翻译”的众筹翻译项目之一。筹款链接为: PWB@gofundme 中国境内读者,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持:

支付宝

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