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讲道(4-9)|不住祷告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4-9 努力祷告

除了坚持自我管理,在优先的事情上努力工作之外,传道人还需要多多祷告。在一切的事情上,祷告大概是最能让我们认识到:我们的所有努力,都必须完全依靠神的恩典,才能结出属灵的善果。

很多人总是将祷告挂在嘴边,但却很少祷告——传道人和平信徒都不能免俗。但感谢神的是,总有些人会落在这句愤世嫉俗的断言之外。尽管人数不多,但有人的确花费很长的时间辛苦地祷告。

祷告乃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这是我们与神交通,在生命的每个方面寻求神旨意的方法。人们常常提出,沟通乃是婚姻、养育孩子等人际关系问题中的关键要素。如果这种说法不错(我自己也认可),当我们希望与神维持一种永恒的、关乎生死的关系时,沟通不是更加关键吗?钟马田曾经这样挑战他的听众:

当一个人与神对话时,他乃是处于灵性的顶点。这是人类灵魂最高级的活动,因此同时也是对一个人真实属灵状态的终极考验。作为基督徒,再没有什么方式比我们的祷告生活更能说明我们的实情。我们在基督徒生活中从事的每一件事都比祷告容易。[1]

然而,人们常常把祷告视为一种附加的工作,一般会保留到未来有需要或者遇到危机时才抖露出来。

1943,保罗·斯切尔(Paul Scherer)在耶鲁神学院的比切尔讲座(Beecher Lectures)上说起自己的一位经年累月陷入属灵争战的朋友,使徒从讲章和教牧咨询中寻求帮助。几乎从来无人告诉他祷告可以提供帮助。斯切尔说,“在此之前,他的朋友偶尔会想,也许祷告真的有用吧,连这些做牧师的都相信它。”[2]斯切尔的朋友继续说:

教会里那些聪明的饱学之士……那些知识分子,难道因为害怕平信徒不能承受真理,于是将这个从神而来的新启示隐藏了起来?也许平信徒们除了为人代求、参加弥撒、主日或者将死之前,并不需要祷告。也许现代主义已经让祷告过时了。也许牧师们认为他们通过讲道、教导和推理,就能让世人接受基督,并不需要信心的参与……为何教会不教导他说,他有权通过祷告求告神,期待神的工作呢?[3]

最后,斯切尔这样评论祷告的作用:“没有任何工作比祷告更接近基督教事工的中心。我们绝不可能长期掩饰自己在祷告上的贫乏。”[4]

尽管斯切尔是一位公认的自由派神学家,但他提到的问题仍然值得福音派基督徒的重视。自由派已经很少提到祷告,福音派虽则常常提起,但在实践上和自由派仍然是半斤八两。无论哪一派,缺少祷告的后果都一样。

祷告并不是传道人的特权或专有的责任,而是每一位在基督里的人信仰生活的基石。但是传道人似乎特别有责任和需要多加祷告。讲道事工的担子可能变得极为沉重压抑,我们做传道人的需要不断从神那里获得帮助,分担我们的重担。

除此之外,与其他事工一样(事实上,与基督徒生活的每个侧面一样),讲道本质上是一个属灵的活动。借着讲道,我们向属圣灵的人宣告圣灵默示的圣书上载明的真理,借此让圣灵在真理上动工,改变人的心意。作为一种属灵活动,讲道显然依赖于祷告这一巨大的属灵资源。

对于传道人的生命来说,祷告至关重要。只要读一下各个世纪伟大传道人的自传或传记,你就会发现祷告几乎是他们每个人生命中最明显的特征。他们都是祷告的巨人,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祷告……这些人发现祷告是绝对必须的功课,并且祷告越多,就越是这样认定。[5]

我们还需要牢记,讲道不仅是沟通圣经真理,还是向听众倾泻传讲者的生命。你的讲道中,后一部分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一位不断祷告的传道人可以让听众确信,他所传讲的信息和他的生活并不脱节,在实践意义上乃是一体,二者传递的乃是同一个信息——既是圣经所宣告的,也是传道人生命所示范的信息。

除了讲道的任务之外,祷告也必须是传道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同时必须渗透在预备讲章与讲道的每一个环节里。在规划今后数月或更长时间的讲道时,必须首先有充分的祷告。为某次具体的讲道而研究解释圣经,绝不是单纯的学术活动,随时需要祷告来帮助澄清思维,加深属灵的理解力。讲章的预备同样需要辅以祷告,以保持合一的目标,或者说,不要因炫耀机巧的大纲而偏废了神的真理。最终写成逐字稿或详细大纲,并将讲章完全内化,为讲道做准备的过程,也离不开大量的祷告。在整个过程中,传道人不仅应当为讲章预备而祷告,也应当为了自己的生命预备而祷告。讲道之前,我们自己必须完全把握讲道的内容,相信其信息,满意其表述与结构。传道人还必须为将要听我们讲道的会众祷告,将他们带到天父面前,好让神的道可以播撒在他们心中,在沃土中扎根。最后,在实际讲道之前,传道人也当祷告,求神的灵膏抹他,可以有力、清楚、充满说服力地宣告神的话语。

我们绝不可轻视祷告在传道人生命中的重要性。事实上,斯图加特(James S. Stewart)向我们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教会的复兴依赖于牧师的祷告生活,这种说法是不是已经变成了老生常谈的陈词滥调?我们常常认为,在祷告上绝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是直到今天,当五旬节的大风吹遍全世界时,最重要的事情是那些传讲神话语的人需要破碎的灵和痛悔的心,需要那种驱使每位使徒屈膝祷告的、不配服侍基督的强烈不足感。[6]

当传道人疏于祷告时,他们乃是放弃了神在他们自己和他们牧养的百姓中间工作的大能。整个讲道的过程——从提前规划讲道日程到艰苦的研经和预备,再到讲台上完成讲道——都必须伴以大量的祷告。毫不奇怪,教会最初的那批传道人会毫不犹豫地说,“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 6:4)。这两样优先的事工密不可分。

在以弗所书中,保罗对属灵争战有一段十分重要的讨论,此后他回到了服事的主题上来,提醒读者们牢记,有效的话语服侍依赖于许多看不见的祷告服事来支撑:

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鍊的使者,并使我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弗 6:19-20)。

祷告和讲道应当是不可分割的两个环节。没有祷告,讲道不可能达成其预定的目的。

我们这些传道人若不祷告,就是犯了拜偶像之大罪:我们本来需要神的帮助,却自以为凭着能力就足够应付;我们骄傲自满,在服事上只是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逃避一切拜偶象的事吧(林前 10:14),连同这极为隐蔽的形式也要尽力逃避。


[1] Quoted in Sargent, 136.

[2] Paul Scherer, For We Have This Treasure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1976), 39.

[3] Scherer, 40.

[4] Scherer, 40.

[5] Lloyd-Jones, 169.

[6] James S. Stewart, 204.


本文是“跨文翻译”的众筹翻译项目之一。筹款链接为: PWB@gofundme 中国境内读者,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持:

支付宝

微信

1 thought on “平衡的讲道(4-9)|不住祷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