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28)|“在线聚会”:绝对真理与处境化应用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最近两次接触到“绝对真理”这个说法,先是讨论“婴儿洗是绝对真理”,昨天又在神学生(或者已经毕业开始服事的牧者)群里读到一点“在线聚会”的讨论,涉及到“主日聚会是绝对真理”这种命题。

我暂时不想考察一个神学命题的真伪,因为即使我们承认一个神学命题是绝对真理,在实践上也有必要首先澄清其中的概念。

实际上,“婴儿洗是绝对真理”这个命题具有天然的缺陷。从命题逻辑上说,当我们说一个名词是真理的时候,实际上并不构成任何判断。就像我可以说“病毒是一个绝对真理”,“银河系是一个绝对真理”,“圣经是绝对真理”,都是需要进一步阐释的。对于“圣经是绝对真理”这句话,我的意思是提摩太后书3:15-17:

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那么,“婴儿洗是一个绝对真理”这个命题涉及何种概念,在实践上又如何应用的?这些问题不加以澄清,自然很难让人明白和应用。比如:

  1. 什么叫婴儿洗?
    1. 孩子在什么年龄之前接受洗礼算婴儿洗?第8天?满月?周岁?对救恩有自己的认识之前?
    2. 婴儿洗的条件:是否需要父母双方都信主,并在同一个教会?
    3. 婴儿洗是否涉及婴儿得救的问题?受洗后的婴儿若早夭,是否保证进天国?婴儿长到什么年纪,这种因婴儿洗而带来的“救恩免疫力”(如果确实有的话)可能消失,需要这孩子自己认信耶稣基督?
    4. 一位接受天主教婴儿洗的婴儿或浸信会奉献礼(dedication)的婴儿是否和在一间实施婴儿洗的新教教会(例如长老会)里接受婴儿洗的孩子具有同样的救恩地位?
    5. 怎么实施,谁来实施的问题?点水礼,浸水礼?父母来做,还是教会的长老做?

至于“绝对真理”,是指没有任何前提,任何时间和地点,任何文化和时代都“绝对”成立的真理吗?还是指从圣经的陈述和命题,通过“无懈可击”的逻辑(根据罗素和歌德尔的逻辑学讨论,大概一阶谓词逻辑已经不够了,需要高阶的集合论逻辑才能讨论一个命题在公理命题系统中的“绝对性”问题)?还是指一群人开会给出了这个结论?

关于“主日聚会是绝对真理”,同样需要澄清。这个命题大体上没有什么争议,但实践上如何做才满足“主日聚会”的条件,仍然值得讨论。

对比以下欧几里得的5条公设吧,由此衍生出整个欧几里得几何系统。每一条公设都是一个具体的陈述,而不是“直线是绝对真理”,“几何是绝对真理”,“欧几里得是绝对真理”这样的名词加谓词的一阶命题。

  1. 从一向另一可以引一条直线。
  2. 任意线段能无限延伸成一条直线。
  3. 给定任意线段,可以以其一个端点作为圆心,该线段作为半径作一个
  4. 所有直角相等
  5. 若两条直线都与第三条直线相交,并且在同一边的内角之和小于两个直角,则这两条直线在这一边必定相交。

前人在写各种“认信”或者“要理问答”的时候,在技术上并无通过互联网和软件在线聚会的前提,因此即使是“大要理问答”也不会专设一题来询问接受了婴儿洗的孩童:“用zoom而不用钉钉,才是合乎道理的在线聚会吗?”

我给许多弟兄姊妹说,现在的境况是我们的前人,包括在瘟疫时期写“路德劝慰书”的前辈圣徒所没有遇到过的,所以不要辜负了这个时代,在救灾奉献物资传福音发口罩或者在家隔离保护社会之余,好好地思考我们自己和神的关系,并在读经祷告和阅读中反思一些从前显得不那么重要的神学问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毕竟时过境迁,心灵被别的事情占据时,不太容易再有时间来回想——而这次瘟疫说不定就是我们一生,甚至整个21世纪最严重的传染病危机了;封城,六级封锁,管制,雷神/火神/方舱,P4/F4……现在还有人关心去年12.26的成都吗?至少目前的朋友圈很难看到。

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当病毒带着沐猴而冠,被称为“冠状”之时,坐在所有人注意力的宝座上时,有必要讨论一下网上聚会如何施行圣礼(圣餐或婴儿洗)的问题,by the way,我们教会长期支持的一对夫妻,很快就要迎接他们的小宝宝降生了,真的很急,在线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