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讲道(4-7)|讲道的动机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平衡的讲道

前言

第一篇:平衡的神学视野

第一章 理解神学基础

第二章 新约教会的事工优先顺序和重点

第三章 反思当代教会的事工

一、当代教会的事工优先顺序

二、我们必须处理属灵恩赐的问题

三、我们必须重新重视礼拜

四、我们必须重新重视传福音

五、讲道与属灵成长

六、讲道与属灵相交

七、讲道与关怀神的百姓

八、小结和思考

第二篇:保持个人观点的平衡

第四章 个人生活的正直

4-1 灵性

4-2 品格

4-3 名声

第五章 传道人健全的职业生涯

4-4 呼召

4-5 传道人的恩赐

4-6 坚信讲道的重要性

4-7 讲道的恰当动机

按照我们前面所讨论的,其实已经不必再讨论恰当动机的重要性。然而,我们本是如此脆弱的生物,很容易相信自己讲道的理由纯粹,其实却不无偏颇。除了有人服事的动机不纯之外,讲道事工还很容易吸引自我中心的人参与;他们在意建立自己的王国胜过建造神的国度,在意一时的私利胜过他人永恒的益处,或者专心荣耀自己,却不荣耀神。这样不纯的动机会极大地损害基督及其教会。

为着正确的理由讲道的人,却会怀着顺服、谦卑、自我牺牲等单纯圣洁的动机来参与服事。我们需要认识到成功或失败完全取决于上帝,并非我们的能力所能把控。我们的工作是栽种、培植和浇水。作物生长,带来丰收乃是上帝的责任。若迎来了收获——不要搞错——一切的功劳荣耀全都属于上帝。

约翰卫斯理的日记中记录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关于恰当动机的例子。在艾德门复兴日(Aldersgate)之前,尽管他心中并无特别可怕的不纯动机,但卫斯理的事工颇为不顺,他也将其失败归于自己内在生命的失败上。在日记中,他写下了一句著名的话语:

我去了美洲,向印第安人传福音;但是,谁来给我传福音呢?谁可以拯救我脱离这不信的恶心呢?我的信仰极为肤浅。我可以流利地讲道;是的,我相信自己眼前并无危险:但是若死亡临到,我的灵魂将大有麻烦。“死了就有益处!”这句话我怎能说得出口。

John Wesley, The Works of John Wesley, vol 1 (The Ages Digital Library [CD-ROM], Albany, OR: Ages Software, 1997), 98.

然而,当卫斯理全然相信自己与基督的关系牢不可破之后,他的事工完全不同往日了。他开始沉溺于无穷无尽的旅行,甚至忍受极大的不便。然而,他的信息却显明了他的动机。有一次他走了好几英里到巴斯郡的一个小镇讲道,但本以为会热情欢迎他的人却相当冷淡地接待了他。他在日记中简单地记录了这次服侍的过程:

然而,有些人不假思索地选择了一个宽敞的地点(叫做Bear Field或者Bury-Field. 译注,Bear和Bury发音相似,前者是“熊出没”,后者是“乱葬岗”之意),就在镇外的山坡上;我在那里对着一千人宣讲基督,题目是“智慧、公义、圣洁和救赎。”

Wesley, 239.

他以一种单纯而高雅的动机,向着听众“宣讲基督”。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卫斯理考虑了自己的需要,他仅仅单纯地想要传福音。

我们从圣经上也能看到许多关于正确动机的教导。特别是在保罗的书信中,我们看见这样一种讲道的方式,充满对神和神的百姓之爱和谦卑。请仔细阅读下面一段话: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證,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

(林前 2:1-5)

弟兄们,我愿意你们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 以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并且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锁就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神的道,无所惧怕。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纷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这一等是出于爱心,知道我是为辩明福音设立的;那一等传基督是出于结党,并不诚实,意思要加增我捆锁的苦楚。 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

(腓 1:12-18)

弟兄们,你们自己原晓得我们进到你们那里并不是徒然的。我们从前在腓立比被害受辱,这是你们知道的;然而还是靠我们的神放开胆量,在大争战中把神的福音传给你们。我们的劝勉不是出于错误,不是出于污秽,也不是用诡诈。但神既然验中了我们,把福音託付我们,我们就照样讲,不是要讨人喜欢,乃是要讨那察验我们心的神喜欢。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用过谄媚的话,这是你们知道的;也没有藏着贪心,这是神可以作见證的。我们作基督的使徒,虽然可以叫人尊重,却没有向你们或向别人求荣耀;只在你们中间存心温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我们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神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因你们是我们所疼爱的。弟兄们,你们纪念我们的辛苦劳碌,昼夜做工,传神的福音给你们,免得叫你们一人受累。

(帖前 2:5-9)

在上述书信和其他地方,这位伟大的使徒之纯粹动机显露无余。今日的传道人应当常常研究默想这样的段落,带着祷告检查自己的心意,看看是否有任何可疑动机的迹象。我们是否被神所迫,以正确的动机讲道?

看起来,在讲道服事上最流行的各种错误动机——无论是希望攫取权力、别人的注意、奉承或类似的东西——其根本都是自私之爱,自恋之罪。这不是什么溢美之词,是吧?这似乎与福音事工的概念背道而驰。

在希腊神话中,那喀索斯(Narcissus)是一位俊美异常的年轻人,深受少女厄科(Echo)的爱慕。但他辜负了少女之爱,任其心碎,郁郁而终。复仇女神内美西斯(Nemesis)决定报复他轻忽厄科之过。他受到的惩罚是在水塘边照镜子时,爱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影子。他迷上自己的倒影,甚至无心他事,不久也死去。内美西斯将他变为一朵水中之花,就是我们所知的水仙花(narcissus)。

这个神话就是自恋一词的来源。自恋的人太过注重自己,以至于对于任何别的人或事情都失去了价值。事实上,他们甚至会毁掉自己!从神学的角度来看待,我认为自恋乃是罪的外显。与其他许多事物一样,罪的本质是自我中心。

路易斯维尔大学医学院行为心理学教授,在基督教辅导领域知名的学者维恩奥茨(Wayne Oates),列出有自恋型人格的部分特征。

1.   他们对自己的重要性有着不切实际的夸张认识。他们期待别人的“另眼相看”。

2.   他们利用别人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他们是人际关系的剥削者。

3.   他们觉得自己拥有特权,换句话说,他们在任何场合都毫无道理地期望别人给予特殊的照顾或注意。

4.   他们看到批评,会觉得狂怒、羞耻或丢人。

5.   他们大部分时候缺乏对他人的同情。

6.   他们心中总是充满嫉妒。

Wayne E. Oates, ‘Authentic Preaching vs. Homiletical Narcissism,’ Preaching, vol. V, no. 2 (September–October, 1989), 7.

当我们联系上面这几种特征来看待自恋时,就会比较容易看出“自爱”并非我们从前以为的那样,是一种不太急迫的危险。我们可能认识一些牧师,在他们身上常常见到某些这样的表现。也许,我们自己时不时也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爱恋自己甚至可能伏在门边,以某种出乎意料的方式潜入到我们的服事之中。例如,当教会要做出决策时总是坚持自行其是的牧师,就有陷入这种陷进的危险。喜欢“单人划艇”比赛,总是拿着自己的事工与同仁比较的牧师,亦是如此。或者,你是否遇到过这样的谈话对手,总是将你的任何话题引向对他自己或他的工作之评价上来?这也是“爱自己”的征候之一。

自恋的倾向与耶稣所要求的无私态度决然不同。耶稣说,凡跟从他的人必要舍己,而不是拔高自己!他说凡跟从他的人必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与他同负属灵旅程之担子。基督徒领袖们是否有时免除了自己作为基督门徒的基本要求?

与“爱自己”相反,圣经明确教导说,服侍的基本要求是一种谦卑的仆人心态。耶稣说我们中间最大的必要做众人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太 23:11-12)。

保罗借用至为奥秘的道成肉身来说明每个信徒(包括牧师-教师在内)都当拥有的谦卑之心究竟如何(腓 2:1-8)。同样,彼得在告诫我们中间做长老的人时,告诉他们要甘心服事,不要辖制群羊。他们不当用极权主义的方式来带领,而应当做众人敬虔的榜样(彼前 5:2-3)。

基督徒领袖们必须愿意为了神所托付我们的群羊之益处而舍己。布莱基斯曾经写到,

“我们的事工若不显出基督十架的舍己特征,就不过是纸上谈兵,没有属灵的意义;那样的事工神不会祝福。”

Bridges, 127.

包括我们的讲道在内的所有事工都发自合宜的动机,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麦琴的日记中有个痛苦的例子,说明了这一关窍:

今天错失了宣讲基督的好机会。主认为我不仅为了他的荣耀,也打算为了自己的荣耀而滔滔不绝,于是关闭了我的口舌。我认为一个人若不是单为了基督的缘故而传讲基督,就绝不是一个忠心的牧师——他只有放弃吸引众人仰望他的想法,将一切注意力引向基督,才能变得忠心。主啊,赐我这样的心吧!

James Alexander Stewart, Robert Murray McCheyne: Scholar, Saint, Seer, Soulwinner (Philadelphia: Revival Literature, 1964), 18.

愿神赐给每位传道人这样合宜的动机!

近来,正直健全的品格似乎罕有人提及。不仅在政府和企业界,而且在教会里一样,高效、有能力、行事干练的人似乎更受众人的欢迎。但是基督的事工需要像基督一样正直如一的人来承担。无论在个人层面还是职业层面上,这一点都不容轻忽。至于后者,一种整全的讲道哲学需要我们在进入讲道事工时完全相信神的呼召,并且教会也要确认这是真实的呼召。另外,来自于神的真实呼召必定伴随着属灵的恩赐。传道人还必须深信讲道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这并不是我们可以忽略其他恩赐和事工,而是坚定地相信神如今仍然选择了传讲祂的道作为主要的手段,将祂的百姓带到祂的面前,引领他们成长,渐渐地有祂儿子耶稣基督的样式。最后,健全的职业品格需要传道人同时具备热情和合宜的动机,确保一切荣耀唯独归神所有。缺乏健全的职业品格,意味着我们过分看重自己的意志和能力在事工中的重要性,超出了神对我们的看法。这样必然会带来灾难。钟马田说得好:“在我看来,对一个传道人来说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一个人孤独地站在讲台上,脸上却没有上帝的微笑。”


本文是“跨文翻译”的众筹翻译项目之一。筹款链接为: PWB@gofundme 中国境内读者,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持:

支付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