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城墙上的哀歌(7)|杨志卖刀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

最近太忙,希望本周完成F.F.Bruce《使徒行传》的所有翻译工作,还有些别的事情忙着。

没什么时间写长文,简单说一下杨志卖刀的问题,作为后面这个系列的引子。


古典小说四大名著中的《水浒》,算是若干短篇小说有机串联的长篇,能够单独列传的角色并不多。从国足领先世界1千年的绝对主力高逑以运动员身份从政开始,故事就和这位京城太尉分不开。王进被逐,其弟子史进寻师引出鲁智深;鲁智深挂单大相国寺,引出林冲被刺沧州,下一个主要角色就是林冲的“人头状”青面兽杨志。杨志是将门之后,先失了花石纲,后又失生辰纲,终于和鲁智深、武松一道二龙山落草,那是后话。

杨志和高逑的京城发生关系,是在他不肯落草水泊,定意要去京城打点关系,官复原职,好继承杨继业老令公的家传,在边关为国征战开始的。他带着一包钱帛到京城打点,无奈遇到高逑,花完所有的钱也没有结果,只好流落街头,不得不将祖传宝刀卖掉。

于是杨志又遇到第二个无赖,泼皮牛二。


牛二这人一脸正气,说话每句都在理,定要买杨志的刀:

– 牛二:你的刀多少钱?

– 杨志:祖传宝刀,3000贯。

– 牛二:什么鸟刀,这么贵?有何好处?

– 杨志:第一件,砍铜剁铁,刀口不卷;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

杀人刀上没血。

– 牛二:一一证明给我看。我讨几文铜钱你剁。

– 杨志:一刀两断。

– 牛二:我掣头发下来你吹断我看。

– 杨志:一口气吹断牛二的头发。

– 牛二:你杀人给我看看有没有血。

– 杨志:你找头狗来我杀给你看。

– 牛二:你说杀人,定要杀人才行。(绝对真理!不服不行!

– 杨志:不买拉倒,我在京城怎敢杀人。

– 牛二:我就要买。

– 杨志:要买拿钱来。

– 牛二:我没得钱。

– 杨志:没钱罗嗦什么,别耽搁我的生意。

– 牛二:我没钱偏要买。(这话也不错。

……

牛二道:“你好男子,剁我一刀。”杨志大怒,把牛二推了一交。牛二爬将起来,钻入杨志怀里。

杨志叫道:“街坊邻舍,都是证见:杨志无盘缠,自卖这口刀,这个泼皮强夺洒家的刀,又把俺打。”街坊人都怕这牛二,谁敢向前来劝。牛二喝道:“你说我打你,便打杀直甚么?”

如此纠缠下去,杨志大概因为生平际遇太过憋屈,于是一怒拔刀,杀死了牛二。


从后来校场比武和押运生辰纲看来,杨志真的是武艺高强、为人谨慎的大将之才,但因为两个泼皮的缘故,终于被逼得无家可归,只能上山落草。

不过,泼皮惹到头上,容让是没办法的,既然出来卖刀,总是会有机会拔刀。街坊邻居苦牛二已久,只是无人敢惹而已:

且说杨志押到死囚牢里,众多押牢禁子、节级,见说杨志杀死没毛大虫牛二,都可怜他是个好男子,不来问他取钱,又好生看觑他。天汉州桥下众人,为是杨志除了街上害人之物,都敛些盘缠,凑些银两,来与他送饭,上下又替他使用。推司也觑他是个身首的好汉,又与东京街上除了一害,牛二家又没苦主,把款状都改得轻了。三推六问,却招做一时斗殴杀伤,误伤人命。待了六十日限满,当厅推司禀 过府尹,将杨志带出厅前,除了长枷,断了二十脊杖,唤个文墨匠人刺了两行金印,迭配北京大名府留守司充军。那口宝刀没官入库。


近来有帮基督徒网络泼皮到我公号上撒野,胡搅蛮缠,不好好说话。本来也没什么了不起,但有些问题涉及到福音的本质,也影响到神托付给我照顾牧养的教会,按照保罗的说法,加拉太书2:4 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


5 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
6 至于那些有名望的,不论他是何等人,都与我无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甚么,

所以,有时间我会慢慢写些东西来讨论这些问题。但是对付牛二,其实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既然不能自降身份和他们胡缠,又缺乏杨志的宝刀,剩下的办法只有幽默嘲讽了。但这并不是我的主旨,相关文章也不会发得太勤奋,否则显得太过重视他们,有点主次不分。


这就是杨志本来要卖的那把刀,请参见正文和下面的评论:TGC、新城要理问答和婴儿洗。

从我接触的大部分牧者的反馈看来,大家都很厌烦这群人,但是都懒得理他们,许多人对我说,我是捅了马蜂窝(从逻辑上看,我是路人甲,对方是马蜂窝,这就是这群牧者的意思了)。不捅马蜂窝,并不表示马蜂窝是个好东西了,捅两下,大概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大家一起发声,这种网络霸凌的情况就不会那么肆无忌惮。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