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讲道(4-5)|传道人的恩赐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平衡的讲道

前言

第一篇:平衡的神学视野

第一章 理解神学基础

第二章 新约教会的事工优先顺序和重点

第三章 反思当代教会的事工

一、当代教会的事工优先顺序

二、我们必须处理属灵恩赐的问题

三、我们必须重新重视礼拜

四、我们必须重新重视传福音

五、讲道与属灵成长

六、讲道与属灵相交

七、讲道与关怀神的百姓

八、小结和思考

第二篇:保持个人观点的平衡

第四章 个人生活的正直

4-1 灵性

4-2 品格

4-3 名声

第五章 传道人健全的职业生涯

4-4 呼召

4-5 传道人的恩赐

无论情况如何,蒙神呼召做传道的,必定不会缺乏相应的恩赐。圣经中有大量例子可以佐证此论,比如摩西、撒母耳、以赛亚、耶利米、保罗、提摩太或者提多。这也符合圣经的直接教导,诸如:“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若有讲道的,要按着神的圣言讲”(彼前 4:10-11),或者“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弗 4:11)。

从某种意义上讲,呼召和恩赐就像自行车的两个轮子。我们不能缺少恩赐,却认定自己必有呼召,也不能将恩赐深藏不露,却拒绝传道的呼召。请大家读一下布莱基斯(Charles Bridges)的经典著作《基督教事工(The Christian Ministry)》,回顾一下他给出的明智意见:

然而,愿望和能力的配合乃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因为缺少任何一样,都不足以服事。单独的愿望……本身不能证明为神的呼召。无论一个人多么情愿,我们无法设想主会派遣不够资格的工人进入他的葡萄园:而且,除了他以外无人可以让人够得上这样的资格……

也无论一个人拥有如何丰富的教牧恩赐,若无服事的具体愿望和兴趣,(尽管作为教会的帮手,或许有着重要的作用)显然已经被圣灵排除在这一崇高而重要的服事之外。

Charles Bridges, The Christian Ministry (London: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rep. 1967), 99.

正如布莱基斯所说,我们有必要重视二者的平衡。

呼召本质上是一个人献上自己的生命,投身于服事神和他的百姓,而恩赐说的是这人适合从事怎样的服事。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以弗所书 4:11提到的各种有恩赐的领袖们,都是在不同种类的话语服事上拥有恩赐。使徒是亲炙基督的教导,并将基督的道传到从前未曾听闻基督的地方。新约中的先知乃是在新约成书之前得到神特别启示,向旧约中前辈那样直言神的真道之人。传福音的是那些具备特殊恩赐,能够向从未听闻福音或缺乏积极回应之人阐明救恩道理的人。牧师-教师在地方教会中担任话语的服事。

这并不是说那被称为“平信徒”之人在阐明神的道上就没有任何责任,而是说神会赐下恩赐给那些祂亲自呼召出来在教会中为首的人,让他们可以向失丧之人有效地阐明神救恩之道,建造神的教会。华富尔得(Wlvoord)这样说过:

以弗所书 4:11提到的传福音恩赐,指的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能力,可以阐明救恩的福音,为基督赢回失丧之人。尽管所有基督徒都应当成为福音的管道,像保罗指教提摩太那样做传道的工夫(提后 4:5),但总有些人在传讲福音上面比其他人更有效果一些。

做牧师或群羊牧者之恩赐,也包含着特殊的才能。在以弗所书 4:11中,牧师和教师是连在一起的,表明真正的牧者也能够教导或喂养群羊,真正的教师也应当具备一定的牧养能力。尽管在不同的人身上教导和牧养的恩赐各有不同,但教导和牧养结合,是任何希望有效传讲神的道之人不可避免的挑战。

John F. Walvoord, ‘Contemporary Issues in the Doctrine of the Holy Spirit—Part IV: Spiritual Gifts Today,’ Bibliotheca Sacra, vol. 130, no. 520, Oct–Nov, 1973 (The Theological Journal Library [CD-ROM], Garland, TX: Galaxie Software, 1998), record 44472.

彼得斯(Peters)在讨论海外宣教事工时,对话语服事的性质提供了有益的总结,无疑可以帮助那些纠结在呼召和恩赐概念上的人。

如今,话语的服事基本分为三种:(1)传福音的服事,主要方向是福音的扩展,在本地和海外建立教会。这种服事基本上指的是在本地或海外的先锋性事工。因此,保罗才命令提摩太“做成传道的功夫。”传福音的人乃是进入福音未及之民的信使。这种事工就是“普遍意义上的宣教士”所从事的。(2)牧养群羊的事工涉及在地方教会中的各种服事。这是牧师、属灵监督和指导的服事。(3)讲道事工。尽管以弗所书 4:11没有严格区分教导和牧养任务,但在哥林多前书 12:28-29中保罗单独提出了教师,说明我们有必要区分教导与牧养事工。同时,我们还应注意到保罗曾经数次自称教师(师傅),但从未说过自己是牧师(提前 2:7;提后 1:11;参提后 4:3;来5:12;雅 3:1)。

尽管我们乐于承认圣灵拥有根据需要运行和服事的主权,但似乎对我们来说,圣灵以特殊的方式认可,呼召做话语的服事之人一般都进入上述三个领域。

George W. Peters, ‘The Call of God,’ Bibliotheca Sacra, vol. 120, no. 480, Oct–Nov, 1963 (The Theological Journal Library [CD-ROM], Garland, TX: Galaxie Software, 1998), record 20905.

我们的事工哲学,包括我们的讲道哲学,必须让我们能够评判我们自己与他人在讲道上的恩赐。保罗在提摩太前书和在提多书中给出了监督所需的资格,其中就包括话语服事的能力(提前 3:2;提多 1:9)。神是否赐给我们特殊的才能,让我们可以研究、理解、发明神的道,应用在自己和他人身上?尽管公开演说的天赋乃是服事中极好的助益,但对讲道的要求远不止于此。传道的恩赐是神在恩典中、借着基督、通过圣灵的工作,凭己意赐给传道人的。

行笔自此,我不禁想起自己的经历,无疑也是许多回应主的呼召,进入话语服事之人的共同经历。我并没有公共演讲的天赋。比如,我高中时期最揪心的记忆就与预备演说稿、在公共演讲课上演讲有关。从高中到大学阶段,我在课堂上也很少提问或发表评论。时至今日,尽管我已经有了40年的讲道经验,有时在并非讲道的场合发言还是会觉得不太自在。然而,我从大学毕业做传道人至今,大体上对自己的工作心满意足。除此之外,在教会或其他场合接受我话语牧养之人,常常向我指出我在讲道上的恩赐。我认为,这只能归结于神喜悦使用今世软弱之人来成就他的目标。


本文是“跨文翻译”的众筹翻译项目之一。筹款链接为: PWB@gofundme 中国境内读者,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持:

支付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