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 and Ligh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既然身体并无自由,思想仍然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我的教会名叫“轻轨战舰”,取其异象,是在每个轻轨站建立一个小型教会,于是大家可以简单地约定“轻轨站见”。

有一天,我们支持的一位朋友对水哥说,你们教会什么都好,就是名字太不属灵了。何不改一个属灵的名字?我听了一笑,不置可否。

但昨天得了默示,就像我的朋友的教会分别叫作:

  • “Grace And Word”= 恩道;

  • “Grace and Light” = 恩光;

  • “Cross and Covanant” = 十架圣约

  • “Grace and Covanant" = 恩约……

于是,若神垂听我的祷告,瘟疫在今日止息,我愿意在封城结束之后,向长老会提议,是否把教会的名字改为:

“Word And Light”= 道光。

以后我们植堂,

第一代就叫“Grace Abandant” = 咸丰;

第二代叫“Christ Sovereignty”= 同治;

第三代叫“Light’s Descendants”= 光绪;

第四代叫 “Proclaim God’s Rule”= 宣统。

好吧,我编不下去了,为自己的宣教异象感动!


说正题。有些基督徒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一段视频,引起了一点讨论。涉及很严肃的问题。

按照我的原则,我不参与社交媒体上的辩论(吵架)。其中很多人都是我很尊重的知识分子。我的前一篇文章“天谴论”在知识分子中的小型翻车现场也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是整理了一下时间线。

但并不是说我没有倾向性。有的时候,只要说出来或者指向一个话题,甚至仅仅是暗示一个话题,就会暴露立场。孔子述而不作,No Zuo No Die,是我随时放在桌上的格言。

但即使是整理故事线,任何话都没有说,还是发不出来。据说前几天春节,有关部门没有上班,所以大家居然把红花会骂垮了。而昨天开始已经上班,舆论风向已经大为偏转,从“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转为“万众一心武汉加油”了。那么发不出来也正常。

试着自查删改之后发了10个版本,均在第一秒就被封住了,没什么心情再说,也不想讨论。大家感兴趣就点击原文链接看时间线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