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ebruary 4, 2020

Word and Ligh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既然身体并无自由,思想仍然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我的教会名叫“轻轨战舰”,取其异象,是在每个轻轨站建立一个小型教会,于是大家可以简单地约定“轻轨站见”。 有一天,我们支持的一位朋友对水哥说,你们教会什么都好,就是名字太不属灵了。何不改一个属灵的名字?我听了一笑,不置可否。 但昨天得了默示,就像我的朋友的教会分别叫作: “Grace And Word”= 恩道; “Grace and Light” = 恩光; “Cross and Covanant” = 十架圣约 “Grace and Covanant" = 恩约……… Read More »Word and Ligh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