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ebruary 3, 2020

瘟疫时期的日常(4)|“天谴论”在知识分子中的小型翻车现场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2 分钟瘟疫时期的日常,不过是记录自己每日所思所想而已。既然身体并无自由,思想仍然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今天所见,是一幅小型的翻车现场。 事情是这样的。几天前在吉隆坡举行的“福音与文化大会”上,请来了唐崇荣牧师、提摩太凯勒、D.A.卡森等名牧/名教授。 在某个Panel的环节,唐崇荣牧师说到福音在中国的事情时,随口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到,“王怡牧师是中国最伟大的圣徒之一,他被判九年可能是中国冠状病毒爆发的原因。” 从视频转播看,现场气氛轻松,大家都没有当真,而是会心一笑。我有好几个朋友在现场。究竟是否如此,日后可以请教。 有一位网名“土豆妈”的基督徒,在推特上发布了这段视频的45秒片段,并注上了这样一段话: 在2020吉隆坡“福音与文化”大会上,唐崇荣牧师说王怡牧师是中国最伟大的圣徒之一,他被判九年可能是中国冠状病毒爆发的原因。 过了不久,著名的知识分子慕容雪村对此评论道: 这不是胡说嘛,许多基督徒也感染了怎么说?逮捕、审判王怡的是赵家恶棍,神却让中国的普通人和基督徒去死。还能更靠谱点吗?另外,这些主张天谴论的人有沒有想过,这种说法对那些染病的人有多么不公平,多么冷血? 下面另一位著名的基督徒自媒体张洵跟帖说: 基督徒也感染也死亡,但即使感染染病死亡离世,也在为主做见证啊。没有什么冷血,因为我们都犯了罪,罪的工价都是死,面对天灾,没有无辜者;面对人祸,都是亏欠者。 于是慕容雪村回应道: 天谴这词,最好只说自己。『武汉人被天谴了』这种话,最好能先摸着良心問問那些还在病痛中掙扎哭号的病人是否同意。在这种時候说这种话,不仅不能證明基督徒的善意,还显得极为冷血。新教教徒动不动就拿索多玛式的惩罚来恐吓民众,自己不觉得有問題吗? 翻车现场从此开始。 基督徒王鹏说: 我相信这一点。所以我最近都没有为武汉祷告,而是总在想,出埃及记中,法老心刚硬,神降十灾,以色列人要为埃及人祷告吗?不。摩西只是一次次地传讲神的话给法老,让我的百姓离开。 所以我觉得基督教世界应该责成中国政府释放王怡和被迫害的基督徒。然后祷告神收起这个惩罚,大大地启示出这个神迹 后面是一众基督徒各执一词,或引用圣经,或自说自话。于是慕容雪村另开一条推特: 一群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认为这场瘟疫是他們的神搞出來的,为了惩罚共产党政权对王怡牧師的不义审判。这种话语或許是出于某种正直或善良的愿望,但给人的感覺却很冷血和残忍,想想那些在死亡线上掙扎的病人吧,他們大多数都跟王怡案毫无关系,这位神究竟怎么想的,才会让他们为王怡案顶罪? 一位名叫Word and Light (这个名字翻译过来,应该叫“道光”)的基督徒立即回应慕容:… Read More »瘟疫时期的日常(4)|“天谴论”在知识分子中的小型翻车现场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