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瘟疫时期的日常(3)|积极见证与消极见证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1 先前满有人民的城,现在何竟独坐!(圣经·旧约·耶利米的哀歌 1:1)

洗碗的时候,想起了管轶的报告,模糊地想起财新的“可怕”,“逃跑”等关键字。但是城已经合围了,坐在城头的先知耶利米也只能眼看着两年之后城破,百姓被杀被掳,圣殿被夷爲廢墟。但其間的辛酸苦痛,遠不是幾首離合之詩可以傾吐盡淨。


航班停飞了,本来计划的旅行事实上已经不再可能。五月想要回学校上的那门课程也越来越渺茫——甚至连撤侨这种事情也在有生之年遇见了。

想起来给几位分散各处的朋友打电话,两位在国际学校工作的老师半年内大概是开不了学了,其他外籍的教师都已经被撤离,何时返回尚无法决定。


继续翻译手中的项目。用了三个晚上,三个小时的时间才翻译了一段不到4千字的“呼召”。不过这段文字鼓励了我,提起精神预备了第一次网络礼拜的讲道。


今天讲道的经文是以赛亚书11-12章。无论瘟疫如何,我希望我所服事的弟兄姊妹们记住三点:

  1. 缺乏信心的亚哈斯或者强大而残暴的亚述王,都不是我们盼望的弥赛亚。弥赛亚乃是从伯利恒的农家——耶西的家里——发出,这里甚至没有提到势力显赫的王族大卫。
  2. 审判永远不是神最后的目的。无论神如何审判他的百姓,无论是因为何种原因,他都会再次带领他们“出埃及”,像分开红海一样让幼发拉底大河分叉,炼净的余民可以不湿脚的跨过,回到弥赛亚所竖起的大旗之下。
  3. 正是因此,以赛亚12章圣经中最美好荣耀的赞美诗,乃是在以法莲-叙利亚大兵压境,君王亚哈斯拒绝求神“或显在高处、或显在深处”的兆头,拒绝先知话语和神的拯救,不可逆转地掉入审判深渊之时:

    1 到那日,你必说:耶和华啊,我要称谢你!因为你虽然向我发怒,你的怒气却已转消;你又安慰了我。
    2 看哪!神是我的拯救;我要倚靠他,并不惧怕。因为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诗歌,他也成了我的拯救。
    3 所以,你们必从救恩的泉源欢然取水。
    4 在那日,你们要说:当称谢耶和华,求告他的名;将他所行的传扬在万民中,题说他的名已被尊崇。
    5 你们要向耶和华唱歌,因他所行的甚是美好;但愿这事普传天下。
    6 锡安的居民哪,当扬声欢呼,因为在你们中间的以色列圣者乃为至大。

以马内利呀,他张开翅膀,在你们中间的以色列圣者,乃为至大。


昨天重庆封闭了最中心紧要的28个轻轨站,最近已经很难在轻轨站见面了。无论是物流还是人流,现在都越发困难。

作为一个信仰共同体,我们或许有两种可能的见证模式。

一种是积极参与,广泛采购紧俏资源,再想办法绕过红花会,将物资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对此,我们教会的资源和专业能力似乎都有欠缺,没有合理的理由与其他机构或教会竞争资源,增加供应链的长度。

另一种是消极参与的见证。既然作为教会的参与并不一定具有建设性,我希望成员们多多祷告,安静在家,照顾好自己的家庭和工作,最重要的是,一个也不要成为传染源。我以为,这将是目前的情势下我们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因为染病不仅是个体的生死问题,而且是涉及瘟疫流行的大众安全危机,影响到每个人所在的小区、公司和城市。

如果当瘟疫过去之后,我们可以说“在神的保守中,我们没有一人染病”,在我看来,也是一种从消极到积极的见证。


为奋战一线的教会和弟兄姊妹祷告,求主的保守临到每个人。为有能力支持灾区的教会和弟兄姊妹祷告,求主纪念每个人的付出,保守每一片心意都可以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是为“积极见证”与“消极见证”之辩。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