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的讲道(4-4)|传道人的呼召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平衡的讲道

前言

第一篇:平衡的神学视野

第一章 理解神学基础

第二章 新约教会的事工优先顺序和重点

第三章 反思当代教会的事工

一、当代教会的事工优先顺序

二、我们必须处理属灵恩赐的问题

三、我们必须重新重视礼拜

四、我们必须重新重视传福音

五、讲道与属灵成长

六、讲道与属灵相交

七、讲道与关怀神的百姓

八、小结和思考

第二篇:保持个人观点的平衡

第四章 个人生活的正直

4-1 灵性

4-2 品格

4-3 名声

第五章 传道人健全的职业生涯

讲道哲学中除了必须个人正直之外,还需要考虑职业健全的问题。传道人必须理解并严肃对待几件事,因为这些事情乃是整个讲道工作的基础。这几件事情包括呼召、恩赐、对讲道重要性的认识、正确的动机和个人纪律。

#### 4-4 蒙召传道

如今,人们已经不像从前一样强调传道人蒙神呼召的重要性了。曾经一度,按牧委员会要在这件事上极其仔细地考察按牧候选人。然而近来人们已经不常询问传道人蒙召的细节。这真是一件憾事。

如今有些站讲台之人,甚至可能有许多人,都不能清楚地解释自己是否蒙召传道。事实上,有些人可能觉得此事无关紧要。这并不是说他们怀着不可告人的动机。有人选择传道为业,因为他们真诚地相信他们可以借此改变他人的生命。他们关心他人的生命,对个人和群体的状态都甚为关心。他们认为基督的信息对于社会大有益处,因此愿意直接参与,分享福音。我们很难批评这样的理由。然而,他们似乎缺乏一件事——确信传道是神对他们个人生命的旨意。

一个人选择做传道人,绝非一件小事。若非有着不可动摇的确信,知道这是神的旨意而必须服从,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当避之不及的职业。桑斯特(Sangster)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睿智的建议:

这是一件崇高而可畏的任务,任何人都当退缩不前。这就是为何教会智慧地要求,任何人作传道都必须有从神而来的呼召。除此之外,无人可以坚持从事这项工作。有人或许开始的时候以此为业,靠着传道换取每日的饮食。有人甚至在开始的时候会喜欢这个工作……在一段时间里觉得心满意足。但是不会太久!他不可能以这种方式支撑这一事工。[[1]](#_ftn1)

蒙召服事并非出自人的意愿或谋划,传道也不单是一种职业偏好或出于教会的需要。蒙召传道,乃是人受到神的驱迫而顺从。马克福森(Macpherson)如是说:

没有那位牧师是偶然碰上了这份工作。他成为牧师,也不单单是我们常常说的那样,因为某个有影响力的人牵动了他的绳索pulled the string)。唯一可以将人牵动,让他顺服呼召做传道人的绳索,乃是他的心绳。只有神可以牵动它![[2]](#_ftn2)

乔义特(John Henry Jowett)则说:

我想说明,我相信所有真正蒙召服事神的人都会明白,呼召是神主动向人显明其庄严的旨意,是一种奥秘的使命,让人别无选择,只能走上这条道路,成为永生神的仆人和器皿,传讲神的信息。[[3]](#_ftn3)

波拉德(Frank Pollard)在当代讲道手册(_Handbook of Contemporary Preaching_中回顾了他年轻时写下的蒙召经历。

我是一位传道人,就像莫比迪克是一头大白鲨一样。我无法推脱这个身份。我生来就是如此,受造便是为此。我唯一的野心就是将神话语中藏着的真理发表出来。我唯一的目标就是以简单、新颖的方式阐明圣经中伟大而古老的真理。我唯一的工具就是言语,从神的爱而来的简短言语。对我来说,讲道绝不会变成一件单调乏味的工作,就像鸟儿不会厌倦飞行一样。[[4]](#_ftn4)

这段话仿佛保罗的宣告,回响着使徒的使命感: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 (林前 9:16)。

但是,每个人蒙召做传道的经过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什么通行的方法可以判断。对于有些人来说,呼召来自于属灵寻求的时候甚至属灵危机时,内心确定的感动。对另一些人而言,呼召可能是一次突然的意外事件,就像保罗在大马士革路上所遇见的。还有人的呼召也许是随着生命的成长,渐渐意识到神对他的期待。尽管有人见证说,他们蒙召的时候经历了神势不可挡、吞没一切的同在感,但大多数人蒙召大概都是听到了神在内心发出的微小的声音

传道的呼召通常先临到个人,然后再由教会加以确认。当然,我们在圣经里能够找出蒙召的先例。正如我在别的地方业已说过的,

在新约中,神似乎通过内外两种方式呼召人成为教会的带领者。神的呼召临到,让人有一种不得不行的感觉。与此同时,教会也确认了这是来自神的呼召。我们在使徒行传中到处能看到这样的例子。那么蒙神呼召之人从来不会是一匹独狼,总是会接受更大的基督徒共同体的监督。[[5]](#_ftn5)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巴拿巴和扫罗(后来被成为保罗)在使徒行传13章开始部分蒙召的经历。尽管保罗意识到自己蒙召服事基督,也常常在书信中见证这种呼召,但他们仍然由安提阿教会确认了宣教士的呼召,并由教会派遣出去宣教。这并没有一点削弱保罗自己蒙召的感觉,而是进一步强化了他的呼召。

有时情况正好相反,教会首先感觉到神对某人的呼召,而这人自己尚一无所知。历史上,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好多次。教会历史学家菲利普沙夫(Schaff)曾经提到过数起。

公元361年,当格里高利回家探访自己的父亲时,父亲当着教会的面,违背他的意愿,甚至事先没有告诉他,就在一个节日里将他按立为教会的长老。这种强行拣选按立的做法尽管极其不合我们的品味,但那时却甚为普遍,当会众心中迫切想要按立一个人时,许多时候事后证明会众的呼声就是神自己的呼召。巴西尔、奥古斯丁被按立为长老,亚他拿修和安布罗修被按立为主教,都不是他们本人的意愿。安提阿不错,格里高利很快就逃到了本都的朋友家里,但随后想到自己年迈的双亲和教会迫切的呼召,于是在362年复活节回到了納西盎,在第一篇讲道中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说:正如摩西或者此后的耶利米一样,考虑到自己的年级,在蒙召之时略微迟疑是有益的;但像亚伦或以赛亚一样,随时听从神的呼召也有益处;也有双方都出于敬虔之心,一方顾及自己天生的弱点而推脱不肯,另一方则看重安提阿的约翰,就是被称为金口的克里索斯托( Chrysostom, the “golden mouth”)之恩赐,于是教会将他放在了讲台之上,他也就靠着那呼召他之神的大能服事。”[[6]](#_ftn6)

奥古斯丁曾经偶然提到,当他在391年访问希波时,教会不顾他的抗议和眼泪,强行按立他为长老,于是从那年开始他就按照主教的要求讲道和研究圣经。[[7]](#_ftn7)

克里索斯托不愿做牧师。事实上,他曾经多次逃避按立。但是在386年,他最终被按立为长老,并为选为安提阿的首席传道人。教会呼召他传道——他自己并未主动要求。比起教会对他的呼召而言,克里索斯托内心几乎没有听到神呼召他传道。[[8]](#_ftn8)

宗教改革时期苏格兰牧师约翰·诺克斯似乎也是一样的状况。作为一位熟读圣经、神学精湛、口才出众之人,诺克斯在1530年被罗马天主教按立。但他从来没有想要做教士或修士,而是做了一所小学的校长。过了很多年之后,在42岁时,他认识了一位名叫约翰·拉夫(John Rough)的传道人。这位不太出名的传道人跟从宗教改革者的教训,很高兴地发现诺克斯与自己想法相同——后者在接受按立之后15年左右的时间里渐渐改变了自己的观点。马克福森(Macpherson)简单地讲述了这个故事。

在圣安得烈教堂那个难忘的五月的周日,从前做过阿蓝伯爵(Earl of Arran)的宫廷牧师的约翰·拉夫先生讲道,题目是基督教会选举自己牧师的权力。约翰·诺克斯当时也在座。讲到一半的时候,拉夫先生突然中断了讲道,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请求诺克斯出来服事。接受你的公职开始讲道吧,他请求他说,尽管你想要逃避神沉重而不快的重任。会众正式通过了呼召。事实上,拉夫只是要求他们投票表决。记录员别致地记录说,于是,约翰因为困窘而泪流满面,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呼召被会众强制通过了。[[9]](#_ftn9)

从约翰班扬(John Bunyon)的自传看来,他似乎也是被地方教会主动宣布呼召为传道的。[[10]](#_ftn10)班扬没有上过学,事实上,他结婚之前甚至不识字。然而,贝德福德那个小小的浸信会教会却看出他是神中意的传道人。

一个更晚近的例子是乔治·W·特鲁特(George W. Truett1867–1944)不同寻常的经历。特鲁特在得克萨斯州韦科城的贝勒大学接受了高等教育。此后他回到东部,在乔治亚州建立了一所高中,自任校长。1889年,他返回得克萨斯,入读格雷森专科学院(Grayson Junior College),计划以后学习法律。那时他参加的教会是得克萨斯的怀特赖特(Whitewright)浸信会。1890年的某个周六晚上,教会常务会议进行之中,突然呼召特鲁特做牧师,让他大吃一惊。一下记载引自波瓦坦·W·詹姆士(Powhatan W. James)所写的特鲁特传记:

他们讨论完了教会的各项事务,在牧师短讲结束之后,在座最年长的执事(当时健康状况已经很差)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开始非常慎重庄严地讲话……

有一种东西叫做教会的责任,乃是整个教会都当去行的。有一种东西叫做个人的责任,乃是一个人不随从众人的道路,需要独自面对的责任;但是我深信,正如你们也相信的那样——因为我们彼此已经对此谈论过多次——这间教会有责任做一件事,而我们已经耽延良久,迟迟没有采取行动。因此,我提出动议,这间教会呼召众位长老出来,按立乔治·W·特鲁特弟兄做牧师,全职从事福音的事工。”[[11]](#_ftn11)

在动议得到其他人附议之后,特鲁特强烈地抗议,坚持说自己情愿做律师。但众人的意愿占了上风,当年晚些时候他被按立为牧师,开始服侍,不久之后去了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第一浸信会做牧师。他在那里杰出地服事了47年,期间该教会会员超过7000人,成为南方浸信会最大的教会。

不论神的呼召首先临到蒙召之人还是先感动了会众,我们都不应当轻视呼召的重要性。知道我们蒙神呼召传道,将极大地帮助我们度过讲道生涯中那些无法避免的暗淡日子。

蒙召传神的道!传道人的基本底线。愿每位传道人都确信自己的呼召,因此他将毫不动摇地顺服,并找到传道生涯中关于职业选择所有疑惑的答案。[[12]](#_ftn12)

* * *

##### [脚注]

[[1]](#_ftnref1) W. E. Sangster, _The Craft of Sermon Construction_ (Philadelphia: The Westminster Press, 1951), 15.

[[2]](#_ftnref2) Macpherson, 60.

[[3]](#_ftnref3) John Henry Jowett, _The Preacher: His Life and Work_ (New York: Harper, 1912), 19.

[[4]](#_ftnref4) Frank Pollard, ‘Preparing the Preacher,’ _Handbook of Contemporary Preaching_, ed. Michael Duduit (Nashville, TN: Broadman Press, 1992), 137.

[[5]](#_ftnref5) Donald L. Hamilton, _Homiletical Handbook_ (Nashville, TN: Broadman Press, 1992), 17.

[[6]](#_ftnref6) Philip Schaff, _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_, vol. 3, ‘Nicene and Post-Nicene Christianity’ (The Theological Journal Library [CD-ROM], Garland, TX: Galaxie Software, 1998), record 9053.

[[7]](#_ftnref7) Paul Scott Wilson, _A Concise History of Preaching_ (Nashville, TN: Abingdon Press, 1992), 59.

[[8]](#_ftnref8) Quoted in Clyde E. Fant, Jr. and William M. Pinson, Jr., _20 Centuries of Great Preaching_, vol. 1 (Waco, TX: Word Books, 1971), 54

[[9]](#_ftnref9) Macpherson, 65\. 更详细的故事和有关人物事件,可见 F.R. Webber, _A History of Preaching in Britain and America_, Part 2 (Milwaukee, WI: Northwestern Publishing House, 1955), 26–38.

[[10]](#_ftnref10) John Bunyan, _Grace Abounding_ (The Ages Digital Library [CD-ROM], Albany, OR: Ages Software, 1997), 85.

[[11]](#_ftnref11) Quoted in Fant and Pinson, vol. 8, 133.

[[12]](#_ftnref12) Sangster, 24.


本文是“跨文翻译”的众筹翻译项目之一。筹款链接为: PWB@gofundme 中国境内读者,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持:

支付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