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时期的日常(1)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我一直记得从前的校长麦奎金先生的一句话:

当我们20年之后回顾今日所做之事,会发现许多都没有永恒的意义或影响。

或许频繁地翻动朋友圈,算是没有什么永恒意义的事情之一。

瘟疫来临,但仍然不想突兀地掉入各种宏大叙事,于是只能在更多祷告之余,尽力保守日常的工作不受太大影响。

那些投入的时间,那些翻译的文字,也许在现在看来不合时宜,但是既然神暂时(或者日后也不会)没有借着瘟疫完全改变我的呼召,就像2008年汶川地震一样,那么我还是维持着日常的生活方式,翻译我的使徒行传圣经注释和平衡的讲道,校对各种需要校对的文字。


昨天交付了4万字的使徒行传注释译稿,已经完成了前20章的翻译。或许瘟疫还没有结束,这本书就可以截稿了。

晚上孩子们睡得很晚。陪着他们睡觉的时候,随手翻译“平衡的讲道”,一个晚上大概也有千字左右。待得情绪稍微饱满,再开始校对“成圣的福音奥秘”。手中还有另一个旧约概览的校对,需要带着陶陶一起做,顺便和他讨论汉语的语法。

我们今天谈到我写英文,大概绝不会使用这样的句式:

Joshua emphasizes the principle of unconditional grace based on God’s covenant oath.

而是写成:

Based on God’s covenant oath, Joshua emphasizes the principle of unconditional grace.

而我希望陶陶可以尽量加强语感,将中文的串联式动词思维方式改变为英文的主动词+分词的思维方式,读到一个句子的时候首先自动感知句子的主谓宾:

约书亚记强调,无条件恩典的原则乃是根据上帝圣约的誓言。

这是很简单的错误,却是中文为母语的译者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语言的异质感,应当让我们读到这样的句子时,自动地汗毛倒竖,出自第六感的语感迸发出来:

约书亚记根据神在圣约中所立的誓言,强调了无条件恩典的原则。


家里一人只有两个口罩,可见的将来也买不到口罩。

孩子们不懂事,随意就拆开了一个来玩。Emma赶紧制止了他们,将口罩收了起来。


4月和5月本来有旅行计划,现在暂且推迟不管。如果4月形势没有好转,大概回去上最后一门DMin课程的计划就无法完成了,估计只能转为DML。


没事在家和Emma讨论创世记里约瑟的妻子亚西纳是不是黑色皮肤。Emma出示David教科书上的图片,证明古埃及人并不那么黑。无论如何,玛拿西支派和以法莲支派,至少有一半是埃及血统,异教祭司的后裔。

摩西也娶了一位古实(埃塞俄比亚)女子为妻,在民数记12章里被自己的两位亲兄亲姐攻击。

看起来以色列人也不是那么白。不过我们只是无聊而已。


使徒行传15章的耶路撒冷大公会议上,彼得有一句话说得很重:

现在为甚么试探神,要把我们祖宗和我们所不能负的轭放在门徒的颈项上呢?

而后雅各的意见是这样:

19 所以据我的意见,不可难为那归服神的外邦人;
20 只要写信,吩咐他们禁戒偶象的污秽和姦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
21 因为从古以来,摩西的书在各城有人传讲,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

这就是所谓“耶路撒冷大公会议”的四条决议。

这个决议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犹太信徒与外邦人信徒如何一起团契和吃饭的问题。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是信神之人应有的生活态度改变,而不吃血,则是为了犹太基督徒与外邦基督徒一起吃饭的问题。实际上,这已经是最轻的心理安慰了,因为正统的犹太人甚至不会踏入外邦人的家门,而无论外邦人如何宰杀动物,几乎都不可能满足律法上完全没有血的要求。

要制作满足要求的不带血的肉,需要用水(常温,太热或太冷都不好)清洗,用盐将血吸尽,等等一系列操作,参见“犹太人处理肉类的方法”,而厨房的器皿厨具等各样东西,都有严格的标准,比如“热水洗过的玻璃杯”能不能使用?能不能用洗碗机清洗塑料碗?以前喝过热饮料的不锈钢杯子是否清真?有关标准,可以参见“犹太人的厨房”

所以,雅各说一句禁戒血和勒死的牲畜(同样的道理,勒死的牲畜没有放血),基本上等于除了形式上的尊重以外,承认神在使徒行传10章里给予彼得的异象和启示:

9 彼得约在午正,上房顶去祷告,
10 觉得饿了,想要吃。那家的人正预备饭的时候,彼得魂游象外,
11 看见天开了,有一物降下,好象一块大布,繫着四角,缒在地上,
12 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并天上的飞鸟;
13 又有声音向他说:彼得,起来,宰了吃!
14 彼得却说:主阿,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洁净的物,我从来没有吃过。
15 第二次有声音向他说: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
16 这样一连叁次,那物随即收回天上去了。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教会在传统上就是这样理解耶路撒冷大公会议四条禁戒的。比如,RSV圣经译本有一个旁注:

other early authorities omit "and from what is strangled"

意思是,其他早期权威(西方)抄本删除了使徒行传15:20“并勒死的牲畜”几个字。马歇尔的解释是这样的:

RSV的旁注暗示,后来的某个抄写员修改了这里禁戒的项目;删除“勒死的牲畜”之后,剩下的三项可被理解为某种道德诫命——禁止拜偶像、奸淫和杀人(流人血)。这种修改大概是因为抄写员无法理解第一世纪的情景;随着时间的流逝,教会已经很少需要处理和犹太基督徒一起吃饭的问题。

Bruce的注释基本相同:

20 但是,在实践上还有一个具体的问题。在大多数城市里外邦信徒不得不与犹太信徒一起生活,而后者从小就学习遵守利未记的食物禁忌,尽量避免和外邦人接触。如果两个群体之间要自由地交往,就必须设置某些原则,特别需要规范一起用餐的方式。耶路撒冷教会的成员在本地大概很少经历过这一类社交问题,但当他们听闻别处的犹太基督徒以一种完全无所顾忌的方式与外邦人基督徒社交,仿佛已经不再遵守世世代代传下来的食物禁忌一样,他们心里极其不安。彼得最初破坏传统,进入哥尼流家里的事情已经被他们放过,因为他是在神的指引下行事的;但是他在安提阿与外邦基督徒同桌吃饭的事情,已经在耶路撒冷发酵为严重的丑闻。今天的新约读者熟悉保罗在这一类事情上毫无拘束的态度,可能会以为当时的犹太人大体上也是这样的态度;事实上,在犹太基督徒之中,保罗对待此事(以及其他几个事情)的态度可能是非常的例外。
因此,雅各经过深思熟虑,提出外邦人基督徒应当避免吃那些与拜偶像有关的食物以及血没有完全放完的动物肉,他们也应当谨守犹太人关于奸淫的规定,不要再按照他们习惯的异教习俗与标准来生活。
当割礼这个绊脚石被挪走之后,教会自然应当提供一种可行的modus vivendi (生活方式),让这两个生活差异极大的群体可以彼此交往。这种modus vivendi大概类似于流散各地的犹太人与敬畏神的外邦人之间维持一定程度的社交所规定的条件。其中有关不可吃带血的动物肉(也包括勒死的牲畜)的规定,是根据创 9:4“神赐给诺亚的命令”而来。61后来,当使徒大公会议所处理的问题已经不复存在以后,教会修改了雅各提出、为其他领袖所接受的规定,使其变成了纯粹的伦理要求;因此,西方文本的异文中,雅各向外邦归信者提出的要求是“禁戒偶像、奸淫和流人的血,62 以及其他不愿意别人行在他们身上的事情。”63


这样的问题相当难解。关于这几节经文的解释,我见过最长的一本书,写了306页,名字就叫“The Lifting of the Veil: Acts 15:20-21 (揭开面纱:使徒行传15:20-21)”,专门讨论这两节经文的含义。

不过既然关在家里无所事事,又有各种智慧人大谈旧约中不可吃蝙蝠的食物律法,加上有朋友提出是否写点什么来讨论,所以我仍旧仔细想了一下。

本来我不打算写任何文章讨论这种问题,知道会有比我更高水平的牧者写文章,但想到加拉太书2章里保罗的态度:

4 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
5 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

似乎这种关乎律法和恩典的事情是不应当沉默不语的,至少表个态吧。至于神学上的讨论,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参考这两篇文章看看吧:

可以用旧约的饮食条例来批评吃食野生动物吗?

吃吃与不吃


明天继续努力工作,仍旧不能出门。David已经两天晚睡了,因为白天活动量严重不够。得想想办法改变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