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24)——传道人为了未来而储蓄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诗篇112说,

1 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敬畏耶和华,甚喜爱他命令的,这人便为有福!
2 他的后裔在世必强盛;正直人的后代必要蒙福。
3 他家中有货物,有钱财;他的公义存到永远。
4 正直人在黑暗中,有光向他发现;他有恩惠,有怜悯,有公义。
……
5 施恩与人、借贷与人的,这人事情顺利;他被审判的时候要诉明自己的冤。
……
9 他施捨钱财,賙济贫穷;他的仁义存到永远。他的角必被高举,大有荣耀。
……


美国的宗教工作者(比如牧师)可以选择不用交国家强制的社保。虽然这样做并不一定明智,但我知道有些朋友是这样选择(opt out of SS)的。有一篇讨论的文章(英文),可以在一个帮助人报税的网站上阅读:Should Ministers Opt Out Of Social Security?

不用交社保,拿到手的钱会多不少,但其目的并非用于消费,而是投资在一个比社保受益更高、管理更好的退休计划上。就像教育一样,国家设计的计划针对大多数人,而在家教育可以针对自己的孩子量身定做,节约学习时间,提升学术水平,不过要求家长的决心和责任感要高许多。自己管理退休计划也是一样,到了退休的时候,领不到国家发的不多的退休金,也没有Medicare保险可以享受,一切都全靠自己,所以对于储蓄和投资管理的设计、决心和坚持就非常重要。


“福音联盟”有一篇文章“储蓄的七个原则",从前我在讨论“我们下一代的吗哪”时曾经引用过。不过那时没有翻译,因为福音联盟的志愿者要求工作时间比较长,我满足不了要求。

后来和志愿者们渐渐熟起来,知道他们是按照网站上的点击量来安排翻译的(一种我不完全赞成的策略,因为有些美国基督徒感兴趣的文章,对于中国基督徒来说文化上隔膜,翻译上生涩,处境上不一定合适照搬应用)。既然这篇文章不再热门,我在年初就要求拿这篇文章来玩玩,算是感谢福音联盟寄来的小礼物——一个USB连接器。

我耐心等待,到了今天这篇文章中文版上网,可以作为一种省事的背景资料,才展开我的讨论。


我认识有一些在“三自”教会服事的朋友。他们的收入依赖于国家,养老和住房也依赖于国家,所以到了快退休的年纪,其实已经离不开体制。我有时对比较年轻的传道人说,他们在体制内工作的时间越长,离开所需的决心就越大,遇到的艰难也越大。有些人想要出国读神学,从此放弃体制,但各方面的难度也很大。一旦有了家庭和孩子的牵绊,这样的决心就更难以实行。

这样的艰难与神学选择无关,勉强要说,不过是主祷文中那句“不叫我们落入试探,救我们脱离……”

但家庭教会的传道人境况并不一定更好。我认识一位在省会城市里牧会多年,但几乎无法送孩子上高中的传道人,因为家里没有钱。

但我从以前Logos教会得到的教训大概更加负面:

一个传道人如果缺乏经济上的安全感,作为一位与我们并无不同的“罪人”,他会如何与教会互动?

我看到的后果是,传道人既然缺乏经济上的安全感,那么就有可能会紧紧地控制教会,作为自己经济的依靠。于是,传道人可能在属灵上控制教会,压制有才华的年轻人,排除异己,财务上不透明……

另一方面,全职牧会数年之后的传道人,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重新回到其他工作中谋生的能力(比如我现在大概已经无法再立刻拿起C++,做一个系统程序员了),一旦有了家庭的负担,蒙神祝福添加了一两个孩子,牧会10年之后放弃牧职的代价就几乎大到不可承受。

这方面的讨论,可以参考我关于是否去海外读神学的讨论:“在校还是在线”。这篇文章所说的问题,有一部分可以直接套用在传道人离开牧职的动力学分析上面。


我没有从教会领薪,靠着翻译工作和朋友们的接济生活。这是我自己的设计,也是我希望尝试的植堂模式——在一个动荡不安的环境中,为教会建制保留尽可能多的样式(多样性是环境剧烈变化时物种存留的关键,请大声跟我念:我不相信进化论,不相信生物学的隐喻……)

但是在保持这种植堂模式的同时,我需要考虑财务安全的问题。孩子们已经放在家里教育了,但他们到了读大学阶段,还是需要一笔学费。而我也需要为了自己和Emma的退休而规划。

我们的选择是,尽早开始储蓄。


所以,我们每个月都会拿出一点钱来,存在孩子们的"529"大学存款计划中。这是一种可以享受免税的计划,所以可以为他们多存一点钱起来。

另外,每当“跨文翻译”有一点收入的时候,我都会拿出一点,存在“SEP-IRA”账户中。所谓SEP-IRA,意思是A Simplified Employee Pension Individual Retirement Arrangement,简化的雇员个人退休金管理计划,受益人是Emma。

这就是我为了家人而预备的未来。

我并不自己管理投资,而是选择了一个叫做“wealthfront”的自动化投资管理机构,(链接是我的邀请码,如果我的朋友通过这个邀请码建立账户和投资,wealthfront可以少收一点管理费)。作为一位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人员和业余围棋4段,自从google的alpha Go击破了人类最后一道防线之后,我就不再考虑自己投资的问题了,甚至不再相信人工咨询能够胜过AI管理的投资组合。我也不再自己填税表报税,而是相信报税软件可以带来最多的退税。

事实证明,WealthFront去年的表现相当不错,得到大大超过银行利率的正收益。


“福音联盟”的文章很好,但如果仅仅是翻译成中文,而不去实行,这些文章并没有什么益处。我的事工哲学就是我实际在服事中的做法,正如先知阿摩司所说:

狮子若非抓食,岂能在林中咆哮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