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跨文翻译的2019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葛培理先生以百岁高龄辞世,是难得的清誉无亏的著名布道家之一。据说(好吧,我承认是从“属灵操练礼赞”一书上读来的),他从事工开始阶段,就和团队成员一道头脑风暴出四个简单规则:

  1. 不单独与女性吃饭、外出或同车
  2. 不参与点数布道会的人数,而是等待当地教会、警局或体育场发布数据
  3. 无论奉献多少,每个人拿董事会设定的固定工资,财务透明
  4. 无论到什么地方布道,都和当地教会合作,绝不批评地方教会的事工

这四个简单规则分别针对“性、骄傲、金钱和宗派主义”,事实上很好地保护了葛培理的布道事工。


当我们一家计划回到重庆时,我也在思考如何保持经济上的透明问题。因为在国内服事,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缺乏属灵监督,很容易让自己陷入到金钱的诱惑之中。我见识过从前的教会和从前的牧师是如何从热心爱主转变为不断压榨会众的钱物,甚至要求弟兄给他买几万元的温泉会员卡,常常去北京附近的温泉消费,又如何最后因为属灵操控以及金钱的问题而黯然下台的。

所以,我花了好几天时间整理去年“跨文翻译”的财务,希望对整个收支情况有一个大体的了解。另一方面,“跨文翻译”的许多项目,都是弟兄姊妹在支持,我也有必要将“跨文翻译”的财务数据通报一下,方便大家了解情况,为我们一家代祷,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跨文翻译”是一家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注册的有限责任公司,英语名字叫“Kuawen,LLC”。注册时间是2018年10月。注册这家公司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提供神学翻译服务,同时避免在国内从事神学翻译可能出现的“非法经营”现象,对其他事工造成牵连。在注册“跨文翻译”的同时,基于上述原因,我也将朋友们在2015年为了我的神学翻译事工在重庆注册的“但以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关闭了。

2019年,跨文翻译的支出主要是三个部分:

  1. 关闭“重庆但以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代办费:$900
  2. 软件和网站维护费:$680
  3. 支付译者工资:$56,530

支出合计:$58,100

2019年的收入主要有:

  1. 翻译项目收入:$63,200
  2. 大约在公众号上发表了250篇文章,除了星期天礼拜和星期一的安息日之外,差不多是每天一篇的节奏。这些文章一共也没有累积到10万+的流量,但是收入了$1,100的赞赏。
  3. 为“广西宣教史”筹款:$3,000
  4. 为“平衡的讲道”筹款:$1,500
  5. 其他未指定具体项目,对神学的支持:$2,000

收入合计:$70,600

整个收入中,80%用在了支付译者的工资上。这是我最看重“跨文翻译”作为一个神学翻译事工的地方。

作为一个Business As Mission的事工,“跨文翻译”不仅支持了我们一家在重庆的生活,而且为其他译者们提供了一点点支持,让他们也能有一点收入,有一点成长。这基本上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事工模式: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更多的人可以稳定地参与其他事奉或学习。

虽然我的校对比较严格,他们都被我折磨得辛苦,但我仍然为了这支付出去的将近6万美元而感谢神的恩典。而且,我对他们的校对和折磨,基本上是免费的。

2019年完成了“山友”,“坚固的服侍”和“广西宣教史”三本书,送出了若干试读本,希望支持“跨文翻译”的朋友们都能有比较愉快的阅读体验。

2020年的三个自选项目是:

  1. “双塔矗立——CIU前50年校史”
  2. “平衡的讲道”
  3. “Broken Trust”,一本关于属灵虐待的实用手册。

仍然为了“平衡的讲道”项目筹款之中。谢谢大家对“跨文翻译”的支持,也谢谢2019年合作的所有译者们。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