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讲章结构的评估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为一位尊敬的老大哥翻译校对一篇论文,算是破了我作为一个职业翻译家的戒–我居然同意了做一下汉翻英的工作。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这个翻译对于这位老大哥来说很重要,很紧急,对于宣教事工的长远推动很有意义。反正我就是做了,很纠结地做了,没时间来处理我的“讲道学”项目。


年底到了,属灵争战又要上演。从前出现严重属灵虐待的Logos教会前韩国籍牧师和师母,在罪恶暴露后匆忙出逃。3年之后,居然在毫无悔改表现的情况下又开始作妖,给国内的同工们写信,把自己刻画为因为受到逼迫而离开的属灵英雄,吹嘘自己在韩国的教会里是多么受欢迎。本来不想回应,祷告了几天,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从前的朋友们,不要再陷入属灵虐待的坑里,特别是不要轻易从经济上帮助这个骗子牧师。我处理完手上的两个自选项目,就会着手翻译和整理有关属灵虐待的资料,帮助许多手上的弟兄姊妹,让他们有力量和工具,可以勇敢面对,在神的话语中得到医治。有关信息,可以参见网站上的“Logos教会”专题。


以下摘译自“讲道学手册”第二章。整个第二章翻译完了。

对讲道结构分类的评价

尽管这些传统分类可以帮助我们区分不同类型的讲章,但读者需要意会,这些类型的区别标准相当随意。它们之间的区别并不总是十分明确,例如有时我们不容易区分文本式讲道与释经式讲道。另外,有些作者还会加上其他类型,比如文本-主题式讲道,然而这种类型与文本式讲道很难区别开来,因为所有讲道,无论如何都有一个主题。

最后,上述标签绝不可用来拔高某种类型的讲章,而贬低其他的类型。毕竟,所有讲道都必须让经文自己来说明其内涵的真理,并将真理应用到听道的人的生活之中。只要实现这一目标,所有的讲道都可以被称为“释经式讲道”,即使其结构组织乃是文本式或主题式。所谓“释经式讲道”,乃是指传道人借着讲道解明和阐释了经文的含义。于是,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真正的讲道都应当是释经式讲道”。(Donald G. miller, The Way to Biblical Preaching, 13).

关于结构的进一步评论

本手册讨论的某些结构在传统上属于演绎式讲道(deductive),而另一些则属于归纳式讲道(inductive )。我们无需为了这些更传统的方法辩护,尽管有些晚近出版书籍有些瞧不起那种过分依赖于命题的讲道方式。

有趣的是,那些瞧不起命题式真理的作者,自己却几乎完全采用命题式论证方法。例如,伊斯林格说,用讲道来灌输观点的做法,无论如何组织,都是一种静态的、无生命的、简化主义者的做法。”(Richard L. Eslinger, A New Hearing, 85)。然而,出现这句引文的一章,却几乎完全采用命题式论证写成。那些提倡“新式讲道学”的作者颇为自相矛盾,因为他们传递自己新观念的方式,正是自己所反对的沟通方法。(伊斯林格说,“过去的理性讲道学方法已经过时”,但所指模糊。不过,他却采用理性方式来组织自己的材料,至少其思维有些不一致。)

另外,我们必须考虑结构多样化的问题。许多关于讲道学的书都缺乏对讲章结构方法的讨论,在这一领域极为薄弱。通常它们会指导读者寻找经文的主题,将其分解为几个逻辑或自然的部分。这些部分就构成讲章的主要点。除了这样空泛的指导之外,学生无处知晓,如何才能将整体分解为各个部分,又如何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讲章。教材也很少提及多种多样组织讲道大纲的方法,而这每一种方法都有各自的用途和适用的经文。

然而,讲章结构的变化多端,乃是讲台事工得以运转良好,得到会众欢迎的关键。基林格说:

大多数传道人接受了一种结构,终其一生都用这种形式讲道,只是偶尔做出一点小变化。事实上,有许多种讲道结构和形式,一位有创造力的传道人在主要采用一种形式时,即使只是为了沟通更加有效,也会偶尔换一下别的形式。有规律地实验新形式,有助于提供讲道的新鲜感,让每周都听我们讲道的听众觉得有所变化,也为我们讲道的材料提供新的视角,让我们可以对自己通常采用的形式和方法进行价值判断(John Killinger, Fundamentals of Preaching, 50)。

本手册提供8种不同的讲章结构方案,有些方法可以有多种使用方式。

最后,传道人需要认识到,讲道并非单单是形式。好的结构可以增强沟通过程,但形式主义注定会失败:

良好的结构不能代替传道人生命的圣洁,后者才是讲台有能力的基础。有人口舌便给,有人心思巧妙。圣经论到亚伦说,“他是能言的”(出埃及记 4:14);但圣经里却找不到一句亚伦所说的信息。另一方面,摩西自承“素日不是能言的人…本是拙口笨舌的”(出埃及记 4:10),但我们却看到摩西充满大能的信息,反映了他心灵的流利。(Koller, 43)。

传道人若不圣洁,结构再好也是徒然;另外,良好的结构若无内容填充,也不会有任何作用。即使是最优秀的讲章大纲也不过框架而已。没有坚实的内容填充,讲章会显得滑稽荒诞。用笨拙的方式说一句有意义的话,胜过用优秀的形式说一大通空洞的废话。

传道人若不是一个主动的沟通者,好的结构也不会带来好的效果。他必须从内在把握要讲的内容,允许神的真理改变自己的生命。他必须全副身心投入讲道,让听众认识到他所讲的真理对他们的生命至关重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