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圣经辅导 | 避开错误的代表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

昨天参加了一天的圣经辅导工作坊。我支持Mike牧师的培训,我也认为教会多一点圣经辅导,无疑大有益处。

Jimmy要求回应昨天的培训,所以略作反思回应。


先说一下“工作坊”的定义:a meeting at which a group of people engage in intensive discussion and activity on a particular subject or project.

现在许多“workshop”,还是更(无限)接近于“Lecture”,可能是因为“工作坊”听起来比较时尚吧,我接下来的培训也会取名叫“工作坊”。


再说一下我学到的“圣经辅导”的定义。正面的定义:“圣经辅导”就是以圣经为根据和资源,一对一的私下的有针对性的门徒训练。听课的时候我专门询问了一下,等待老师的澄清。反面的定义:圣经辅导不是心理学,与心理学和精神病学无关,甚至不使用心理学的术语,而是用圣经来解决辅导的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讲,Mike牧师说,你们去考察基督教辅导的其他几种进路,真的和圣经辅导不同,这一点我完全赞成。


最大的收获:

我从前有一种遗憾,也由Mike加以澄清了。他说,圣经辅导常常被错误的人所代表。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原来我对圣经辅导的不太好的印象,大概是因为一些以“护教学”为专业的人错误地代表了圣经辅导。他们的目的不是推广圣经辅导的方法,而是攻击心理学为异端,是通灵术,是撒旦破坏教会的工具之一。这也很好理解,护教学有三个支派,一个攻击异教徒的哲学,一个攻击教会内的异端,一个攻击同伴。


我不是辅导专业,所以在辅导上本来没有立场。我在CIU学习了MDiv必修的“Christian Counseling”,纯粹的入门课程,而且我学得不好,严重拉低了我的GPA。后来学习了一门婚姻咨询,也学得不好,再次把GPA拉低了一点。后来我就实习了一下咨询的技巧,发现我略有辅导的恩赐。于是转而学习了一门宣教士的婚姻家庭辅导课程,老师是一位心理学博士,世界上几个最大的宣教机构之一的宣教士关顾部门主任,自己也是MK出生,一位极有经验的老师。

这样看来,CIU教授的辅导,大概是整合和分层的混合,但是最强的训练大概是属灵建造。


我翻译过一段Eric Johnson主编的“基督教与心理学:五种观点”,主要是简单介绍了五种主流的基督教辅导进路:分层,整合,基督教心理学,圣经辅导和属灵建造。

Eric编辑这本书,我认为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至少让教会里的平信徒们知道,在辅导方面,有这样五种主要的进路,而其中每种进路的实践者,又有着细微的差别,以及随着时间推进的方法论演化,所以互相之间可以借鉴和对话,取长补短,切磋增益。

但很遗憾的是,这本书的出版并未达到预计的目的,至少在专家层次上没有达到这样的目的。特别是圣经辅导方向的一些专家们,仍然采用“护教学”的方式在批评其他进路。

2018年我在创新神学院参加北美神学生论坛,听闻几位南浸神学院的同学说,学校解聘了Eric Johnson,而他们都曾经受益于Eric博士的辅导,收获很大,如今深感遗憾。正好梦潇在一个牧者群里和“护教学”立场的圣经辅导支持者有些讨论,对方的立场极为强硬极端,所以我临时介入,翻译了介绍基督教与心理学的五种观点,希望大家冷静下来,不要采取太极端的态度攻击别的进路。另外,我也介绍了一下Eric被南浸解聘的事情,这事CT也有长篇报道,大家自行阅读即可。


从此以后,我就没有再接触圣经辅导了,看来的确有被“错误代表”误导的嫌疑。

我在Mike的工作坊上,也提了一个澄清的问题:尽管这是一个“圣经辅导”工作坊,而其他几种进路与圣经辅导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都要使用心理学,但是并不是说其他进路不是以圣经为基础的辅导方法,也不是说其他进路的实践者不是爱主、尊重圣经权威的基督徒。如果对这个结论有怀疑的“圣经辅导”支持者或实践者,仍然推荐阅读Eric Johnson 的“基督教与心理学:五种观点”,至少要了解这些进路在说什么,他们如何结合心理学和圣经,再来批判比较好。单纯批判心理学,不过是在攻击稻草人而已。

事实上,Mike牧师进一步回应说,圣经辅导在整个基督教辅导的实践者中间只占少数。大部分人采用整合辅导的进路。另外,他强调说,在辅导上忠于圣经,甚至比辅导的效果还重要。因为辅导不是人能完成的工作,而需要圣灵的工作。


Eric Johnson写了一本书,叫做“God And Soul Care”,讨论基督教心理学的构造问题。我建议批评基督教心理学的人,至少先看一看这本书。他前面几章花了一两百页讨论三一神论,我觉得比许多系统神学专著的讨论还要深一些,再加上哲学和心理学的专业知识,实在是一部内容广泛深刻的巨著(如果读不懂或者读不下去,大概是正常现象。于是,在批判的时候或许可以谦虚一点点)。大概没有人能说他不爱神,不爱灵魂得医治,不爱教会,不爱耶稣,就像此书的一位推荐者所说,无论同不同意他的观点,请与此书展开深入对话吧。

我的看法是,Eric是一位深刻的神学思想家。


结论:

  1. 作为一种“门徒训练”方式,圣经辅导应当是在属灵上有效的。

  2. 但圣经辅导确实与实证心理学和精神病理学无关,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专业心理咨询和辅导(这是圣经辅导自己划定的界限)。

  3. 我觉得如果圣经辅导采用“圣经为基础的劝勉和门训”为名,把“辅导”这个词留给其他进路,大概产生的误解会少一些。

  4. 我目前不会完全而排他地支持圣经辅导。不过能看到这种方法的好处。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