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固的服侍(10) |上帝如何得荣耀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第十章:上帝如何得荣耀

作者:Dr. Terry Powell

翻译:佳蕾

校对:Eddy

中文版权:跨文翻译


什么让你心生绝望?你会因什么弱点或险境,感到完全无助,需要援手?什么事情会让人完全依赖上帝的帮助?

让上帝的仆人陷入深深的无助,不得不等待上帝援手之事,对于每个人来说各有不同。也许是主管所定不切实际的期限或工作量;也许是教会内不够成熟的信徒,不愿当面提批评意见,而是在与其他成员交流时背后中伤;也许是与你疏离的女儿,再次断然拒绝和解请求。

或者你性情上的软弱已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榨干了你的能量,不得不祈求上帝的介入;或者最近收到巨额医药费账单,无力偿付;或是事奉上看不到成果;或是眼见自己距离心仪的全职服事职位越来越远。

于我而言,是与已经成年的、患阿斯伯格综合症的小儿子之间又一次紧张对峙。有一次,我们发生了唇枪舌战,而那周恰逢我的教导学课程教导领袖们如何管理冲突。这使我对自身资质产生怀疑,对我们的关系感到无助。其他时候,则是又一轮抑郁发作,让快乐逐渐消失。绝望的感觉笼罩我,让我无心做事,甚至完成日常工作也变得更加困难。

虽然进度极为缓慢,但我正学着把此类痛苦视为契机——通过自己的生命和事工,展现上帝的荣耀。在我展开这一视角之前,容我先分析上帝的荣耀这一概念。明白这一概念,是理解本章背后原则的关键。

上帝是沉重的

圣经强调上帝的荣耀 ,意指祂的分量。这是名词”荣耀“和动词”使其荣耀“的基础概念。上帝是沉重的,以一种修辞的方式强调了祂的意义或重要性。上帝坚称,祂为了自己的荣耀创造了我们(赛 43:7)。诗人曾大声呼吁:“ 耶和华啊,荣耀不要归于我们,不要归于我们,只要归于你的名” (诗 115:1)。保罗写道,“无论你们做什么,都要为神的荣耀行”(林前 10:31)。约翰•派博说得更大胆:“上帝创世,旨在彰显自身荣耀的价值”。[1]

与上帝的荣耀密切相关的另一概念是尊荣上帝,蕴含值得尊敬,或理应回报之意。你的教会给客座传道人或会议负责人一份谢礼,暗含对方理应获酬劳之意。在众多赞扬基督至尊价值的经文中,提前6:16颇具代表性:“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祂”(对“尊贵”的强调是我所加)。

此章所涉问题如下:我们如何最好地荣耀上帝?我们如何最有效地提升祂的重要性、彰显祂的价值?

接下来,我们要探讨上帝的荣耀和我们完全需求祂之间的关系。

软弱是出路

当圣经老师花费许多时间,做着枯燥乏味但却至关重要的课前准备,他是否在荣耀上帝?是的。

当传教士夫妇选择离开家人朋友,远赴海外,这是在尊荣祂吗?当然。

当家庭主妇与邻居喝咖啡,引人入胜地介绍福音,这算传播上帝的价值吗?毫无疑问。

当我们再次克服反复出现的诱惑,或在压力面前决不妥协,我们是否彰显了祂的荣美?绝对是。

然而,我深信正是我们的软弱而非刚强,正是我们的需要帮助而非无可指摘的精神状况,正是我们的破碎而非安稳,正是我们的缺乏而非满满的自信,正是我们的困境而非无忧无虑的日子,让我们有更佳的机会,在所遇、所知、所服侍的人们中,抬高上帝的声望。基督徒生活中不合常规而又令人心安的一点是:祂因我们的脆弱和险境而得到更多的荣耀,因为此时我们最需要祂。这是上帝有机会出手相救的时刻。

这一说法深深扎根于诗50:15的肥沃土壤中。耶和华邀请我们:“在患难的日子,你呼求我。我必搭救你,你也必尊敬我。”

当我们软弱缺乏时,我们不得不信任祂,因为别无他路。外忧内患的压力,让我们只得祷告。于是,上帝回应我们的恳求,彰显他的大能。祂或使我们增力,或改变状况,好让我们可以赞美祂。我们向人述说上帝的所为。因为我们的智慧无所作为,所以祂有机会成就唯独祂能成就的作为,好让祂的威名得以彰显。

我感谢约翰•派博——他针对诗50:15的评论,让我意识到这一真理。他对这一关键经文的看法,激励我在痛苦时呼求上帝,好让祂可以彰显大能,大得赞美。派博坚称,我们荣耀上帝的方式“不是服侍祂,而是由祂服侍……[我们]荣耀上帝的方式不是满足祂的需求,而是祷告祂,求祂满足我们的需求——并相信祂会回应。”[2] 在派博眼里,“赠予者得荣耀。我们获帮助。”[3]

从前有个伟大人物,就是上述原则的例证。

恩典和荣耀

早在基督教电视节目借助卫星网络传遍全球之前100年,查尔斯•司布真就是一位声名远播的英国牧师。因其讲道的深度和辩才,同代人视他为当时最伟大的圣经解释者。他二十多岁就在听众摩肩接踵的大会堂讲道。太多的伦敦人想听他讲道,以至于他有时恳请教会成员待在家里,好留给访问教会的慕道友一席之地,有机会聆听福音。司布真天赋异禀,让典型的基督教领袖相形见绌。今日,出版社仍在全球发布他的灵修书籍和讲章。

乍看之下,你会觉得他绝不可能自觉不足,或需要依赖上帝。毫无疑问,这名教会史上的巨人,其长处远远盖过了弱点。

错。

司布真成年之后,在大多数时候都有抑郁如影随形,反复出现。二十四岁那年,抑郁首次出现。他写道:“情绪低落到能像孩童一样哭泣一小时,却不知为何痛哭。” [4] 这一情况反复出现,他又写道:”抑郁毫无原因,逻辑上说不通。与绝望作斗,就像与迷雾作战。它没有形状、无法描述,却又混沌不清。"[5] 早在抑郁症被众人熟知前,他就在题为《 当传道人沮丧时》的讲章中,公开讨论这一问题。“强者并非总是活力四射,智者并非总是未雨绸缪,勇者并非总是充满勇气,乐者并非总是快快乐乐……好人在世上必会经历磨难。牧者经历的可能会比他人更大些,这样才可体会主的百姓之痛苦,或者成为合适的牧人,照顾遭难的羊群。” [6]

他的身体因痛风致残,特别是晚年曾饱受侵扰。1888年,他因关节炎而备受摧残,俯伏在地,说道:“除非身处另一种气候之下,否则无法变好。然而,除非身体变好,否则无法抵达另一种气候所在地。” [7] 约翰•派博正是因他对诗篇 50:15的评论而深受启发。司布真对此经文的评论是:“这……是上帝与你所立约:你向祂祷告,祂必伸手帮助。”他说,“你必将得拯救,但功劳都归于我。” 这一伙伴关系令人欣喜:我们获得苦苦需求的,上帝则将荣耀归于祂名下。”[8]

司布真因亲身经历,明白神的丰盛如何因人的需求更得彰显。他写道:“如果我们从主这里领受很多恩典,这必给神带来众多荣耀。”

我生命之诗

在与一段漫长而令人压抑的抑郁期作斗争时,我写了这首诗。此诗试图描述本章所探讨的诗篇50:15,如何提升我们的信仰。(译注:原诗押韵,译文暂时无暇打磨匹配。所以保留英文,在括号中翻译)

How? (如何可能?)

How can God receive most glory(神如何从我的人生剧本中,
in the plot of my life's story?(获得最大的荣耀?)
When I teach a class with flair,(当我在教室侃侃而谈,)
or stop to show someone I care?(或放下手中事,关心别人?)
When I apply truth that I've heard,(当我一听真理,身践力行,)
or work to memorize his Word?(或努力铭记祂的道?)

When I explain why I believe(当我向敞开心扉、愿意领受的人,)
to people willing to receive?(解释自己为何持有信仰?)
When I give away my stuff(当我向物资匮乏的人们)
to folks who do not have enough?(无私奉献?)
When I gladly pay the price(当我乐意为他人,)
for some need-meeting sacrifice?(做出牺牲?)
When others read the words I write(当别人阅读我的文章,)
and benefit from my insight?(得益于我的洞见?)
When my faith gets off the fence(当我的信仰不再徘徊不前,)
and I start my day with confidence?(我信心满满地迎接新的一天?)

Or is the Lord more magnified(或是当我束手无策时,)
when my feeble hands are tied?(主才得到更大的彰显?)
When I am mired knee-deep in need,(当我深陷需求的泥潭,)
and I've no recourse but to plead(无计可施,只能哀求,)
for Him to do what I cannot:(求祂行我做不到:)
revive me, and improve my lot.(让我重焕活力,改变现状。)

When I'm trapped at my wits' end,(当我穷途末路,)
and I've no choice but to depend(别无选择,只能依靠)
on wisdom I do not possess(非我所有的智慧)
to overcome the cause of stress?(以战胜压力的源头?)
Or when the devil turns up heat(或当魔鬼步步逼近,)
and I am one step from defeat,(而我离节节败退只有一步之遥,)
pleading for strength to resist(我恳求获得力量,予以抵抗,)
until he opens his closed fist?(直到魔鬼松开紧握的拳头?)

Or when despondency descends;或当愁苦降临;)
I stumble in the fog it sends,(我在愁苦所发的迷雾中跌倒,)
and the light can't penetrate,(光线无法穿透,)
and I groan under the weight(而我因备受重压,苦不堪言,)
of a spirit without hope...(自感毫无希望......)
When I need Christ just to cope?(当我需要基督,才能生存?)
Or when I'm flat upon my face(或当我俯伏在地,)
relying on sustaining grace,(依靠取之不尽的恩典,)
weaned from pointless human pride...(摒弃毫无意义的人性骄傲......)
is that when God's most glorified?(上帝是否在此时得最大的荣耀?)
When only what the Lord can do(当只有主的所行才能)
erases fear and sees me through?(抚平我的恐惧,助我渡过难关?)

Yes, his power gives me a song,(是的,祂的权柄让我放声歌唱,)
for when I'm weak, then he is strong.(因我软弱时,祂刚强。)
Yes, his name is lifted up(是的,祂的名得提升之时)
when I extend an empty cup.(正是我举起空杯之刻。)

想想你认识的某位硕果累累的基督仆人,一位哪怕身体虚弱、历经困境或性情上软弱,仍虔诚服事的忠心之人。仔细思考与此人相关的如下问题:

此人生活中遭遇了什么,使其如此依靠上帝? 此人生命或事工中展现了什么样的果实? 上帝的权柄、丰盛和恩典如何体现在此人身上?此人的生命和事工如何带给 你希望?

脚注:

1 John Piper, God’s Passion for His Glory: Living the Vision of Jonathan Edwards (Wheaton: Crossway, 1998), 32.

2 Desiring God, 144,140.

3 God’s Passion for His Glory, 43.

4 Charles Spurgeon, quoted in Future Grace, 301. 5Ibid.

6 Charles Spurgeon, quoted in Randy Alcorn’s blogs. Eternal Perspectives Ministries. "Depression, Gratitude, and Charles Hadden Spurgeon," September 4, 2007; "More on Depression in the Christian Life and Ministry," September 11,2007. Accessed March, 2013.

7 Arnold Dallimore, Spurgeon (Carlisle, Pensylvania: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84), 220.

8 Charles Spurgeon, quoted in Piper, Desiring God, 140.

9 Charles Spurgeon, quoted in Piper, Future Grace, 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