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ugust 2019

“理论未必指导实践”之实践探讨

乡村建设的核心经验之一,就是“国际视野,在地行动”。我在反思如何将这样的经验应用到我的行动之中。唯有在具体的行动中,才能展现出福音的可能性,也唯有在多样化的行动中,才能发展出处境化的实践神学。这大概是这次旅行最重要的经验之一。

翻译的志愿者

翻译是一个孤独的工作,对于自我管理的能力要求相当高。没有人来监督进度,更没有人能监督翻译的质量,一切都是靠着一种模糊的责任感和职业精神。

坚固的服侍(10) |上帝如何得荣耀

然而,我深信正是我们的软弱而非刚强,正是我们的需要帮助而非无可指摘的精神状况,正是我们的破碎而非安稳,正是我们的缺乏而非满满的自信,正是我们的困境而非无忧无虑的日子,让我们有更佳的机会,在所遇、所知、所服侍的人们中,抬高上帝的声望。基督徒生活中不合常规而又令人心安的一点是:祂因我们的脆弱和险境而得到更多的荣耀,因为此时我们最需要祂。这是上帝有机会出手相救的时刻。

当记念主日

我仍然鼓励基督徒个人、教会或者机构可以资助“跨文翻译”的事工。像Patrick这样自选书籍,资助翻译,免费发行的方式,大概是日后正规出版渠道难以走通的情况下,一条可以考虑的路子。特别是针对公版图书,这样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翻译的上下文如何影响理解

定语从句永远是翻译的难点,即使翻译了几百万字,遇到这种句型还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为好。大家有什么好主意?

翻译的速度

对我来说,一天5000字的工作量足够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剩下的时间就可以陪着孩子们玩耍,或者预备讲道了。不够的地方在于,若要预备讲道,每周用在翻译上的时间最多只有3天而已。若像这个月要出差10多天,仍然会有不少缺乏的地方。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