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22)——在校还是在线?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TTi

最近在群里推荐了一下TTi的冬季课程,随口说了一句“我认为TTi是目前用汉语进行神学教育的课程里最高水平。”于是引起了各种讨论。有人问:“没听说过呀,TTi。难道比华神还好吗?”

我说TTi和华神不在一个层次上,不可比。虽然我只是去旁听过一次,但是至少我知道,TTi的每门课都是请的该领域第一流的专家来讲授(比如,D.A. Carson来教授约翰福音和约翰书信,Otto来上宣教学),华神大概用的教材,也有许多是TTi的老师们写的,再翻译为汉语。

后来群里就有点歪楼了,有的人提出TTi是个培训机构,不如正规神学院;有的人提出学神学还是正经去住校全日制学习比较好;有的人善意地指出,老师一流,但是密集课程的收获还是没有全日制学习来的大;有人提醒我,我自己也是去美国读了神学才知道TTi这样一流资源的……

最后有一位老兄大概听得厌烦了,站出来大喊一声,你们别在这里讨论这个神学院那个神学院了,好好爱主传福音才是根本。

于是大家都安静下来。群里设置了“阅后即焚”,24小时之后,一切讨论都烟消云散了。过了几周之后,因为我在《教会》杂志讨论神学翻译的问题,才有一位90后的传道人读到文章和我的简介,于是悄悄联络我,咨询了报名TTi的事。


回头复盘,Emma还是指出我的问题,因为我很喜欢使用“最”或者“绝对”这样的最高级形容词,在不了解我的人看来,就是一种不谦卑的表现。

当然,我是CIU毕业的,但是我确实认为TTi的中文课程水平比CIU的高,至少从一位神学翻译工作者的角度看,确实如此。


回到读神学院的事情。我和Emma是卖掉家里唯一的房子后才去读书的。按照我的计算,我们一边打工,一边养孩子,一边接受毕业后回国服侍为条件的奖学金,没有欠下任何实际的债务或良心的债务,在神的恩典中顺利毕业,也顺利回到了国内。我们的许多美国同学们实际上日子比我们更难过,他们若是脱产到神学院学习,往往会欠下一大笔学生贷款,日后去到哪里服侍都很不方便,想要出国宣教,更是要等待贷款偿付清楚的那一天。

所以我常常给我们的中国同学说,你们真的蒙神祝福,但凡能够从神学院毕业,绝不会有欠款,自由自在想去哪里服侍就去哪里服侍。所以,还是争取回国吧。

但是话是这么说,确实有许多人无法回国。我的老师Dr. Murray有一次告诉我,多年以前曾经有过机构募集一大笔钱,安排非洲某国的100位牧师到美国读神学。可以他们毕业之后,没有一个人回非洲,宁愿在纽约开出租车,也不再回国。于是,这个本来可能是长线的神学培训项目就此宣告终止。而华人神学生目前募款和奖学金越发难拿,也和之前有人违约不回,伤了赞助人的心,不再资助有关。

我从前对于读神学院不回去的态度更为律法主义,觉得“如果神没有呼召你留在国外,你就应当回国服侍”;后来自己来来去去几回,态度大为改变,现在我认为“如果神没有呼召你回到中国服侍,你就尽量留在国外吧”。

十年前,若要接受好的神学教育,别无选择只能出国。但是现在的互联网发展,已经让这种情形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如今整个教育的趋势,是向在线教育发展。考虑接受神学教育的人,现在也有了相对更多的选择。


出国读神学的部分挑战

出国读全时间神学(特别以美国为例),在我看来是将人连根拔起,脱离了中国教会服侍的根据,将人投放到了异国他乡。神学生需要面临三重挑战:

  • 文化冲击
  • 语言障碍
  • 经济窘迫

至少在头一年内,因为前两重挑战,在课堂上获得的收获是比较小的。我是到了神学院的最后一年,才觉得比较好的适应了美国文化,知道哪里看病,哪里买保险,哪里修车,哪里去买菜,孩子们该去什么学校上学。不过那时已经临近回国,这样的适应,只不过加重了回国的不适而已。

另外,美国的教授上课以讨论居多,和中国课堂差别很大,我常常听不懂同学们的口音,不知道他们随口说出的笑话,一旦出现讨论课(而且经常出现),就觉得没有太大的收获。比较起来,在线课程更多的阅读和写作,加上互动都是书面上的,对于我这个中国学生来说,反而学到的东西更多。(我学得最好的是释经学,因为我干脆将全部的在线课程,语音文件连同教材都翻译为了中文)。

语言问题看各人的水平。我的Tofel听力考了满分,但是仍然很难听懂不同教授的口音,比起美国学生来说,大概理解的程度只有他们的2/3。而阅读速度更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学校规定一小时读20页,我大概1小时只能读到10页,所以学习上花费的时间极多,几乎没有时间照顾家庭,也缺少灵修的精力和时间。

至于经济上的窘迫,则是无时无刻不在的无形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我们家几个月前临近回国之时,一下子出了两个车祸,朋友的车被撞,自己的车报废在去签证的途中,那种压力简直可以让人失眠。

但是,出国读神学最大的挑战在于回国。


无论谁来咨询我是否出国读神学,我总是会告诉他,你现在作为一个传道人出现在我面前,说明你还活着,也说明你的生活是平衡的,你的收支是平衡的(许多人的妻子有工作,丈夫有牧会的收入)。但是一旦选择出国读神学,那么你们整个生活方式都要改变,家庭的收支很难再回到平衡。

等到了国外生活几年,再添了几个孩子以后,回国的难度无疑大大增加了。第一,很少有人能回到原来的教会服侍,因为离开以后这段时间必然有人填补了职位的空缺。或教会没有太大规模,比较难以支撑更多的全职家庭。第二,因为孩子的缘故以及几年没有工作,妻子也很难再回到职场工作来支持家庭开支。第三,国内教会的规模和现实处境,大概也很难满足一家人的基本生活需要(比如教育、医疗、交通等)。

基于这样的现实,我才会力劝那些没有清楚回国呼召的人,最好不要再回来了。我见过不少勉强回来的神学生,无论是服侍还是家庭生活的压力都很大,或者不得不在各种事工机构兼职,依靠比拼体力勉强维持下去。

我觉得,目前的情况写下,在线神学教育至少是一种可以考虑的选择,并非完全不可取。


在线 vs. 在校

  • 对于服侍教会5年以上的传道人,全职就读神学院似乎可以算为安息。虽然学习生活并不比牧会轻松,但是因为神学生不承担对教会的属灵责任,也没有每周讲道的压力,因此可以说是一种极好的休息和成长。

  • 即使已经有了两个神学学位(教牧学硕士和道学硕士)我每年还会在线学习两门课。这种缓慢的学习进度,让我的知识更新,在牧会的时候有新的洞见。如果不立马追求学位(比如接受按立必须道学硕士毕业),推荐传道人终生学习。

  • 经济上,在线学习的好处更多。不承担搬家的压力,高昂的海外生活费用,学习进度灵活。推荐CIU的中文项目,学费仅有去美国学习的1/3甚至更低。

  • 图书馆资源。许多人提出,在校学习可以享受更好的图书馆资源,对于希望读博士的神学生而言,这一点特别有吸引力。解决方案:加入“跨文翻译”,愚公移山,或者祷告这座山挪入海里吧!

  • 在线学习不会脱离自己的服侍工场。所以,学生知道自己需要学习什么科目,也可以立刻实践和应用所学。而在校学习,通常毕业的时候就忘了自己所学的内容,好处是“属灵生命”有了长进。

  • 有些课程,例如讲道学或者属灵建造,比较难以在线学习。考虑参加TTi的密集课程比较好。

  • 许多人在MDiv或ThM之后考虑读PhD。美国的PhD很难读,不像中国的PhD是我这样的混混也能6年毕业的。许多人需要从MDiv开始花费十年或者更长。问题在于,一旦你们的孩子进入青春期,有了自己的社交和朋友,有了自己的想法,再要适应中国文化就会相当困难。我见过许多这样的案例,最终都要等到退休的时候才能零星的服侍中国。

    但是,很多海外神学生因为毕业后找不到合适的去向,只能“被迫”读PhD。只要参加过北美神学生论坛,就会知道这种情况有多严重。几乎每个人的志向都是继续深造,将来从事神学教育或成为“学者型”牧者。

  • 教育学、心理咨询虽然需求量巨大,但是在国内很难找到(收入)合适的工作。另一个现实是,女生读了神学以后,比较难找到牧会或神学教授的职位。在出国读神学的规划上,需要先想好神的呼召。

  • 根据CIU中文在线课程的数据,90%的学生半途而废,无法毕业。这是在线学习的软肋——许多人的自我激励、自我管理能力不够(并不是呼召不明确)。但是,也有许多人在试一试之后,知道自己其实不适合系统地读神学,因为对一切科学的皇冠——神学的难度估计不足。带着自己的成见,只是想从教授那里得到背书,证明自己从前的看法是正确的,而不想借着挑战来反思自己对圣经的观念,这样读下去没有太多的成长。

    我看到过一整个班级的学生就“七天创世”问题与教授吵架,或者读了半天就弃课,因为判断教授水平不够,学不到知识的。当我们一边上课一边判断教授的水平时,不如选择在线课程(或者TTi)的大牌教授,至少你知道这就是世界上最高水平的课程,学不学得会是自己的问题,不是教授的问题。

  • 募款!老实说,现在募款去全职读神学,而且还不一定回来服侍,这种机会越来越少。去西敏神学院很容易被接受(美国神学院入不敷出,严重缺少在校学生,现在申请全额自费不要奖学金的学习,几乎都很容易),但是一次交齐4年的学费,甚至找个方式在银行出个100万的存款证明,也是一件难事。许多人想的太简单了,认为自己有呼召,有回国的心智,就自然而然得到神的供应。当然,若把募款当作呼召的验证,还是一种很好的想法。

  • 签证。我见过被拒4次,最终放弃留学的神学生。也见过独自一人去了,家人暂时呆在国内的情况。

  • 放弃信仰了!Seminary ~= Cemetary。如果没有严格的思辨能力和坚实的信仰基础,去到任何一个神学院都可能面临理性上的疑惑,而且无人可以解答,只能从信心上找答案。确信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的地方比较容易抵抗这种攻击?

  • 竞争。在线学习比较独立,较少彼此争竞的态势。在校学习的时候,成绩、奖学金申请,以及不同城市去的中国学生的生活水平差异,往往会引起一声叹息。有人开好车住大房子送孩子进私立学校,也有人领低保搬家到没有网络的旧房子送孩子去First-Step;有人被劝说放弃奖学金,因为还有“更需要”奖学金的人——这不是公平地仰望神的恩典,而是微妙地操纵人性。

  • 实习机会。很少有美国教会接受非母语的神学生用英文做7-8次讲道的实习。考虑回国实习的机票比较现实,或者就在国内读在线项目。

  • 高昂的生活费。我们一家人在美国一年的总费用(两个全时学生(一年一共报15门课)+ 生活费 + 孩子的费用)大概5万美元。我们尽早毕业,用了3年半(Emma用了3年),学完了大多数学生需要4年或者更长时间的课程。这是出国学习的代价,或者卖房子换来的机会。


好了,不再多说。许多人只有亲自尝试,才会知道具体。就像有些神学生挑剔判断教授的水平一样,我们都是带着自己的文化有色眼镜,来看到这样的问题,而很少接受过来人的意见的。

Ruth 1:12-13 我女儿们哪,回去罢!……你们岂能等着他们长大呢?我女儿们哪,不要这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