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们神施恩的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以斯拉记 8:21 那时,我在亚哈瓦河边宣告禁食,为要在我们神面前克苦己心,求他使我们和妇人孩子,并一切所有的,都得平坦的道路。
22 我求王拨步兵马兵帮助我们抵挡路上的仇敌,本以为羞耻;因我曾对王说:「我们神施恩的手必帮助一切寻求他的;但他的能力和忿怒必攻击一切离弃他的。」
23 所以我们禁食祈求我们的神,他就应允了我们。
31 正月十二日,我们从亚哈瓦河边起行,要往耶路撒冷去。我们神的手保佑我们,救我们脱离仇敌和路上埋伏之人的手。

尼希米记 2:4 王问我说:你要求甚么?于是我默祷天上的神。
5 我对王说:仆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欢,求王差遣我往犹大,到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
6 那时王后坐在王的旁边。王问我说:你去要多少日子?几时回来?我就定了日期。于是王喜欢差遣我去。
7 我又对王说:王若喜欢,求王赐我诏书,通知大河西的省长准我经过,直到犹大;
8 又赐诏书,通知管理王园林的亚萨,使他给我木料,做属殿营楼之门的横梁和城墙,与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准我,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
9 王派了军长和马兵护送我。我到了河西的省长那里,将王的诏书交给他们。

按照犹太人传统,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本来是一卷书。这两人分别带领了犹太余民从巴比伦到耶路撒冷的第二次和第三次回归,并领导了回归之民的洁净和复兴。

以斯拉是为文士,出门之前就宣告禁食。他羞于向王求兵马护送,自己带着一众妇女儿童,携带耶路撒冷圣殿的重宝,就这样走了4个月。神的手保佑他们,路上没有出什么大事。

尼希米是酒政。敬王的酒他要先试试有没有毒,再奉给王。他直接向王求诏书、建材和马兵护送。他也说这是神施恩的手帮助,所以所求的神都赐予,顺利到了耶路撒冷。


这两人对神都深具信心,但信心的表现形式大为不同。我想说什么?或许是事工的方式吧。那向王求保护帮助的尼希米,并不见得会成为投靠异教之神的“犹大”。


近来有位牧师跳楼了。我的朋友,彭州教会的王红传道在私人性质的金陵神学院校友群里发言,涉及到这个话题:

王传道是重庆妹子,后来远嫁彭州,与丈夫钟牧师一起服侍教会。当年汶川大地震,教会的房子全部受到破坏,我曾在彭州教会待过一段时间,与王传道很熟(详情请见“彭州-地震10周年纪念版”)。我的朋友——福建的林超群牧师,一直留在那里好几年。我们许多人各地募款,重建了彭州的教堂。新堂典礼的时候,我和重庆的一帮弟兄姊妹都去参加了落成典礼。


王传道的这段话被无关之人转到一个基督徒的读书分享性质的微信群里,有人对我的朋友大加嘲讽。我想说的是,彭州教会新堂奠基的时候,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在那里,我为那个建筑物捐过款,也铲过土。奠基仪式上,我亲自弹贝斯,带领了敬拜。这张照片至今还是我google profile的图标。

我明白我的朋友王红传道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她对那个地震之后重新修建的建筑物是什么感情。但我不想在那个“基督徒高端读书人”的群里发言。愿我们神施恩的手保守我们的心,也保守我的朋友钟林牧师和王红传道的心。

%d bloggers like this: